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催妆

第六百一十六章 催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家来多少人?”裴大奶奶有些惊讶地看着卞妈妈。

    卞妈妈道:“八个人,五个大人,三个十几岁的孩子,那三个听说都是舅爷,您猜怎么着,还有一个是徐家大爷,他也真好意思过来,顾家竟然也一点都不避嫌。”

    顾家和徐家好像都不太懂规矩似的,按理说顾氏要么是顾家人,要么是徐家人,怎么能掺和在一起,难道两家都将她当成女儿?

    卞妈妈有些着急:“顾氏嫁进来,会不会也是这样不管不顾。”

    裴大奶奶想起了自己成亲的时候,哪里会这样高调,就请了家里一个伯母,一个婶子来看看,她还是裴家的长媳,都这样收敛,那顾氏只是老四的媳妇,裴家这一房她排在最末,应该更加小心翼翼才是,谁知道头一遭就做出这样的事。

    裴大奶奶道:“老爷和夫人那边有什么话传过来?”

    卞妈妈抿了抿嘴唇:“夫人正忙着待客,老爷没有上衙就在书房里听消息。”

    裴大奶奶张大了嘴,公爹竟然亲自坐镇,可见对顾家人的重视。为什么呢?只是因为御赐的婚事?

    “这也太偏心了,”卞妈妈道,“老爷是不是忘记了大爷才是嫡长子,就让外面一个……压了所有嫡子一头,夫人表面上不说,心里还不知有多委屈呢,送去顾家的聘礼也吓人,林林总总算下来就是一半的家资了。”

    “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起,这将夫人摆在哪里,”卞妈妈说着舔了舔嘴唇,“要不然大奶奶去跟夫人说两句话,也好让夫人知道,大奶奶心里体谅夫人。”

    裴大奶奶站起身,她确实应该帮着夫人一起去迎客,要不是因为这桩婚事裴家办得有些出格,她心里也不会这样难过。

    她也不求公爹一碗水端平,毕竟老四如今是裴家最出彩的后辈。

    大爷现在才正六品的官职,不但比老四入仕时间长,也没有老四有前程,可是大爷也有大爷的好处,大爷性子稳重,规规矩矩从来不会给家里惹出是非来,就连宗族的长辈都说,他们这一支将来就要落在大爷肩上。

    老四的性子谁能摸得透?前几年她甚至以为老四永远都不会进裴家大门,公爹也不会再认这个儿子。

    可是突然之间人回来了不说,公爹还将宅子东边重新修葺给老四做了新房,这还不够,压上了半个裴家给老四撑门面做聘礼,虽说顾氏的嫁妆也很多,但那都是握在顾氏手里的,要不要花在裴家顾氏说了算,裴家这样比下去是要伤筋动骨的。

    以她的心性,平日里是很少说话的,可是这次她真的坐不住了,娘家人早在半个月前就给她递口风,让她别大意吃了亏,她心里就算埋下了一个疙瘩,如今是越结越大起来。

    难不成顾氏进了门,整个裴家就要顾氏来打理。

    裴大奶奶道:“我们去前面看看,我要跟夫人说两句话。”

    卞妈妈连连点头:“奶奶这样做就对了,您不能总躲着,要为夫人分忧才是。”

    裴大奶奶下定决心,这次她要给夫人提个醒,不能让顾家就这样得寸进尺下去。

    ……

    裴夫人正带着顾四太太看了新房和摆设。

    裴夫人道:“都是老夫人再三看过的,虽然地方小了些,但是还合用。这次的婚事有些仓促,将来若是嫌太挤,就将旁边的宅子收拾出来,让他们搬进去。”

    顾四太太不太明白:“旁边的宅子?”

    裴夫人点点头:“我们也是才知晓,杞堂将旁边的宅院买了。”

    顾四太太差点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因为那宅子,而是裴家上下的态度,姑爷没有禀告长辈就买了宅院,但是裴家长辈却没有生气,反而很赞同。

    这真是难得。

    她来之前还满心担忧,生怕琅华嫁过来之后,会被长辈束缚。在娘家可以行医治病,到了夫家,可就要听夫家长辈的安排了。

    虽然对裴家的安排很满意,顾四太太仍旧道:“夫人也知道我们琅华和寻常的女子不同,就算嫁了人,手里的商线,药铺恐怕都不能放手,不怕夫人笑话,我们顾家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够帮衬琅华,所以更没法从琅华手里接过去。这次过来,我们老夫人也再三嘱咐我,要跟夫人说说,希望日后夫人不要怪罪才好。”

    “这是哪里的话,”裴夫人满脸笑容,“让亲家老夫人安心,琅华在顾家是什么样,来到裴家还是什么样,琅华是我们裴家求来的媳妇,我们心里都清楚。”

    “这就好。”顾四太太松了口气,没想到这次会这样顺利,裴家如此的尊重琅华,她心里也为琅华高兴。

    两个人说完话就准备去花厅里。

    顾炳之,顾詹霖和徐恺之还在园子里坐着说话。

    顾四太太刚要招呼他们过来,裴钱就来回话道:“几位舅爷小的们会好好照应。”

    既然裴家这样说,顾四太太也就放心了,不再勉强他们三个跟上来。

    裴夫人拉起了顾四太太的手:“我们送去顾家的催妆还要四太太看一看,我知道琅华定然要穿太后娘娘赏赐的嫁衣,但是我们这边也不能怠慢……”

    顾四太太心里已经十分妥帖:“这些都是小事。”看样子裴家能够按吉时催妆了。

    等到顾四太太和裴夫人走远,裴钱才向三位顾家舅爷道:“我们四爷买了旁边的宅子,以防将来不够用,几位舅爷要不要去看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裴家下人这样说,八成姐夫在那边等着他们。

    徐恺之先道:“既然我们都来了,应该去瞧瞧,回去也能和姐姐说。”

    裴钱躬身:“那几位就随小的来吧!”

    ……

    裴家旁边的院子,本来是一位田姓官员买下了,只是田家人一早就搬出了京城,所以一直没有人住。裴杞堂买下来之后,就开始从头修葺,要不是正好遇到冬天,整个院子应该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徐恺之向四周看去,从长廊和园子里的寿山石就能看出来,刚刚过去的冬天,裴家也没有闲着,兴许外面的传言没错,裴杞堂早就对姐姐倾心,所以才会这样用心地筹备婚事。

    可惜,他并没有看到裴杞堂的身影,难道是他想多了,裴家人真的就只是要他们来看看宅院?

    过了长廊就是二进院的主屋,这边的抄手走廊明显是新搭建成的,长廊顶的彩画还没有画好,有一个画师正站在梯子上仔仔细细地描着。

    徐恺之刚要看那画师在画什么图案,只看裴家下人径直走到那画师跟前,弯腰禀告:“四爷,三位舅爷来了。”

    四爷?

    徐恺之一愣,抬起头来撞上了裴杞堂那双清亮的眼睛。

    ………………………………………………………………………………

    明天成亲。

    雷打不动。

    今天把事情要交代交代才好。

    求月票,月初的月票很宝贵啊护法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