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脸红的柳姐姐

第六百三十八章 脸红的柳姐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要为福安公主出嫁大办宴席。

    消息很快传得到处都是,就连原本不问世事的萧修容宫里也是一片沸腾。

    “没有让贤妃、德妃主持,连皇上最近宠幸的吕修仪都被挡在了慈宁宫外,这差事居然交给了一个外官之妇,太后娘娘这是病糊涂了还是被人哄骗了。”

    “你们娘娘不常出门自然不知晓,要说现在谁与东平长公主关系最好,那就是裴顾氏了,听说就连嫁去西夏的人选也是裴顾氏举荐的,没有裴顾氏就没有福安公主。更别说太后的身子,都是裴顾氏一手调养才康健起来,那位裴大人也是皇上身边的新贵,裴家现在可算是满门荣耀,太后抬举裴顾氏些,也不足为奇。”

    “真是命好,”宫人不禁道,“这件事过后,还会有谁不给她颜面?京中达官显贵的夫人她可是见了一遍,随便给点好处,将来就算攀上了交情,我看裴家那位大人说不得要进中书省,做最年轻的相爷。”

    “是不是都没有差事做,都闲在这里嚼舌根,”周女官过来道,“将娘娘都吵醒了。”

    宫人们吐了吐舌头,却并不害怕,匆匆行了礼就各自散去,这个萧修容品阶本就不高,又不被太后娘娘喜欢,皇上这些年也很少过来和她说话,在宫中这种捧高踩低的地方,自然没有人会怕她。

    “娘娘,”周女官道,“这件事……”

    “不用管,”萧修容淡淡地道,“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看着就好。”

    没关系的事,不要费半点的精神,因为不值得,他们的目光并不在这种小事上。

    ……

    京城的大街上开始多了许多奇装异服的人,这是从先皇驾崩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情形。

    趁着西夏迎娶大齐的公主,西夏的商贾也都纷纷递了文书,来参加盛会。

    西夏的商贾带来了西夏的特产,也开始四处寻觅能够带走的货物,一下子将整个京城都变成了榷场,好不热闹。

    这些日子,琅华除了整理所有的账目和名单,隔三差五都要和齐玉双坐在一起说说话,毕竟两个人相聚的时间不多了,她从心底里舍不得玉双。

    虽然也有很多女眷过来帮忙,但是依旧事务庞杂,迫不得己她将柳子谕骗来算账。

    柳子谕用了两日时间也才捋清楚:“不管怎么算,福安公主去了西夏之后,京中的许多事也完不了,送走这些商贾,让京城恢复从前的样子至少要到七月份,你就将所有事务都安排到七月份,这样严丝合缝恐怕不好。要知道那些使臣来大齐,从来就没有干净利索地离开过……”

    柳子谕说完半晌没有听到回应,转过头看到,穿着粉色褙子的少女侧着脸伏在桌子上,阳光仿佛将她整个人镀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就这样静谧着,眼睛轻轻地闭起,偶尔睫毛跟着颤动,呼吸却十分的匀称。

    柳子谕一下子看得怔愣,没想到裴四奶奶就这样睡着了。

    睡着了,在他面前。

    这是多么疲惫,才会如此。

    柳子谕忽然觉得屋子里紧迫起来,他目光慌乱像是一头被惊吓了的小鹿,整个人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好不容易伸出手又张开嘴,想喊却喊不出声。

    “你在做什么?”

    裴十小姐撩开帘子,看到了僵立在原地的柳子谕,他就像是突然被推上台准备开声唱戏的大花脸,却发现走错了场,除了窘迫之外就只有害怕。

    被裴十小姐的声音吓得一跳,柳子谕整件衣袍都湿润了,脸也不自然地红起来,慌忙伸出手嘟囔着解释:“裴四奶奶请我来帮忙……她……却睡着了……我……我还是出去吧……”

    想要夺路而出,却被裴十小姐挡在那里。

    “我……我去书房……等……消息……若是……若是……”

    柳子谕结结巴巴说不出话,裴十小姐觉得很好笑,本来是她和萧妈妈陪着四嫂,萧妈妈去拿点心,她就端了茶进来,却没想到遇见这样的柳子谕。

    “怎么了?”

    裴杞堂的声音响起来,柳子谕长吁了一口气,仿佛终于等到了救星。

    柳子谕低着头道:“我……我刚算完账,四奶奶却睡着了。”

    裴杞堂眉头微皱,走过去弯腰将琅华抱起来。

    琅华被惊醒,茫然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裴杞堂:“你回来了。”

    裴杞堂的笑意如春风般在眼睛里散开:“睡吧,我让子瑜明日再过来。”

    裴杞堂带着琅华离开,柳子谕仍旧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那里。裴十小姐不禁笑出声,她很少见外男,因为大娘说许多男子表面上礼数周全,心中未必如此,即便是与家中沾亲带故,也要多几分的防备,她也是这样照做的,却没想到今天遇到这位柳大爷,竟然比大姑娘还害臊。

    “人已经走了。”裴十小姐忍不住提醒柳子谕,免得在萧妈妈她们面前丢脸。

    说完话裴十小姐抿着嘴退了出去,刚走到院子里就遇到了裴大太太。

    裴大太太道:“这是遇到了什么事,笑成这个模样。”

    裴十小姐想起方才的一幕,脸颊微红:“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姐姐,说了两句话。”

    裴大太太道:“怪不得。”这两日家里进进出出不少的女眷,如谨也忙的脚不沾地,不过整个人仿佛更加高兴起来,这都要感谢琅华。

    不管怎么样,只要如谨欢喜就好。

    ……

    琅华在床上翻了个身,靠在裴杞堂怀里:“我知道了,以后绝不会睡的太晚,这次是因为柳子谕那算盘声响……太枯燥,我才会睡着。”

    琅华的声音很轻,带着些许撒娇的意思,只会让他觉得心疼,怎么会责怪。

    “京城里的事已经安排好了,”琅华脸红红的,仿佛要找一个舒适的位置,额头在裴杞堂胸口蹭了蹭,“你那边呢?有没有很顺利?”

    “周家来了人,”裴杞堂道,“是大嫂的弟弟,周家老三。”

    狐狸在暗地里观察了那么久,如今终于探出了头。

    “他也算有些耐心。”琅华微微一笑,手放在了裴杞堂的腰间。

    裴杞堂低下头,望着琅华没有任何防备的神情,想起方才柳子谕有些惊慌失措的神情,他知道柳子谕的品性绝不会对琅华有非分之想,但是他仍旧免不了嘴里发酸,这就是别人说的醋意吧!

    怀里的琅华嘴角泛着欢悦的笑容,侧着身靠在他怀里,衣襟微敞开,露出颀长的脖颈,衣裙散落在旁边,柔软的腰肢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裴杞堂心中忽然一荡,忍不住倾过身去。

    ……………………………………………………………………

    这两天留言这么多,心里很沸腾啊。

    这就是鸡血,嘿嘿嘿。

    留言不要间断,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