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散财童子

第五百九十七章 散财童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内侍将玉如意送到了顾家。

    顾老太太笑着收下了,又吩咐下人给了赏银,礼数周全地将内侍送出了门。

    “太后怎么突然有这样贵重的赏赐,”顾老太太拉着琅华的手,“会不会有什么事。”

    太后心中已经确定了裴杞堂就是庆王的子嗣,所以才会这样安排。

    琅华不准备将这件事告诉祖母,免得祖母会担忧:“那是因为孙女为太后调理好了身子,这才会有赏赐,”说着挽起了顾老太太的手臂,“哪个会像祖母这样,得了赏赐还忧心忡忡。”

    顾老夫人捋了捋琅华的鬓角:“富贵险中求,这些东西背后有多凶险,别以为祖母不知晓,祖母宁愿你平平安安就好。”

    琅华颔首:“孙女知道。”

    顾世衡望着老太太和琅华,心中十分感慨。

    听说许氏的谎言被拆穿,他就担忧琅华的身世被揭开,可能会回到徐家去。

    看到内侍将太后娘娘的赏赐送来顾家,他这才松了口气。

    “那许氏呢?”顾老夫人看向顾世衡道,“这次该不会又让她逃了吧?上次离开你们皇城司大牢,这次再如此,看你的脸面摆在哪里。”

    “逃不了了,”顾世衡道,“皇上下令关押的人,没有谁敢怠慢,而且徐士元也下了大牢,宁王府被围住,宁王若是现在还有什么心思,也是想要自己脱困,顾不得那么多了。”

    “还装什么先知,”顾老太太一脸嫌弃,“有句老话说的好,穿上龙袍不像太子,她这样的人本本分分地过日子还能有个善终,想要的太多,只会招来祸事,人就不能不自量力,守不住自己的,还要去算计别人的。现在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祖母仿佛要将所有的怨气一下子都骂出来,并不是因为祖母有多恨许氏,其实也是在安慰她,让她听着心里舒坦。

    琅华抿嘴笑,这一世真是好,心里总是感觉妥妥帖帖,祖母在身边,父亲在身边,她的日子说不出的舒坦,也许前世并不是因为她失去了眼睛才会落得那样的结局,而是少了祖母这样的长辈教导,她才会迷失了方向,以为自己只要安安分分做好陆瑛的妻子,就能有个好的结果,但是若是眼看着被人折断了翅膀,却依旧不理不睬,最终只能是任人宰割。

    就因为这样,她才能理解裴杞堂的抗争。

    人应该在有翅膀的时候飞出去,管它会飞多高。

    姜妈妈进门禀告:“老夫人,老爷,裴老爷和裴四爷来了。”

    顾老太太笑着道:“将堂屋收拾出来,将人请过去,再去让大厨房准备些下酒菜。”

    眼见婚期将至,三书六礼都要紧锣密鼓的筹备,裴家事事都来请教祖母,让祖母拿主意,真就是像裴思通说的那样,不论顾家提出什么要求,裴家都会尽力去办。祖母感觉到了裴家的诚心,也就将对婚期的不满渐渐放下了。

    更何况这次两家人一起度过了难关,仿佛就更加亲近起来。

    裴思通和裴杞堂进了门。

    琅华看过去,只见裴杞堂穿着一件长衫,简单地束了个冠,除此之外身上干干净净,连个荷包都不曾有,倒显得整个人清爽又利落,此时他眉眼舒展,一双眼睛里要掐出水来,略有些羞涩地看着顾老太太,走上前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着实是个惹人疼爱的晚辈。

    琅华不禁抿住嘴,裴杞堂这不是想着法子来算计祖母吗?祖母看着威严,其实心里十分柔软,很疼小辈,见到裴杞堂这个模样,只会感叹他的不容易,年纪轻轻肩上就有这样一副重担,随时都可能会被皇上盘查。

    琅华才想到这里,顾老太太已经道:“过来坐吧,看着仿佛瘦了不少,虽说你们还年轻,也要注意身子。”

    果不其然。琅华不禁腹诽,裴杞堂此时心里定然乐开了花。

    最难得的是,裴杞堂自从进门,目光一直都在顾老太太脸上,没有瞧她一眼,可见礼数周全。

    裴杞堂不是将裴家搅的天翻地覆吗?什么时候学会了讨长辈欢心。

    裴思通将手里的帖子递给顾老太太,上面记的是裴家的聘礼。

    顾老太太不禁皱起眉头:“这也太多了?”

    琅华好奇地看了看裴思通和裴杞堂。

    裴杞堂正襟而坐,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正人君子般的模样。

    裴思通也道:“不多,不多,要不是时间紧了些,我们家太夫人的意思,要将福建的土地卖了换做现银。”

    “这已经够多了。”顾老太太不过就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她甚至怀疑裴家已经将一半的家财都拿了出来。

    裴思通道:“我们家太夫人说,裴家落难,多亏有了顾家的帮衬,尤其是琅华,小小年纪就进宫为我们辩驳,已经是对我们裴家有恩,用再多聘礼也弥补不了。”这是真心话,官府将整个裴家围住,如果不是琅华突然出现在紫金观,裴家所有人都免不了牢狱之灾。

    经过了这件事,裴家没有人会为难琅华,琅华还没有进门,就已经是太夫人最喜欢的孙媳妇。太夫人自然会拿些银钱来做聘礼。

    裴思通看了看顾世衡,而且这并不是裴家四子在成亲,这是庆王世子成亲,按道理京城应该买新宅子,皇上应该有赏赐,皇室宗亲娶媳妇,聘礼至少一百二十抬,他生怕被人诟病,又会引起皇上的猜忌,已经在克制了。若是按照他的性子来,定然要像王爷大婚一样置办。

    想到这里裴思通就觉得很不爽,只想将那聘礼的单子抢回来,再添上几笔。

    “我已经和太夫人商量好了,”裴思通道,“我们裴家在广南的祖宅也当成聘礼。”

    听得这话,顾老太太差点就站起身:“那怎么行。”裴家在广南的祖宅,这是要传给长子长孙的,裴杞堂行四,怎么能就给了他们。

    裴思通道:“那宅子已经荒废了许久,顾家不是要去广南西路治疗瘴疫吗?那宅子正好派上用场。”

    顾老太太哭笑不得,裴家的祖宅能留到现在也不容易,她怎么看都觉得裴思通像是一个散财童子,家里就算有再多的财物也经不起这样折腾的,这礼单她还要仔细看看,再跟裴家商量。

    顾老太太站起身来:“好了,我先去歇着了,你们还有公事,就这里商议吧!”裴家父子上门定然还有其他事,许氏的案子还没有办完,早日办清楚她也能安心。

    ………………………………………………

    裴大人萌萌哒。

    今晚去灌醉你们的闲大,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