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死期将至

第五百六十八章 死期将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家。

    琅华侍奉顾老太太吃了腊八粥又看了一折戏,这才哄着顾老太太歇下。

    这些日子,只要有时间顾老太太都要拉着琅华闲话家常,就是怕琅华嫁去了裴家,整日整日地见不到面。

    琅华很明白祖母的心思,也想着要陪着祖母和父亲好好在家里过个年,所以除了必须要去养济院看病患之外,琅华就很少出门,

    回到屋子里,老乐早就等在一旁。

    “腊八粥吃了吗?”琅华笑着问老乐。

    老乐点点头:“吃了,大小姐让厨房留的,我就趁热吃了。”

    琅华吩咐阿琼:“去倒茶吧,我们要说会儿话。”

    阿琼立即退了下去。

    老乐还没有说话,琅华笑着道:“上钩了?”

    老乐不禁惊奇:“大小姐怎么知道?”

    这是明摆着的事,明博士进了大牢,所有与明博士有来往的官员都要被盘查,很快就轮到徐士元,徐士元再不动手就没有了机会。

    老乐道:“您放心,这两日所有进出徐家的人,我都让人盯上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就会动手。”

    琅华点点头,老乐向来办事妥当。

    她现在好奇的是,许氏到底都知晓些什么,她的记忆和许氏的记忆又有什么不同。

    这一切都要许氏来告诉她。

    老乐润了润嗓子接着道:“长春观的事我也打听清楚了,裴二太太本来去求了两个平安符,结果送给大小姐的那个不见了,听说是被孙真人给了徐大小姐。”

    “您说说,这是唱的哪出戏?”

    琅华听着一愣,她还真没想到徐士元会用出这样的招数。

    孙真人是有名的天师道传人,天师道以符篆最为灵验,这样看来也怪不得裴家要惊慌。

    不过,又能怎么样?

    徐谨莜拿了那平安符有什么用处?

    琅华仔细思量。

    裴家求的无非是裴杞堂和她的姻缘符。

    前世,徐谨莜一直没有成亲,难不成她暗地里喜欢的是裴杞堂?

    现在她和裴杞堂已经被皇上圣旨赐婚,顾家长女,裴家四子。

    莫不是徐谨莜来抢这个顾家长女的身份了?

    若是徐谨莜真的这样做了,她还真要对徐谨莜刮目相看。

    一个人不管是做蠢事还是做好事都要有些胆量。

    徐士元找到了孙真人又利用徐谨莜……

    应该是通过许氏已经知晓了裴杞堂的身份。

    所以才会如此孤注一掷,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儿。

    因为想要皇上相信裴杞堂是庆王之子,就要拿出些凭据来,不可能许氏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让皇帝相信。

    除非许氏的话,都能一一应验。

    首先就是徐谨莜和她的身份。

    琅华虽然知道徐士元有几分心思,急起来可能无所顾忌,却没想到他会这样做,要知道,这种将所有底牌打出来的方法,一旦失败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琅华道:“你让人盯着徐谨莜,不管她做什么,都事无巨细地告诉我。”

    她本来就是要从徐士元身上去查许氏,如今也到了收获的时候。

    老乐看着琅华脸上轻松的神情:“大小姐之前的安排了那么久,终于有眉目了。”

    既然已经知道道观的孙真人与徐士元有关联……

    琅华想了想:“你还要仔细去查查明博士的那些土地,上千亩良田不是个小数目,每年要用到许多佃农和长工,产出不少的米粮,明家经营着这些土地却没有走漏风声,不是件容易事。”

    两个人才说到这里,萧妈妈就来道:“大小姐,曹大人和裴四爷来了。”

    这两个人怎么撞到了一起。

    琅华吩咐萧妈妈:“告诉小厨房一声,准备些酒菜。”

    恐怕两个人今天要在这里吃了。

    裴杞堂先进了门,吴桐将曹嘉从肩舆上抱了下来。

    大约是不习惯这样的出场方式,曹嘉的脸有些红,不禁埋怨地看了一眼吴桐,早说让吴桐来背着他,吴桐就是不肯听,说什么背着不舒坦,抱着顺手。他就没看出来,对吴桐来说背和抱有什么不同,倒是他,这样让人抱进门,在人前说不出的尴尬。

    吴桐将曹嘉放在椅子上,就一溜烟的窜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毯子。

    不等曹嘉拒绝,吴桐已经仔仔细细地将毯子盖在了曹嘉腿上。萧妈妈进来时不禁觉得惊讶,没想到吴桐竟然学会了服侍人。

    琅华看向裴杞堂,他们说好了这两天不见面。每次他只要一来,她不知怎么的,就没有了心思做其他事,陪着他在屋子里胡说八道。

    裴家将婚期定得那么急,她不但要整理陪嫁的礼单,还要跟父亲商议带走的人选,忙得不可开交,被他这样缠着,今日她又见不上那些庄头了。

    裴杞堂坐姿端正,神情有几分的严肃道:“是曹大人今天没见到大小姐,想要过来说说话,我才跟着一起来了。”

    曹嘉刚刚端起水来喝,差点就呛在那里,半晌才顺过这口气。

    裴杞堂道:“曹大人是要向顾大小姐说说案情,对不对,曹大人?”

    曹嘉感觉到一口锅落在了他的背上,他的确是来说案情,这话让裴四爷说出来,却就变得奇怪了。曹嘉清了清嗓子,声音却仍旧显得有些沙哑:“对,是……来说案情。”

    裴杞堂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让琅华差点笑出声。

    曹嘉虽然年纪大,却没有裴杞堂脸皮厚,自然是要吃亏的。

    琅华于心不忍问道:“曹大人是有什么发现?”

    曹嘉从怀里拿出了一张舆图:“我和裴大人先将京畿、京东、京西、河东等处的田亩大致对了一遍,终于有所收获。芸娘说的明家在河东的田亩,不是那种适合耕种的良田,那些土地大多临山,那些地方都出过铁矿。”

    曹嘉兴致勃勃:“明家背着朝廷开铁矿要做什么?难不成是为了锻造武器?那可是大罪,一旦被抓到定然是死路一条。”

    曹嘉和裴杞堂这么快就查出了端倪。

    琅华转过头,对上了裴杞堂微微发红的眼睛,虽然他目光虽然仍旧清亮,眉宇中却隐隐约约显出几分的疲惫来。

    裴杞堂笑道:“光凭这一件事,足以将他们握在手心里。琅华,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从前没弄清楚的,这次一并与他们算个明白。”

    ………………………………………………………………

    同学们,你们就没有一点的信心?我怎么可能将徐傻妞给男主咧,那要活活把我自己恶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