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自取灭亡

第六百三十六章 自取灭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大太太没想到琅华要带裴十小姐进宫。

    “那怎么办?要准备些什么?”裴大太太一下子就乱起来,她是不是该去问问夫人。

    裴十小姐道:“四嫂说了,什么也不用筹备。”

    那怎么行。

    裴大太太一阵怔愣,话还没说出口,管事妈妈已经快步走进门:“四奶奶让人送衣服过来了,让十小姐试试看,若是不合身好立即去改。”

    裴大太太心中一阵感激,琅华连这个都想到了。

    裴十小姐一脸的骄傲:“我说是吧,四嫂说她会准备好的,您不用操心,谁能比四嫂想得周全呢。”

    裴大太太噗嗤一笑,想到开始如谨对琅华的态度,没想到才短短几日就如此信任琅华,她也明白了为什么长房的太夫人会将裴家祖宅交给琅华。

    因为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若是琅华也做不到,那么给谁都没有用。

    裴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老样子,可是自从琅华嫁进来之后,一切都在悄悄地变化,这就是最让人欣喜的。

    “我们也入股吧,”裴大太太看向裴十小姐,“你不是很喜欢那些布匹吗?我们也跟太夫人说一声,入一股,一起开个铺子,将来你成亲了,这些都是你的陪嫁。”

    裴十小姐十分惊讶:“娘……您……这样哪里行……”

    裴大太太觉得很高兴,如谨小时候晚上做噩梦,她就会将如谨搂在怀里哄着,等到如谨睡着的时候她就会悄悄离开,可是她刚刚将如谨放下,如谨就会惊醒,然后拉着她的手说:“娘别走。”

    大娘,婶娘都是娘。

    如谨没有了父母,从此之后就是她的女儿。

    这一声娘,就是她将来要做的事。

    等到如谨长大了,开始害臊,人前人后都会喊她“大娘”,今天如谨这声“娘”脱口而出,可见是因为十分欢喜。

    裴大太太道:“怎么不行?这铺子我也不管,都要你自己学着打理,赔了我可不能一直给你入钱,赚了一半还要交给大和尚,也是很有风险的,你要想清楚。”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裴十小姐眼睛雪亮,“天天让我看着那些布,我就很高兴了,我一直都觉得我们广南西路的布最好,我们的蜡染无人能及,为什么要便宜那些交趾人,我们既然有好东西,就要拿出来给他们看看,让他们知道我们广南西路不是他们想的那样贫瘠,以后要有本事的官员来广南做百姓的父母官,那些犯官应该流放到别的地方去。”

    裴大太太觉得心像是被牵扯着,又是疼又是酸,又是欣喜又是高兴。

    她的女儿长大了。

    老六和弟妹,应该会笑吧,她先替他们笑一笑。

    想到这里,裴大太太眼泪淌下来。

    ……

    琅华带着裴十小姐上了马车,裴二太太不禁道:“谁能有这样的面子,说要带人进宫,今天一早中官就将进宫的牌子送了过来。”

    裴大奶奶应付着一笑,笑容却说不出的僵硬,为什么太后娘娘要给顾琅华这么大的脸面,裴如谨又能做什么?想到两个人说说笑笑登上马车的模样,她就怒火中烧。顾琅华不过就是小恩小惠拉拢族人罢了。

    比起裴大奶奶的愤怒,马车里的气氛就十分的温馨。

    琅华笑着道:“一会儿我们在宫门口下车,宫人会等在那里。”

    裴如谨点点头:“我就跟着四嫂,寸步不离,若是做错了,有四嫂在也能提点我。”

    两个人一路进了慈宁宫,太后正拿着剪子修理墨菊。

    琅华和裴如谨进门叩见,太后头也不抬只是叹口气:“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花,却还没插起来,就已经没了生机,就这样扔了觉得心里可惜,毕竟养了三年才能在这时候开花,不扔……放在这里不但不好看,反而让人心情不好,岂不是本末倒置。”

    “既然已经不好了就扔掉吧!太后娘娘每日看着,反而更难过,”琅华上前伸出手将墨菊拿走递给了宫人,“现在牡丹花、月季花、海棠花都开得好,太后娘娘随便选一种都好。”

    程女官脸上露出笑容来:“太后娘娘愁了一个早晨,顾大小姐来了,这才算下了决心。”

    其实太后娘娘愁的并不是这墨菊,而是宁王。

    太后看向琅华,嫁了人好像也长大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看到琅华,她就想起了庆王。她不能见裴杞堂,免得会被皇帝猜忌,但是通过琅华她就能知道,她的孙儿过得怎么样。每次想到这里,她心里都会觉得暖暖的,真的有了一种子孙绕膝的感觉。

    琅华拿过引枕让太后娘娘靠在上面:“过几天暖和了,妾身进宫陪着太后娘娘去花园里走一走,人要动一动身子才能更康健。”

    太后点点头:“哀家知道了。”

    裴十小姐压制着心头的惊诧,没想到太后娘娘就像寻常人家的老夫人似的,这样的和蔼,还会跟晚辈撒娇。

    对,四嫂就像是太后娘娘的晚辈。

    说话间,程女官已经带着人上前,将几匹布摆在了桌子上。

    太后道:“这都是广南这些年送来的贡品,哀家看着就是普通的綀子,也没有在意。”

    琅华看向裴十小姐,裴十小姐立即上前去仔细查看。

    “这不是我们广西最好的花綀,无论是蜡染的颜色还是质地都很不一样。”

    琅华从匣子里取出裴十小姐带来的布料递给太后:“我们家十小姐就喜欢这些,对这些布料了如指掌,您看看这些与贡品是不是有区别。”

    太后手捧着布料细捻,裴如谨上前仔细找出差别,半晌太后的手一抖:“从前一个被贬到广南的老御史上过一本奏折,说广南西路已经不是大齐之地,而是交趾的属地,哀家看了那奏折,觉得他言过其实,不但没有相信,反而训斥他一顿,而今看来……是哀家失察。”

    “妾身却觉得,太后娘娘训斥的对,”琅华声音清澈,“广南西路永远都是我们大齐的地方,谁也抢不走,如果谁有染指的想法,那只会是自取灭亡。”

    “好个自取灭亡。”太后目光一盛,整个人立即有了精神。

    ……………………………………………………

    今晚还有滴。

    来来来,给点留言。

    那谁谁发俩字——留言。

    以为本教主看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