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母女

第五百八十二章 母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王府,宁王捏着颗白玉棋子落在墨黑的玉棋盘上。

    这块玉棋盘是当年藩国进贡来的,这般品色十分难得,大家都猜测父皇会将这块玉棋盘赏赐给谁,太子和惠王暗地里较劲,闹得不可开交。

    最终父皇却将玉棋盘给了他,这样一来,皇上和惠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偷偷地躲在一旁发笑。

    因为他是个傻子,给了他就相当于谁也没给。

    傻子是有好处的,不会被人在意,也而不会被人盯住不放。

    “王爷,该用膳了?”婆子上前低声道。

    宁王摇摇头:“你们去吧!”

    “王爷,您就吃一点,太后娘娘的身子已经慢慢好转了,过些日子召您进宫,若是看到您清减了,定然会心中难过。”

    宁王并不在乎,只是依旧看着棋盘摆弄着他的棋子。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身边人将他当成一个孩子哄着,知道内情的人都以为他装得很辛苦,其实他却觉得很自由,否则一样要在人前戴上一张面具,要么似惠王那样明明心怀不轨,却装作甘愿俯首称臣,要么像庆王那样,明明知道皇帝忌惮他,却还要做出兄友弟恭的模样。

    宁王扔下棋子,抬起头看向管事:“我要见母后。”

    “王爷放心,已经让人去送帖子了。”

    这是每日都要上演的戏码,太后不肯见他,他吵着要去给太后请安,在别人面前演着一出大戏。

    太后和他心里却都十分清楚,他希望太后能够支持他,太后始终不给他半点的机会。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因为没有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揭开他的秘密,所以他失去了游说太后的机会。

    都是因为顾琅华。

    宁王站起身回到了内室,管事立即吩咐人过去侍奉。

    下人在屋子里忙碌了一阵退下,王府长史曹谓才过来禀告:“城门增派了许多人手,都是侍卫司的,听说已经开始全城查检,看来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为了不引人注意,徐大人那边会竭力隐瞒,至少等到明日再让侍卫司抓到人。”

    宁王没有说话。

    曹谓接着道:“孙真人进了宫就一直留在紫金观,皇上还召见了司天监董礼进宫。”

    宁王终于放下了手里的香囊:“顾琅华呢?在做什么?”

    曹谓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些许复杂的神情:“这次,顾大小姐有些奇怪,兴许是觉得这件事与她无关,或者她认为揭开身世是件好事,更何况刚刚帮着裴家查了案子,又被赐婚……所以……”

    宁王抬起眼睛。

    曹谓立即道:“顾家那边传出消息,顾琅华就在城门外搭了帐篷,将左近的巫医都请了过去,焚香祭祀,清除疾疫。”顾大小姐还真是能折腾。

    顾琅华,这个时候不应该周旋在顾家和徐家,仔细查问自己的身世吗?

    宁王站起身来,也许这就是顾琅华让人难以把控的地方,寻常人做事都有迹可循,她却总是让人不可捉摸。

    也就因为这样才不好对付。

    ……

    百草庐里,萧邑将从巫医身上找到了一堆东西摆在了桌子上。

    吴桐也好奇地伸头来看。

    有绳索,有铜镜,有些许药材,有木人,有黄色的符纸,还有许多多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甚至还有一截毛茸茸的尾巴。

    曹嘉也忍不住合上书,抬起了眼睛。

    萧邑先开口:“您们这些东西能治病?”

    吴桐挠了挠头,伸出一根手指去碰那尾巴,然后像是烧到了手指,迅速地收了回来:“大小姐说能治就能治。”

    否则叫这些人来做什么?

    城外那些病患就等着巫医来祭祀呢,虽然朝廷早就下令抓捕巫医,但是衙门里早就将这样的命令当成了废纸一张,因为民间信巫不信医的大有人在,巫医也就层出不穷。特别是在疾疫泛滥的时候,许多人每日焚香祷告也绝不肯吃药。

    这次京中治疗疾疫也是一样,施药已经进行了许久,仍旧有许多病患四处寻找巫医治症。

    他们本以为大小姐会将那些巫医找到送去官府,却没想到竟然带着那些人去了城外。

    ……

    琅华坐在一旁等着那些巫医祭祀过后,吩咐药铺的伙计:“一切都听他们安排。”

    伙计不禁怔愣:“那些人一看就……”

    “一看就是假的是吧?”

    伙计不停地点头:“若说他们能治病,这是怪了,那些人还说大小姐您能将病患治好,不是因为您的药用对了,而是药师琉璃光如来保佑,您和寻常的郎中不同,这……”

    琅华笑着:“听我的吧,不会出大乱子,有时候真真假假谁能分得清,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几天,她需要他们为她造势,让她看起来也像个神棍,这样她才方便行事。

    琅华将一切安排好了,这才登上马车。

    马车刚刚进了城,就听到外面有人道:“顾大小姐在车里吗?”

    车停下来,琅华撩开帘子看过去。

    杭氏让人扶着从旁边的车上下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杭氏眼圈顿时发红,嘴唇有些颤抖,不知如何是好,脸上满是关切的神情。

    虽然已经与杭氏见过许多次,但是这次却和平时有些不同。

    在杭氏的目光下,琅华鼻子有些发酸,忽然发现自己也是惊慌失措,她并不知道在面对母亲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

    母亲。

    琅华觉得心中一处柔软的地方被深深地触动,她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却有动弹不得。

    前世求而不得的,今生却就在她面前。

    杭氏上了车,萧妈妈见状立即退了下去。

    “琅华,”杭氏声音有些嘶哑,“让母亲瞧瞧……这些年……母亲对不住你。”

    琅华只觉得整个人变得十分僵硬,被杭氏搂在怀里,竟不知如何去反应,她没仔细地去想过会有这一天,她甚至觉得她与徐松元夫妻不会相认。

    可是……

    却又来得这样突然。

    “琅华,我吓到你了,”杭氏柔声细语,“是我不好,你父亲不想让我过来,可我就是忍不住……”

    杭氏竭力忍耐,脸上满是笑容,却忍不住肩膀抖动,整个人紧紧地绷着,仿佛一放松就会发出抽噎的声音。

    …………………………………………………………………………

    母女,写个对比。

    这两天晚,是因为孩子生病,天天跑医院。

    谢谢大家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