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强辩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强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松元不说还好,说到这里,徐老夫人的一双眼睛快要瞪出来。

    不算白养了她。

    什么叫不算白养了她。

    徐松元的意思,她养育了徐士元的私生女。

    谨莜从牙牙学语到今日,她手把手的教,贴着心的疼,屋子里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给谨莜,每次谨莜从宫中回来,她就算再疲惫也要将宫中的事帮着谨莜梳理一遍,就连杭氏也没有像她这样尽心。

    谨莜却不是她的亲孙女,而是那贱人的亲孙女。

    她这是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徐老夫人只觉得心窝里如同针扎般的疼痛。

    老太爷死了之后,她就发誓要将那个贱人所有的一切都撵出徐家。

    徐茹静死的好,徐士元走的好,终于这个徐家太平了。

    却没想到她将那贱人的骨血搂在了怀里。

    谨莜竟然是徐士元的女儿。

    她不信,她绝不能相信。

    “我要见老夫人。”外面凄厉的叫声传来。

    “老夫人,那长春观不是奴婢想要去的,是大小姐让奴婢去的,大小姐也是被顾家人哄骗,我们都上了顾家人的当。”

    这是丁妈妈的声音。

    杭氏脸色一变,她让人将丁妈妈关押起来,没想到却满院子找不到人,她怕丁妈妈趁乱逃了出去,就让徐家所有的家人仔细地寻找,终于在寿山石后将人找到了。

    “让她进来,”徐老夫人道,“我有话要问她。”她病了几天,还没来得及问丁妈妈,谨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相信杭氏,杭氏很有可能被顾琅华蒙蔽。

    “娘,您还是不要问了,”杭氏低声道,“等您身子好了,再……”

    “让她进来。”徐老夫人大喊一声,将管事妈妈吓了一跳,不敢再怠慢,立即将外面的丁妈妈带了进来。

    丁妈妈立即跪在地上,抬起头看了看徐老夫人和徐松元、杭氏,这才道:“老夫人、老爷、夫人,奴婢是冤枉的,大小姐也是被骗了,都是顾家用的手段,我们大小姐去顾家只是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小姐一心想着老夫人,怎么可能去顾家认亲。”

    徐老夫人心中一亮,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你说什么?顾家骗了谨莜?他们是不是为了对付……许氏……才……要利用谨莜……”

    杭氏听得这话不禁觉得心凉。

    老夫人始终不喜欢琅华,但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却还不肯承认。

    徐家没有帮到琅华,难不成还要闹一出戏到皇上面前。

    “是真的,”丁妈妈道,“老夫人,您将大小姐叫来问问就都知晓了,您不信奴婢的话,总该相信大小姐,大小姐是您一手养大的啊。”

    徐老夫人还没有说话,管事妈妈快步走进来道:“老夫人,大小姐来了,跪在外面,想要见您。”

    本来不想再见徐谨莜,听到丁妈妈方才的话,徐老夫人不禁心软下来,她应该叫谨莜来问清楚。

    徐老夫人道:“将谨莜叫进来。”

    徐谨莜刚迈进了门,整个人就扑到了软榻边,抬起苍白的脸。不过几天的功夫,她整个人就瘦了两圈,看起来异常憔悴,仿佛一阵风就会被吹倒。

    “祖母,”徐谨莜抽噎出声,“孙女是被人算计了,孙女偷偷地跑去顾家,就是想跟顾家说,让他们不要来寻孙女,孙女永远都是徐家大小姐,谁知道顾家却颠倒是非黑白,非说孙女前去认亲,孙女没有,孙女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徐谨莜伏在徐老夫人身边哭个不停:“这世上只有祖母会对孙女这样好,孙女怎么能舍得离开祖母。”

    徐老夫人望着徐谨莜,说不出话来,如果是往常她早就将徐谨莜搂在怀里安慰一番,可是这两日发生的事,让她心中迟疑。

    徐老夫人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徐谨莜擦了擦眼泪:“千真万确,孙女不敢撒谎。”

    丁妈妈也道:“大小姐说的都是真的。”

    眼见着几个人哭成一团,杭氏看向了徐松元。

    徐松元皱起眉头刚要说话,杭氏已经先道:“满口胡言,到了这个时候,你们竟然还在胡说,还要诬陷顾家。”

    徐谨莜慌乱地摇头:“没有,我没有。”她不能承认,若是她承认了,定然会被撵出徐家。

    杭氏淡淡地道:“你跟你三叔没有联系?”

    “没有,”徐谨莜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看杭氏的眼睛,“我怎么会和三叔有来往。”

    杭氏看向丁妈妈:“你呢?你在徐家这么多年,不是听命于三老爷?”

    不等丁妈妈说话,杭氏接着道:“你有一个儿子在山西,买了一处小院子,还要一百亩良田,我说的对不对?”

    丁妈妈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她怔怔地看着杭氏。

    杭氏接着道:“谨莜去裴家那天,你是不是去了三老爷的小院子?我让人一直跟着你过去,你在三老爷那里逗留了半个时辰。”

    丁妈妈显然没想到杭氏会查的这样仔细。

    杭氏将手里的文书递给徐老夫人:“娘看一看,这是媳妇才拿到的消息,上面清楚地写着丁家置办的房屋和田地。”

    杭氏抿了抿嘴唇,这字条是顾家给过来的。

    如果不是顾家,他们还被蒙在鼓里。

    徐老夫人看着字条手不住地发抖,一个管事妈妈置不起这样的田地。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徐老夫人道,“你和那些……道士一样,就是来害……我们徐家的,老三不是要被……抓进大牢吗?将她也一并送过去,让狱卒好好地审问……”

    徐老夫人说到这里喘了一口粗气:“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绝不能放过她。”

    丁妈妈看着徐老夫人狰狞的神情。

    徐老夫人伸出手指向丁妈妈:“徐士元……已经……倒了……你……不知道吧?你们这些……给他办过事的人……也落不得一个好下场……我立即就让人去山西……将你那儿子也……绑来……你们一家人团聚……”

    丁妈妈知道徐老夫人不是在吓她,这些年只要与徐家庶子、庶女有关的事,徐老夫人都是牢牢地抓住,绝不会有半点姑息,她已经听说许氏被抓,三老爷也必然在劫难逃,也就没人会庇护她。

    丁妈妈向徐谨莜求助,徐谨莜却缩着脖子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仿佛并没有听到这些话。

    凉薄。

    徐谨莜被徐老夫人养育的这样凉薄。

    丁妈妈忽然笑起来。

    ………………………………………………

    嘿嘿,今天更新早。

    早更早看。

    爱你们大家。

    在酒店码了一天字,终于可以出去了。

    求月票,大家别忘了投月票给教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