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百零五章 好弟弟

第六百零五章 好弟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恺之一脸的哀怨:“只有最重要的一件事,父亲让我说完,我就回去。”

    徐松元只好松开了手。

    徐恺之转过头立即道:“姐姐成亲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去,我知道姐姐有弟弟,我也不求押妆,我只是想要过去看看。”

    徐松元还以为是什么正经事,以为儿子会说杭氏在家中如何牵挂琅华,却没想到徐恺之竟然不按规矩来,径直提起了这件事。琅华当然不可能会答应,徐恺之姓徐,并不是顾家人,要以什么身份过去?顾家要怎么安排他。

    这就是在添乱。

    徐松元刚想到这里。

    “那你就来吧,”琅华道,“只是到时候我不能招待你。”

    徐恺之一脸欣喜:“我知道,我不会给顾家添乱,我会小心地站在一旁看,我家中还没有姐姐成亲,我也不知道场面是什么样的,几年前,族里有堂姐要出嫁,本来说好了让我过去观礼,却没想到我病了一场,睡醒的时候,堂姐三天回门都过了。”

    “对了,这两天堂姐也来了,说起当年的那些事,姑姑和宁王爷来往,家里就不同意,姑姑找堂姐哭过几场,堂姐还劝姑姑,就算身份再尊贵也是个傻子,不是良配,姑姑不肯听来求父亲,父亲也没答应,因为这件事三叔去族里请族公出面帮忙,却还没有个结果,姑姑已经在宫中落水,人就这样没了。”

    徐恺之又开始没完没了地说起来,徐松元不禁想到了这几天因为徐士元入了狱,族中乱成一团,如果不是因为揭发徐士元的是琅华,整个徐氏一族大约每天都要烧香拜佛,求着不要被牵连。他的确应该感谢琅华,只是不知道这话怎么说,现在恺之提了起来,也算是做了件正经事。

    徐松元心里刚要夸赞徐恺之,谁知道徐恺之却不说感谢琅华的话,而是接着道:“堂姐准备在京城过年呢,我们这些小辈里,堂姐人最爽快,这次是跟夫家闹翻了,这才回到娘家,”徐恺之越说越兴奋,“那边她的夫家来了人,想要将她接回去,说了些不正经的话,被堂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骂了一顿,立即没有人再敢造次……”

    徐松元越听越不对,怎么还闲话起家常来了,难不成要将徐家上下的家长里短都说一遍。

    徐恺之却看不到徐松元警告的目光,接着道:“我书院的先生……”

    徐松元再也忍不住:“好了,时辰不早了,该让你姐姐回去了。”

    徐恺之的神情顿时变得幽怨起来,他憋了好一肚子话想要跟姐姐说,父亲却偏要将他带走。

    “姐姐,”徐恺之道,“你要小心,我听堂姐说,三叔很有本事,从前堂姐总这样说,我没放在心上,如今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琅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我能不能到顾家去看姐姐,给老太太和世叔请安?”徐恺之抬起了脸,殷切地道,“我还有好些话没跟姐姐说呢。”

    琅华道:“你是晚辈,我们两家又是故交,想要上门拜见老太太就让人递帖子。”男子十一就可以自己递拜帖,徐恺之也到了这个年纪。

    “那个长春观的孙真人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我和舅舅都想要改名字,姐姐你说……”

    “徐恺之。”徐松元一脸阴沉,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

    徐恺之缩了缩脖子。

    琅华道:“名字不重要,而且就是因为有了道士的药,夫人身子才会好,也就生下了你。”

    “姐姐说的对。”徐恺之脸上纠结的神情一扫而光。

    琅华向徐松元行了礼告辞,转身要上马车,徐恺之立即跑上前去扶马凳,萧妈妈忙道:“大爷,这事可用不着你来做。”

    徐恺之笑着不肯松手,只等着琅华上了车,这才跟琅华告别。

    眼见着马车走远。

    徐松元不禁道:“你知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

    徐恺之道:“就是将心里想说的都说了。”

    徐松元不禁皱起眉头,不但没有用,而且啰嗦一堆,这小子突然来了,他还以为会帮上忙,如今看来,不过就是添乱。

    “回去读书。”徐松元伸手扭住了徐恺之的手腕,“今天先生都讲了些什么,一字不差地背给我听,若是有半点差错……”

    徐恺之边缩头边道:“父亲是不是不给我换武功师父了?方才姐姐的话父亲都听到了,姐姐做过那么多的大事,她的眼光独到,定然不会错的。”

    徐松元不禁气结,竟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训斥徐恺之。

    琅华虽不愿意回到徐家,可是恺之这小子已经将琅华当成了靠山,生像是一个十几年都没有姐姐的模样。

    “父亲,您别说我,”徐恺之道,“您看看姐姐多辛苦,要去药铺,还要到大牢里来,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徐松元听得这话不禁出神,他这些日子也是在想,他应该怎么做才好。

    “父亲,您致仕吧,”徐恺之静静地道,“家里出了三叔的事,我们徐家终究不能将责任推卸干净,尤其是您,如果牢里传出什么消息,您就该去请罪,我们不能因为姐姐对此案有功,就想要借着她的名头逃脱,这岂不是将徐家的责任也压在了姐姐肩膀上。”

    徐松元惊讶地看着徐恺之,恺之说的有道理。

    他们不应该如此依靠琅华。

    徐松元忽然发现儿子已经长大了。

    ……

    “两父子的脾气好像不太一样。”萧妈妈边说边觉得好笑,徐老爷是一副如坐针毡的表情,恨不得将徐大爷的嘴堵上。

    徐大爷却说得十分轻松,若是不打断他,他应该能拉着大小姐说上几天。

    从族里说到堂姐,从堂姐说到书院,从书院又说到名字,真是杂乱无章,可就是这样才算是话家常吧。

    琅华握着手中的暖炉,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徐恺之的声音,可能是杭氏的关系,他们姐弟都不太像徐松元,的确更像杭家人,怪不得徐老夫人不喜欢他们。

    琅华知道徐恺之的意思。

    徐家族里已经插手此事,否则不会让那位堂姐来听消息。

    “既然徐氏族里已经插手,许多事也就由不得徐老夫人了。”琅华看向马车外,徐士元的与宁王来往不会没有半点的蛛丝马迹,如果徐家能够证明许氏的话,并非空穴来风,那么皇上想要惩治宁王也不至于师出无名。

    这也是他们审问许氏和徐士元的原因。

    宁王该知道严冬已经来临,他的日子从此之后就不好过了。

    …………………………………………………………

    一路高唱,我有一个好弟弟。

    谢谢亲爱的们,你们总帮我捉虫,你们是捉虫小分队,比啄木鸟还要勤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