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气魄

第六百二十七章 气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十小姐紧紧地抿着嘴。

    她在前厅听说,裴氏一族可能还会回到祖宅。

    只因为裴家曾在广南西路吃过败仗,长房这一支对这件事念念不忘,所以即便广南西路频发瘴疫,祖宅还是一直被好好打理,预备着有一天裴家回到广南去。

    留下来看护祖宅的就是父亲,父亲就是这样才会染了疾疫。

    她一直不明白,明明族人都知道,留在那里可能会染上瘴疫,族人却还是任由这样的事发生。

    父亲、母亲去了之后,每个人都来安慰她,觉得她很可怜,逢年过节也会送分礼物给她,可这又有什么用,她失去的是父母,不是丢了几个钱,或是摔了一跤,什么都无法弥补。

    如今长房再一次提起祖宅,并且已经在族中寻找合适的人选回去打理祖宅的事务,八成会选到他们二房的人。

    她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的愤怒,凭什么因为长房的一个心思,就又要牵扯族人来帮忙,他们难道被害得还不够惨吗?

    谁不知道瘴疫的厉害,朝廷派了那么多人去平瘴都是无功而返,顾家敢去广南,还不是仗着裴家在广南的关系。

    她虽然年纪不大,却寄人篱下这么多年,早就看破了这些门道,所以才会这样问出话来。

    即便是被长房太夫人骂一顿,只要这差事不要落在他们二房头上,不要让大伯去广南,什么都值得。

    裴十小姐吞咽了一口道:“我们在福建生活的不是很好吗?长房也回到了京城,为什么非要这样……”

    裴太夫人不由地叹了口气。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压抑,裴十小姐甚至笑声哭泣起来。

    裴杞堂抬起眉眼想要说话,却迎上了琅华的目光。

    琅华轻轻地摇了摇头,是不想让他出面。

    这是琅华在裴家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

    “这是怎么了?”裴大奶奶站在门口一脸的焦急,“如谨,你到这里做什么?如欢还在找你呢。”

    琅华看向裴大奶奶。

    裴大奶奶快步走进门,就要将如谨带走。

    如谨露出进退两难的神情。

    裴大奶奶道:“暖房拿了不少花过来,你快过去看看,小孩子家家的,在这里坐着也不嫌憋闷。”

    紧接着长房的裴大太太也进了门,听到裴大奶奶这样说,裴大太太一脸的感激,不管如谨惹了什么祸,总要将这件事先压下去才好。

    眼看着裴大奶奶伸手去拉裴十小姐,琅华笑着道:“大嫂别急,我跟十妹妹还有话要说呢。”

    说着起身看向裴大太太:“大伯母,您也进来吧,人多了,说话也热闹。”

    裴大太太脸皮一紧,很是羞愧:“今天该是你们一家人认亲,没想到却让如谨搅合了。”她真是很对不住顾氏,虽然老爷对顾氏的作为也颇有微词,觉得顾氏太过张狂,早晚要受挫。

    可是事归事,不应该在这时候说出来,现在顾氏刚刚新婚,才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定然要小心翼翼地应付所有人,他们现在闹出事,很有可能会影响顾氏婚后的处境。

    这是很不对的。

    裴大太太忙道:“如谨,你要懂得礼数,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的,”然后向裴太夫人行礼,“太夫人,都是媳妇平日里教导不周,媳妇在这里向您赔罪了。”

    裴大奶奶垂着脸。

    好不容易才有的局面,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被裴大太太和了稀泥。

    十小姐比琅华年纪小,顾氏真的和十小姐闹起来,族里的人只会说顾氏不懂事。

    所以,就算公公向着顾氏,老四也为顾氏撑腰,顾氏今天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她就是要给顾氏一个教训,锉一锉顾氏的锐气。

    “大伯母、大嫂你们都坐下吧。”裴杞堂面色如常,神情无波无澜。就算不靠他,琅华的日子也过得风生水起,既然有人那么着急想要知晓琅华的脾性,不如就让她见识见识。

    裴大奶奶心中一喜,她意料的没错,裴杞堂也不敢说什么,只不过留下她们缓和气氛罢了。

    裴大奶奶拉着裴大太太落座。

    裴夫人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裴思通,裴思通显然已经蓄满了怒气,要不是碍着裴十小姐年纪小,恐怕责骂的话早就说出口。

    这是个不好处置的局面,琅华要怎么办才好呢?

    琅华喝了口茶看向裴如谨:“如谨,你方才说了那么多,我觉得也很有道理,我也有句话想问问你……”

    裴如谨抬起头来。

    琅华收敛了笑容,神情异常的平静:“六叔、六婶去世之后,为什么二房大伯要收留你?这些年可短了你吃用?”

    裴如谨脸上一僵,没想到琅华会说这样的话,她茫然地看向裴大太太,鼻子一酸,眼泪也渐渐涌出来:“为什么?因为大伯心疼我,我年纪小……父亲和母亲早早都离去……难道要看着我流落街头……”

    琅华淡淡地道:“你流落街头,或是被人伢子卖了,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裴如谨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肩膀忍不住颤抖:“你怎么能这样说……收留我的是大伯、大伯母,不是你们……他们不像你这样想,也不会说出你这样尖酸刻薄的话……”

    裴大太太也忍不住插口:“琅华,是如谨不对,她不该这样……你就看在她年纪小的份上算了吧……”

    琅华却没有回裴大太太,而是接着道:“如果没有族人,家破人亡就是流落街头,我说的没错。可裴氏是大族,二房的六叔去世了,族中自然不能对你不理不睬。”

    “你想没想过,养育一个孤女有多难?要细心的照顾,要想方设法为她寻一门亲事,给她的一切不能比自己的儿女差,然而每家有的就是那些关系,只能给一个人来用,一对父母也许只能挑选出一门最称心的亲事,给了你,就不能给自己的儿女。”

    “为了让大伯家的五姐姐安心出嫁,族里一定已经给你筹备了嫁妆。”

    听得这话裴太夫人也抬起了眼睛,看向琅华,目光也渐渐亮起来。

    琅华接着道:“裴家在太祖时,祖上不过是个小小的廷尉,族里不过两支,三个兄弟而已,为什么能有今日?当年辅佐太祖立下大功,也不是偶然,更不是时运,而是早早就有了准备。”

    “那样的气魄才有如今的裴家,如今我们要丢了这些吗?因为一个广南西路,因为一个瘴疫,就全都丢掉?”琅华看向裴大奶奶,“十妹妹可以问问大奶奶,周家为什么一直留在广南,周家就没有人得过瘴疫吗?”

    …………………………………………………………………………

    我琅华威武,嘿嘿。

    下一章接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