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寸步不让

第五百七十四章 寸步不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走到院子里,看向那些被带上来的下人,咬牙切齿地警告:“若是你们敢胡乱说,我就剥了你们的皮。”

    跟着一起上前的尤妈妈不禁打了个冷战。

    大小姐那扭曲的神情,让人看着遍体生寒,这还在老夫人院子里,她就敢肆无忌惮的要挟,根本就没有将夫人的处罚放在眼里。

    下人进了门跪在地上,杭氏垂下眼睛:“当着老夫人面,你们都不准说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去查证,有一字不实,你们也不必留在徐家。”

    徐老夫人面色阴沉,一向温和的杭氏,今天却变了个模样,端出了主母的架势。

    “夫人,是大小姐……大小姐不准奴婢们说。”

    跟车的婆子终于开口,“大小姐让我们断了车辕,我们也不敢不做。”

    徐老夫人听得这话不禁惊诧,真的是谨莜,谨莜居然做出这种事来。

    “娘,”杭氏道,“您都听见了吧,媳妇以为谨莜平日里只是骄纵一些,没想到她竟然不顾礼数。”

    杭氏说完看向跪着的下人:“全都下去领板子吧,然后到庄子上养着,没有我的话,都不准回来当差。”

    等到下人被带了出去。

    杭氏才道:“娘,我要将谨莜禁足,每日抄写女戒,过了年送她回杭州,等过几年,这件事淡了,再为她物色一门亲事。”

    徐老夫人面色铁青,仿佛被人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她还以为谨莜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心中如此的笃定,却没想到……

    杭氏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冤枉自己的女儿。

    证据确凿,她不可能再为谨莜强辩。

    早知道谨莜喜欢裴家老四,她就应该找个保山去裴家。

    怎么偏偏要嫁去裴家的是老三的贱种,裴家的人眼睛都瞎了不成?竟然要娶一个奸生子,裴氏也算是百年大族,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谨莜上门还被他们拒之门外。

    徐老夫人冷笑一声,裴家好不识抬举,好,那就让他们成亲,成亲之后,顾琅华奸生子的身份抖出来,裴家人就算哭天抢地也没有用了。

    这世上哪里来的如此多的愚人。

    “先照你说的做,”徐老夫人淡淡道,“谨莜今日确实不像样子。”

    对于谨莜来说,就是小惩大诫,给她一个教训,让她以后不要在那些不值当的人身上,用太多的心思。

    徐老夫人道:“你让人将平安符给裴家送去,也算了结此事,这样拎不清的人家,以后不要跟他们来往,免得他们有闹出什么花样来,我听说裴家还有子弟没有成亲,我们谨莜将来要嫁也是长子长孙,不像顾琅华,身份不清不楚……”

    杭氏耳边金鸣之声大作。

    老夫人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是要将错处都归在裴家人身上,若是裴家传出什么口舌,可能就会用琅华的身世来要挟裴家。

    “娘,我们不能这样,”杭氏道,“凡事留几分余地,否则伤的是自家的脸面。”

    徐老夫人诧异地抬起头,在杭氏脸上看到了坚毅和执拗的神情。

    这是杭家人倔强的臭脾气,她还以为不会在杭氏这里看到。

    只要不顺着他们的意思,他们就算捅破了天也不会低头。

    如果是往常,她可以用长辈身份强按下杭氏的头,可是现在不同,闹起来对谨莜没有任何的好处。

    屋子里安静下来。

    杭氏挺直脊背坐在那里,寸步不让。

    徐老夫人想起杭庭之的事,当时的杭氏还没有这样强硬,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这些事我早就不该管了,”徐老夫人脸色难看,“我在这个家早就没有了说话的分量,随你们去做。”

    往常她说出这样的话,杭氏都会立即赔礼。

    这一次杭氏却没有动容,而是站起身来不卑不亢地道:“娘,这件事您就交给媳妇,让媳妇安排吧!不论谨莜说什么,都不要将她放出来,否则谨莜不能受教。”

    徐老夫人冷哼一声,站起身让人扶着进了内室。

    “将大小姐院子的门关起来,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准放她出来,从今天开始大厨房做饭送过去,她那边的小厨房不准再开火。”

    杭氏一口气吩咐下去。

    尤妈妈应了一声,夫人今天与往常不太一样,突然就硬气起来,没想到连老夫人也不得不让步。

    ……

    杭氏回到房里,坐在椅子上。

    徐松元进了屋,杭氏仍旧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是怎么了?”徐松元忙问过去,“娘又为难你了?”

    杭氏仿佛没有听到,一双眼睛望着窗口,目光涣散。

    徐松元心里顿时一急,上前去扶杭氏的肩膀:“到底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杭氏这才回过神,一双眼睛愣愣地与徐松元对视:“老爷,我在镇江生产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走?”

    没想到杭氏会提这个,徐松元不知怎么说才好,他也想留下,只是杭氏当时情况紧急,他又怕那些山匪再寻过来,慌乱之中就听了陆文顕的安排。

    杭氏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杭氏深深地望着徐松元,半晌才道:“若是有人那时候换了孩子,我们……这些年却不知晓……那孩子落入许氏手中,不知受了多少苦,我们这样的父母,还活着做什么?”

    杭氏说着眼睛红起来。

    徐松元仿佛感觉到一记响雷在他头顶炸开:“你别急,你想说什么?慢慢说,什么换孩子,什么许氏。”

    杭氏一行眼泪夺眶而出:“这次我一定要弄清楚,不论谁拦着,我都要弄清楚,绝不能善罢甘休,我不能再让她受委屈。”

    “松元,三弟和许氏可能将我们算计了,我觉得琅华才是我们的孩子。”

    徐松元僵在那里,心脏一阵狂跳,脸色也变得苍白:“你说什么?”

    顾琅华在西夏时重重立即回到他眼前。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带着人去西夏救父,当他们两父女团聚的时候,他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羡慕。

    没想到当年被他抱在怀里,取了“琅华”这个名字的孩子,会这样的出众。

    可是为什么杭氏会认为琅华是他们的骨肉。

    杭氏将手中的字条递给徐松元:“老爷仔细看看这条子上写得是什么?”

    ………………………………………………………………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