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零九章 让你疯

第六百零九章 让你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帝仔细地想了想萧修容的话:“那你的意思是?”

    萧修容眼睛里露出几分的怜悯,却还是叹口气:“皇上,臣妾的病始终不好,大约是因为当年造业太多,臣妾心里虽然清楚,但是有些话臣妾却不得不说。”

    皇帝爱怜地拉起了萧修容的手。

    萧修容道:“不如让宁王丢尽脸面,不得不疯。只要将他的疯癫坐实了,谁还会跟随他。”

    皇帝皱起眉头:“你是说……”

    萧修容点点头:“不疯也要让他疯,臣妾听说,若是连续一月不眠不休,定会疯癫。更不要提,每日被迫看那些亲近的人被拷打,目睹那些鲜血淋漓的场面。就让狱卒这样一直折磨宁王,直到皇上觉得宁王必然疯了为止,这期间让人建处高墙宅院,预备日后将宁王关在其中。”

    “等到将宁王关进院子,就让一两个宫人前去侍奉,除了送些饭食和衣物,其他一概不理。从此将宁王看管起来,让他后半生一步不得踏出那院子。”

    皇帝听着萧修容的话,眼睛愈发明亮。

    对,这次他可以不亲手杀了宁王,变着法地惩治宁王。

    宁王不是在装疯吗?那他就让宁王尝尝疯癫的滋味儿。

    “就这样做,”皇帝道,“不管他是不是在装疯卖傻,朕都让他变成真的疯子。”

    刑室里又传来宁王的叫声,撕心裂肺地嚎叫,其中饱含了痛楚和恐惧。

    皇帝很想坐下来,听着这个声音入眠,那么他一定会睡得很舒坦,他看向旁边的常安康:“宁王不是有条胳膊坏了吗?”

    常安康低声道:“是,杨指挥使因此在勤政殿门口跪着请罪呢。”

    皇帝点点头:“就让杨错受点苦头,这样也算对文武百官有个交代。至于宁王的胳膊,就不要让人去治了。”

    他就从来没见过哪个半残的人能够登上皇位。

    想到这里,皇帝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他的那些兄弟,如今就只剩下这一个,他要好好处置才是,免得将来落下了薄情的名声。

    皇帝吩咐常安康:“将刘相叫过来。”

    刘景臣很快进了这间屋子,屋子里虽然点起了檀香,就依旧压不住大牢里腐臭的味道,这样的气氛让人汗毛竖立,十分不舒坦,刘景臣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喜欢来到这里。

    “皇上。”刘景臣上前行了礼。

    “起来吧,”皇帝淡淡地吩咐,“你可知道徐松元要致仕。”

    刘景臣立即道:“微臣也是看了奏折才知晓,徐松元是因为徐士元的案子,这才向朝廷请罪,说到底他与徐士元也是亲兄弟,他身为长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案子往大了说,整个徐氏一族都该受牵连,往小了说,徐松元也没有包庇弟弟,就看皇上要怎么罚了。

    皇帝有些不解:“顾家的那位小姐不是徐松元的女儿吗?她在这件事上有功,朕自然不会牵连到徐松元。”

    提起这件事,刘景臣气得七窍生烟,也不知道他这个学生到底是怎么想的:“徐松元不肯认这个女儿。”

    皇帝挑起眉毛:“这是什么意思?”

    刘景臣沉声道:“徐松元说,顾家小姐没有回去徐家,所以功劳是顾家的,与徐家无关,徐家有错无功应该被罚。”

    皇帝想想顾琅华,真是奇怪的很,一个两个都争着要维护她。

    顾家如此,徐家如此,就连裴家也是将她捧在手心里,裴杞堂要的赏赐就是与顾琅华的亲事。

    一个女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让这些人围在她身边。

    皇帝道:“朕念在徐松元在西夏多次立功,就罚俸一年,降职留用。”

    刘景臣道:“徐家定然会感念皇上恩德。”

    皇帝挥了挥手让刘景臣退下去。

    刘景臣道:“还有一件事微臣要向皇上禀告。”

    皇帝没有说话,刘景臣接着道:“这次的科举舞弊案,闵怀功劳不小,尤其是他的公子闵子臣与陆瑛一起揭发了明从信……”

    皇帝有些讶异:“朕倒是没听闵卿提起,既然立了功,自然要有恩赏。”

    刘景臣明白了皇上的意思。这种小事皇上当然不会过问,只要中书省去处置就好,闵子臣和那陆瑛也算有几分的聪明,将来说不得也能用处。

    刘景臣退了下去,躲在角落里的萧修容重新走出来:“宫里宫外一直在说的顾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皇帝颔首:“倒是十分的聪颖机敏,模样也是万里挑一。”

    “那就可惜了,”萧修容叹口气,“若是皇上没有将她赐给裴大人,倒是可以将她召进宫中。”

    皇帝眼前浮起顾琅华的模样,不禁心中一动。

    第一次见顾氏的时候,顾氏年纪尚小,他没有在意。他对顾琅华有些印象的时候,裴杞堂已经在求旨赐婚了。

    皇帝舒了舒衣袖,压制住心中淡淡的失落:“算是她没有这个福气。”

    说完话,皇帝的目光又被那严刑拷打的场面吸引过去,从此之后,宁王可就成了他手里的玩物。

    只要想想,皇帝就觉得说不出的舒坦。

    ……

    顾家。

    齐玉双早早就坐车到了垂花门,给顾老夫人请了安,就迫不及待地拉着琅华进了屋。

    眼见就要过年了,顾家上下一片喜庆。

    琅华目光比往日更加清亮,穿着一件银狐大氅衬得她肌肤胜雪,明艳非常。

    齐玉双笑道:“你真是好福气,我都听说了裴家送来了不少的聘礼,就连裴家的祖宅也要交到你手里。”

    消息传的很快,京中许多人都知晓了,这些东西既然作为嫁妆给了琅华,将来就要任由琅华处置,裴家敢说出来,就代表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绝不会反悔。

    琅华也觉得裴家给的太多了些。

    齐玉双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还能看着你成了亲,才会动身去西夏。”

    琅华不禁羞涩地一笑,谁能想到呢,她的婚事定的那么快,婚期又那么急,就赶在了玉双之前。

    齐玉双的手指紧了紧:“有没有嬷嬷过来教你礼数?”

    琅华点点头:“有,太后娘娘请了慈宁宫的嬷嬷过来。”

    齐玉双吐了吐舌头,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那嬷嬷严不严格?平日里是不是也随着你一起行动坐卧,就像是多了一个人在身边看着……”

    齐玉双说完小心翼翼地向周围看去:“嬷嬷现在去了哪里?”

    琅华笑道:“我和你不一样,你将来要做皇后的,自然要严格些,我只是读读书,下下棋……”

    齐玉双的目光就落在了屋子里一盘残棋上,矮桌上也摆着几本书,最上面的一本是《太平御览》。

    “这是太后娘娘拿来给你看的?”齐玉双不禁问过去,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本书?不是送给她的女四书。

    ………………………………………………………………

    呼呼今天这章字数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