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祈望

第六百一十一章 祈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玉双知道琅华一定已经劝说了闵江宸,只不过并没有效用。

    “好了,”齐玉双道,“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齐玉双靠在琅华肩膀上:“刚刚知道自己要嫁到西夏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多难过,心里想着大不了常常将父亲、母亲接过去团聚些日子,反正父亲不过就是个闲散的王爷。可是现在要走了心里却这么多不舍,”说着顿了顿,“那些年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早早跟我相识,这样我们也好多在一起些日子。”

    齐玉双这几句话让琅华有些感伤。

    琅华拉紧了齐玉双的手:“我会去看你的。”

    齐玉双眯着眼睛笑:“你可别骗我。”

    “绝不会骗你,”琅华道,“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闲不住,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跑了过去。”

    齐玉双连连点头。

    两个女孩子静静地说了一会儿话才分开。

    舒王府已经来人催齐玉双回去。

    齐玉双吐了吐舌头:“父亲定然又想要找我下棋,才会这样着急。”

    琅华想到了顾世衡,这些日子也是总叫她过去说话。

    嫁期将至,父亲们也跟着惆怅。

    将齐玉双送走了,萧妈妈才赶过来道:“裴四爷已经等了好一阵子。”

    琅华没有觉得意外,如果两日不见,裴杞堂必然会找上门来。

    ……

    琅华径直去了书房,裴杞堂正站在书架看上面的书籍,听到脚步声立即转过头来:“我正在想,要将家里哪些书搬过来一些,恐怕明日要列个单子……”

    琅华挑起眉毛:“为什么要搬书过来?”

    裴杞堂道:“我们总会时不时地回来住,我那些东西已经用习惯了,若是手头没有不免不方便。你想跟世叔说说,不如就将这间书房就给我们用了。”

    嫁人都是从娘家往出抬东西,怎么还要往娘家塞物件儿的。

    琅华正思量着,裴杞堂已经接着道:“旁边的园子还有空地,不如也起处院子怎么样?跟这书房连在一起,离老太太的院子也不远,将来我们成亲之后就住在这边,就算世叔续弦,也是要挪去二进院的正屋,离这边隔着一处套院,一处长廊。所以无论怎么动,都对这里影响不大。”

    裴杞堂说的头头是道,显然不是一日两日的思量。

    她还没有成亲,就要在娘家大兴土木,琅华道:“没有这样的规矩……”

    “我去跟世叔说,”裴杞堂道,“世叔听了定然高兴。”

    琅华当然知道祖母和父亲巴不得他们常常回来:“我说的是裴家,您将东西搬过来成什么样子,又不是要入赘。”

    裴杞堂目光闪亮:“我想过。”他说着一步步走过来,走到离琅华只有半步远的地方,微微低着头,眉眼舒展地望着她。

    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袭来,琅华心脏不停地欢跳着,就连颈后的汗毛都有些微微的颤栗,她抿着嘴不敢抬头去看裴杞堂的模样,脸上满是羞怯的神情:“你想过什么?”

    琅华向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身后是桌案,她已经退无可退。

    裴杞堂整个人却笑着倾袭过来,他的声音格外的低,像是在她耳边呢喃:“我想过,万一世叔以家中只有一个长女来拒绝我,我就入赘顾家。”

    裴杞堂眼睛闪亮如星辰,只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让他整个人显得是更加旖旎荡漾。

    “我们生了孩子就姓顾,我每天早出晚归,你在家中也能有祖母和父亲陪伴,这样也很好。”

    他的气息轻轻地拂在她的脸上,琅华只觉得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仿佛没有了她呼吸的地方,她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一股淡淡的青草香,说不上是什么,但是很好闻。前世他们隔着千山万水是绝对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今生他却就在她面前。

    “琅华,”裴杞堂道,“我恨不得这时间一眨眼就到了。”

    琅华立即感觉到额头上一阵温热,软软的碰触,让她的心仿佛立即被撞了一下,一股暖流顿时从中流淌而过。

    这家伙在做什么。

    琅华差点伸手将裴杞堂推开,不会连礼数不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

    她却还没有动,裴杞堂已经退开了半步。

    琅华松了口气,额头上的温度仿佛爬上了她的脸颊:“已经很快了,我们家这边还没有准备好。”

    裴杞堂道:“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才会觉得难熬。”

    琅华本来平复的心情,又因为这句话起了波澜。

    裴杞堂这个人还真是厚脸皮,什么话都讲得出来,哪里像是朝廷重臣的样子,根本就是个没羞没臊的纨绔子弟。

    裴杞堂话题忽然一转:“琅华,刑部已经上了奏折,准备将许氏和长春观那些道士一起行刑,司天监定的日子,要敢在年前都办好。”

    年前杀人,在大齐还是头一遭。

    裴杞堂道:“你还有什么话想要问许氏吗?”

    琅华摇摇头:“没了。”前世的种种,她不愿意带到今生,尤其是许氏,虽然前世到底谁害死了她尚是一个谜团,但是就算问许氏,许氏也不会知晓。许氏不知那一世,而她也失去了一世的记忆,这很公平,用不着再纠结于此。

    “琅华,”裴杞堂拉起琅华的手,“你读过那么多佛经,你说今生到底是不是前世修来的福缘?”

    琅华道:“我也不知晓,你怎么关切起这些来?你们带兵打仗的人,向来不是应该神鬼不忌的吗?”

    裴杞堂垂下眼睛:“我希望不是。如果真的有因果,那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前世才没能和你在一起,兴许因为杀戮,兴许是因为背叛……,我怕这一生,我还会犯这些错误。”

    琅华从裴杞堂脸上看到了无比认真的神情,没想到他会想到这一节。

    裴杞堂接着道:“从前听别人说生生世世我只觉得可笑,可是现在……我却想求今生、来世,以至于永世都和你在一起。”

    裴杞堂几句话说得琅华心中发酸,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如果不是今生的相知,她又怎么能知道,他们真的错过了前世,裴杞堂这个名字,在前世里对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意义。

    还好有今生来弥补。

    裴杞堂抬起头轻轻地抚过琅华的鬓角:“你只当我说了一句蠢话,不要放在心上。若人这一生只能求一件事,我只想你能够平安、欢悦,别的再也没了。”

    ……………………………………………………………………………………

    呼呼,8月1日,新的月份来了,求月票加持。

    谢谢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