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一十章 备嫁

第六百一十章 备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将书递给齐玉双:“是太宗时开始编的书,我也是随便看看,许多地方并不能明白。”

    齐玉双将书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字顿时映入眼帘:“这书就算是士大夫看着也要头疼,亏你能看得下去。”

    琅华笑而不语。

    这就是前世带给她的好处,一个能够常年生活在黑暗里的人,自然更有耐心做任何事。太后娘娘将这书给她的时候,她也很惊讶,要知道这书包罗古今万象,引用古书一千多种,最重要的是这些用到的古书,很多已经失传了。所以这是囊括了大齐及之前朝代所有的资料,最全的书籍。太后娘娘将这样的书给她,是想要让她开阔眼界吧!

    这样的赏赐比什么都来得贵重。

    齐玉双坐下来道:“我听父亲说过,太祖十分喜欢读史书,告诫所有皇子都要认真读史,太宗从小读书,对这些史书就有了兴致,所以才耗国力和人力来编书,这样的书我只是听说过,从来都没有看过。”

    齐玉双说到这里,望着琅华的目光闪闪发亮:“所以太后娘娘心里是最清楚的,她将这书给你,就是相信你能够看明白,其他人却没有这样的本事。”

    什么样的人,就该做什么样的事,不过太后这样重视琅华是为什么呢?

    齐玉双心中微微思量,不由地一脸担忧:“太后赞成你的婚事吗?”

    琅华点点头:“太后还让人送了玉如意来。”

    那就奇怪了,齐玉双抿了抿嘴唇,琅华又不是内命妇,太后娘娘为什么要这样……难道真的就是因为对琅华的喜欢?

    齐玉双望着吩咐丫鬟去拿果子的琅华,想起了这些日子的传言。

    宁王让人诬告裴杞堂是庆王之子。

    万一这并不是诬告呢?

    齐玉双心中一颤,裴杞堂是什么身份?琅华又是什么身份?齐玉双不由地心跳加快,如果真的是这样,太后娘娘绝不会他们的婚事随随便便就办了,定然会插手帮忙。

    这可是太后娘娘失而复得的孙子,又是庆王唯一的子嗣的大婚。

    齐玉双抬起头来,阳光照在琅华的发鬓上,仿佛镀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一支简简单单的玉簪子,仿佛也通身发亮,无比的贵气。

    琅华知道真相吗?一定是知道的。

    齐玉双心中涌出一股的钦佩,换了旁人定然没有这个勇气,做这些事,所以裴杞堂才会宁可丢官被罚也要求皇上赐婚。

    外面人只当是顾家高攀了裴家,实情到底如何,没有几个人知晓。

    齐玉双去接琅华手里的蜜饯:“你别忙了,你跟我说说衣服都准备好了吗?别的我不管,你得高高兴兴的嫁了人,有你在前面比着,我心里也就不会那么恐慌,你说是不是?”

    琅华笑道:“这么说,是我吃亏了,我应该等你先嫁了人再……”

    琅华还没说完,齐玉双已经去搔琅华的痒,琅华最怕这个,只得边躲边笑,两个人就闹成了一团,非得等到琅华告饶,齐玉双才停了手。

    “走,给我看看你的嫁衣。”齐玉双推着琅华走进内室。

    嫁衣已经准备好了,是从绫锦院调来的料子,请京中最有名的女红师傅做,已经忙了小半个月,还不过是做出了一个样子来。

    寒烟和阿琼拿着嫁衣的样子给琅华比对。

    齐玉双站在一旁看着仔细:“好是好,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琅华笑:“苗师傅已经做的很细致。”

    “总要再做两个样子比对比对才行,”宫里的嬷嬷走进来道,“太后娘娘说了,这嫁衣定然要做好,今天就差了慈宁宫的女官过去看。眼下还有时间,衣服做得慢些不要紧,若是做得不够漂亮,我们可都要去太后娘娘那里领罚。”

    琅华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嫁衣到底如何,在她看来这褙子很精致了,前世她成亲时许氏不过就是随随便便请了个人,七八天就将所有的衣饰都备好了,相比这一生,已经是天壤之别。

    其实她更在意的是心情。

    宫里的嬷嬷笑着道:“太后娘娘每日都要问大小姐这边的情形,还说若不是精神不济,定然要给大小姐好好操持。”

    琅华向太后谢恩,然后才道:“这两日我就去慈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

    宫里的嬷嬷急忙道:“太后娘娘还说这些日子大小姐不用进宫,好好陪陪顾老太太和顾老爷,等到大小姐成了亲,自然会时时将大小姐召过去说话。”

    琅华点点头,太后娘娘想得十分周全。这些日子她的确不愿意出门,眼看就要离开顾家,她心里对祖母和父亲十分不舍,虽然裴家答应她,只要她想要回娘家住,裴家长辈绝不会阻拦,可毕竟还是不一样了。

    等到宫里嬷嬷出去,齐玉双低声道:“就要嫁人了,你紧不紧张?”

    琅华抿住嘴唇,不禁红了脸:“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些心慌。”前世是忐忑不安,今生是羞怯和慌张。

    同样都是成亲,却十分不同。

    “我也是,”齐玉双接着道,“不过你还好,你总见过裴杞堂,我连那李默是圆的还是扁的都不知道。”

    琅华不禁噗嗤一笑:“我告诉你,不是圆的也不是扁的。”

    这次换齐玉双脸红。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的话,齐玉双道:“你知不知道闵江宸的事?”

    齐玉双说的是闵江宸和陆瑛。

    琅华叹口气:“我知道。”

    “她怎么这样糊涂,”齐玉双皱起眉头,“前些日子我去闵家看了她,她比从前憔悴了不少,眼见是将自己困住了,这样的事我们也只能从旁劝说,别的什么也做不了,闵家本要将她送出京城,没想到她那个哥哥却出了事,才从大牢里放出来。”

    闵子臣和陆瑛在大牢里也算是同甘共苦,从此之后只怕会更加死心塌地相信陆瑛。

    琅华道:“只希望闵大人能够心中清明,至于阿宸……希望她日后会过的舒心。”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最终的结果自然也会不同,这么久了阿宸都没有放下,应该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应对。

    ………………………………………………………………………………………………

    下面接着来。

    很快就出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