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搭好台子

第六百三十一章 搭好台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正胡乱想着,裴杞堂已经进了门。

    裴杞堂穿着家常的月白色长袍,夹着一股早晨里才有的清爽味道,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阿莫正将步摇簪在琅华头上,裴杞堂走过来拿起另外一支牡丹花镶南珠的发簪在琅华头上比对:“我觉得戴这个更好看。”

    南珠的更淡雅,不似那步摇太过繁复。

    萧妈妈笑道:“还是姑爷有眼光,奴婢也觉得这样回去见老太太更好。”老太太对姑爷也会很满意,说到底妆容都是衬人的,有时候太过盛装反而遮掩住本来的气色,大小姐在裴家很舒心,脸色透着一股的喜气,本来就很漂亮。

    裴杞堂轻手轻脚地将发簪给琅华戴好,修长的手指扶着她那乌黑的秀发,仿佛生怕会碰疼她似的。

    如果不嫁给裴杞堂,琅华大概不会知道什么是夫妻之情,并非相敬如宾小心翼翼的应付,而是笃定的信任、依赖和轻松,原来前世,她并不是个好妻子,因为她没有因为夫君如此的欢喜。

    琅华梳妆好了站起身,裴杞堂笑道:“我穿什么才好呢?”

    裴杞堂是一副没有主意的样子,好像她不帮忙找,他就不准备换衣服了。

    真是赖皮。

    不过她虽然这样想,还是打开了官帽柜,仔细地帮裴杞堂挑选。

    最终选中了宝蓝色的长袍,看起来稳重又大方,她还特意拿了条淡蓝色的手帕,给裴杞堂也戴了一只同样颜色的荷包。

    两个人这样进了顾家门,门口的顾四太太见到这种情形笑得合不拢嘴。拉着琅华就问:“怎么样,裴家规矩大不大,有没有为难你?”

    琅华摇摇头:“长辈们待我都很好。”

    顾四太太脸上露出安心的神情:“你父亲这两天躲在书房里不出来,想必是担心你才睡不着,一会看到你还不知有多高兴。”

    裴杞堂向顾四太太行礼:“这几天辛苦四婶了。”

    顾四太太抿嘴笑:“家里的事琅华早就安排好了,我只是从旁帮衬,”说着顿了顿,“快走吧,你祖母和父亲已经等急了。”

    走到内院里,琅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抄手走廊里的顾世衡,顾世衡背着手向来路张望着,一脸急切又紧张的神情。

    琅华看得鼻子一酸,这两天她不觉得时间过得慢,可是对于父亲却不一样,父亲心里只有担忧。

    “父亲。”琅华不由自主地快走了两步。

    “慢慢走,别着急。”顾世衡立即开口阻止。

    琅华想起了小时候,她长着手在院子里奔跑,祖母总是这样追着喊着,让她千万小心不要跌跟头。

    无论到什么时候,她在祖母和父亲面前都是孩子。

    琅华上前搀扶了顾世衡,目光中满是欢快的神情:“父亲,我们回来了。”

    “好。”顾世衡的声音微微发颤,没有多余的话。

    对于琅华来说,一个字就已经足够了。

    裴杞堂上前行礼,看到女儿、女婿顾世衡一下子变得神采奕奕。

    进了门,裴杞堂和琅华给顾老太太和顾世衡敬了茶,看到琅华脸色红润,顾老太太点了点头:“看来这两天的日子过的不错。”

    琅华靠在顾老太太肩膀上,仿佛又找回了昔日的气氛:“只是心中惦念着祖母和父亲,今天见到,才算圆满。”

    “不用惦记着我们,”顾老太太笑着道,“我和你父亲都身子硬朗,只盼着你们夫妻和顺。”

    琅华侧过头去,从裴杞堂脸上看到了感激的神情,此时此刻他没有丝毫掩饰,表露着自己的心思,只有在家里人面前,才会是这样的放松。

    大家说了会儿话,顾老太太才道:“你们在广南的事顺利吗?应该快有消息了吧?周升有没有送信回来?”

    琅华摇摇头:“还没有。”祖母平日里虽然不说,但是她在做什么,祖母心里都很清楚。

    顾老太太叹口气:“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慢慢来不要着急。”

    裴家在广南西路的关系,没有琅华想的那么好,不过好在她事先有所准备。

    琅华道:“之前我们只是派到广南一些人手,现在已经到了春天,路也好走些了,我不想再耽搁,要立即将在广南的药铺开起来,然后再和当地的府衙商议扩建卫所的事。”

    顾老太太点点头:“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定,自然越早安排越好。”

    琅华抿了抿嘴唇:“我听说在广南铜钱流通的很好,甚至比碎银子价值更高,这次我想雇两个镖局,多带些铜钱过去,以便于采买药材。”

    顾老太太道:“不从这边带药材过去吗?”

    琅华摇摇头:“本地的药材更能解本地的瘴毒,我和胡先生商量好了,就用当地的药材来炮制药丸。”

    药丸是方便巡防的官兵携带,及时的用药,就能增加治愈的机会。

    顾老太太听着颔首:“药材的事我是一窍不通,自然要听胡先生的,带银钱过去……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风险,若是能在当地钱庄兑换银钱,岂不是更加省事?”

    琅华还没有说话,裴杞堂已经道:“我已经托人问过,在广南西路也兑换不出钱的,那里经常数月没有银钱流通,当地的百姓,甚至以物换物才能维持生计。”

    顾世衡也惊讶起来:“竟然有些地方还在以物换物,朝廷每年不是赈济不少银钱去广南吗?”

    琅华抿了抿嘴唇,广南的确是个奇怪的地方:“无论谁,花多少银钱去广南西路,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广南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百姓还是一样的穷困,瘴疫一样肆虐,交趾每月登案扰边。”

    没有任何的效用。

    “那你……”顾老太太担忧起来,“你也是这样,可怎么好?”

    “我不会,”琅华脸上是笃定的笑容,“祖母,孙女有个最大的优点是旁人难及的。”

    “什么?”顾老太太问过去。

    “小气,”琅华道,“谁想要动我的东西,都必然要付出代价,现在我搭好了台子,就等他们跟我一起唱这出大戏了。”

    ………………………………………………

    赶上了,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