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硬茬子

第六百二十三章 硬茬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琅华仰起头,满面欢喜的样子,裴杞堂几乎倒吸了一口冷气,仿佛全身的气血从头发尖儿开始都向腰以下涌去。

    他只能闭上眼睛,调整自己的呼吸。

    难熬。

    他本来对此十分的有自信,情欲这样的东西还不是随心而生,就算心猿意马,也能在关键时刻控制住。

    现在却又不禁怀疑起来,再这样下去,日日夜夜都守在一起,他是不是真的能忍住,难不成他真要让人在书房准备一床被子,随时都要过去睡。

    可是他又舍不得离开。

    一个人过了那么久,第一天成亲就如此心生眷恋。

    琅华仿佛对一切还懵懂不知,手一直停留在他的肩膀上。

    “睡觉吧,”裴杞堂声音微哑,“明日还要认亲,免不了又要忙碌。”

    裴杞堂克制着自己,翻过身倒在床铺上,又伸出手为琅华拉上了被子。

    这种感觉不太好,仿佛被猫挠一样,从头到脚都不舒坦,嗓子也仿佛被火灼的发疼,某些地方更是高高地昂着头。

    裴杞堂忍不住伸手去拿茶碗,将一杯冷茶喝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谁将茶放在这里,刚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正在这时,院子里却传来一阵嘈杂声响。

    琅华起身向外张望,灯光下露出了如白雪般细嫩的肌肤,裴杞堂抿了抿嘴唇起身穿鞋,从架子上取下了衣服:“我让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琅华点点头:“这么晚该不会有人还惦念着闹洞房吧!”

    正说着话,裴杞堂已经将萧妈妈喊进来:“怎么了?”

    萧妈妈身上还带着些许的寒意,显然刚刚去了门口看情形:“是淮南王世子喝多了,吵着要见四爷。”

    王静诚的声音忽然清晰起来:“别拉着我,我要找裴杞堂,我得……跟他说,教……教他,春宵……一刻值千金,看……那些书……是不行的,很多事书里可不会写……”

    萧妈妈不禁抿嘴低下了头。

    琅华也听了明白,这王静诚真的喝多了,否则不会这样不管不顾地叫嚷。

    裴杞堂道:“再给他一瓶酒,告诉他,等他喝完我就去寻他说话。”

    萧妈妈应了一声,立即下去安排,很快王静诚大喊道:“好,好……还藏了好酒……我等着他……”

    终于重新安静下来。

    裴杞堂躺回到床上。

    琅华不禁道:“这样好吗?”再多喝一瓶,王静诚真就成了醉猫。

    裴杞堂微微一笑:“他喝不了两杯也就睡着了。”

    琅华不懂这些:“淮南王世子也是个真性情的人,只可惜淮南王和兄长一样都被皇上忌惮,以后恐怕很难被委以重任。”说到这里,琅华微微翘起了嘴唇。

    裴杞堂最喜欢看琅华这般模样:“你又想到了什么?”

    琅华道,“只可惜许多事并不是我们皇帝思量的那样,很快皇上就会用到淮南王和兄长,到时候就要看皇上怎么自己折了自己的脸面。”那一定是个很动人的场面。

    裴杞堂又将琅华搂在怀里。

    琅华此时觉得,裴杞堂的怀抱让她感到十分的踏实,他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也拉扯着她,让她陷入一片昏沉之中。

    裴杞堂很快就听到琅华匀称的呼吸声。

    裴杞堂轻轻地亲吻琅华的鬓角,春宵一刻值千金,此时此刻他还真是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吧!

    ……

    新郎新娘已经安歇,裴家各房却还是一片灯火通明。

    裴大奶奶还坐在椅子上等着卞妈妈回来,时间越久她就越后悔,早知道如此麻烦,她不应该同意卞妈妈去打听消息。

    可她也想知道,顾氏送出十五只盒子,每只盒子里面到底都装了什么东西。

    裴大奶奶的目光落在自己的那只盒子上,里面放着一柄玉如意,虽然并不大,用的却是尚好的羊脂玉做料,雕刻的也十分精细,算不上特别的贵重,但也算是十分用心了。

    这份礼物,她也该满意,可这个家里又不止她一个嫂子,顾氏会不会给二弟妹、三弟妹的东西不同。

    裴大奶奶心里很慌乱,顾琅华很有可能利用这次见面礼来收买人心。

    就像卞妈妈说的那样,她不能因为顾琅华年纪小就手下留情,顾琅华不是普通的女子,她决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她为了能有今日的局面已经付出了太多,谁能知道她的辛酸,她不能将辛辛苦苦获得的一切,给后来人做了垫脚石。

    “大奶奶,”丫鬟进来禀告,“卞妈妈回来了……”

    丫鬟目光闪烁,裴大奶奶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门口传来喷嚏声,紧接着帘子撩开,一身冰碴的卞妈妈走进来,卞妈妈已经嘴唇青紫,整个人瑟瑟发抖。

    裴大奶奶不禁愣在那里:“你这是怎么了?”

    卞妈妈眼泪涌出来,一脸辛酸和愤怒:“大奶奶,这次可完了,家里来了硬茬子,是要对付您啊,她们明知道我是您这里的管事,竟然这样对我。”

    裴大奶奶吩咐下人:“快去给卞妈妈拿干净的衣服来。”

    丫鬟应了一声立即退了下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裴大奶奶压住了心头的急躁。

    卞妈妈如丧考妣般:“奴婢想要去四房那边听听消息,谁知道刚刚走到院子里,一盆水就泼了过来,全都淋在了奴婢身上,他们定然是发现了奴婢的踪迹,却也没有来说话,就下了这样的狠手。”

    她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顾家下人知道她不能去向夫人禀告……

    “你去老四院子里做什么,”裴大奶奶皱起眉头,“谁让你去的?”

    “奴婢是想要打听些消息,”卞妈妈道,“新来的媳妇,不知道身边都有什么人,又是什么路数,我怕他们会找大奶奶的麻烦,您不知道她有多厉害。方才在新房里,有府里的小姐,还有族里辈分大的姑奶奶,年纪都差不多大小,顾氏送给她们的礼物却不相同。您刚刚来裴家的时候,多长时间才捋清楚这些关系,顾氏却眨眼的功夫就让所有人都满意。”

    “顾氏这样的收买人心,不过用几个小小的盒子就让奴婢四处奔波……大奶奶您再不有所准备,一定会被顾氏吃的渣也不剩。”

    卞妈妈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声音道:“卞妈妈在屋子里吗?夫人传她过去说话。”

    卞妈妈嘴唇哆嗦低声道:“大奶奶,您看看,已经来了,夫人定然是要处置奴婢了。”

    ……………………………………………………………………………………

    今天更新完毕。

    谢谢大家观看。

    投投月票给教主呗,撒娇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