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时机

第五百三十八章 时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完这些,裴杞堂忽然捂住了嘴:“皇上,微臣……”一脸痛苦的模样,显然是想要呕吐。

    常安康顿时脸色苍白。

    真的吐在勤政殿上,那可就糟了。

    “皇上,”常安康低声提醒,“裴大人不舒坦,不如……先去值房里休息。”

    皇帝皱起眉头挥了挥手,两个宫人立即上前扶着裴杞堂走了出去。

    大殿重新安静下来。

    皇帝坐回了御座上,半晌才道:“外面已经有了这样的传言?”

    常安康躬身上前:“天家,您是说……”

    皇帝道:“都说是朕授意赵家诬陷庆王吗?”

    常安康脸色大变,立即跪下来:“皇上,外面的传言哪里能相信,裴大人是喝醉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朕看他是酒后吐真言。”

    当年处置庆王时,大理寺提出了疑点,被他这个皇帝一手压下来。

    现在却已经闹得满城风雨。

    他不为庆王翻案,太后也不会答应,所有人都在逼他。

    皇帝握紧了手:“淮南王世子的奏折还在吗?”

    常安康道:“在呢。”

    皇帝将奏折打开又看了一遍,淮南王世子以淮南王身上旧伤为由,请求将淮南王调回京城。

    淮南王已经怕了,怕被他猜忌,所以干脆交出兵权。

    这说明什么?说明所有人都认为,他不会给庆王翻案,因为庆王案原本就是他一手谋划。

    最可恨的是,宫里出了这样大的事,宗室竟然没有人出头去慈宁宫劝说太后,而是一个个躲了起来,生怕会被牵连。

    “皇上,荣国公递牌子,请求皇上召见。”

    皇帝垂下眼睛:“传。”来的正好,他要听听韩璋怎么说。

    韩璋被内侍带着进了大殿。

    向皇帝行了礼,韩璋声音清朗:“皇上,请您驳回淮南王世子的奏折,虽说大齐和西夏已经谈和,西北边防仍旧离不开淮南王,皇上若是施恩,信任淮南王驻守边疆,淮南王定然会感念圣恩。”

    皇帝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淮南王世子上了奏折给朕?是王家透出了口风?”

    韩璋眼睛里是冷静和坦荡,“微臣之所以知晓,是因为此时的淮南王就像当年的荣国公府一样,当年庆王案的时候,荣国公府上下也是如此的模样。”

    “无辜被卷进谋反案,心中惶恐不安。领兵在外的人,手握军权,本就怕被皇上猜忌,遇到这种事,更是诚惶诚恐,如果不是因为庆王案,就算被沈昌吉弹劾,微臣也不会留在京城,也不会卸下军职,”韩璋目光更加清澈,“微臣如今没有家室,又不能操练军队,如此赋闲在家,除了每日练些拳脚功夫,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若是淮南王退回京城,恐怕也会像微臣一样,慢慢被磨去意志,朝廷将会损失一员统帅。而现在,金国虎视眈眈,大齐定要谨慎防备,千万不能因为处置内政,让外患有可乘之机。”

    韩璋的话十分中肯。

    淮南王是先皇的亲信,先皇去世的时候,淮南王心中悲伤差点一病不起。他登基时,想要让淮南王领京营,却被拒绝了,因为淮南王答应过先皇,一辈子都会守在边疆。

    淮南王确实是这样做的。

    皇帝心中被触动:“朕知晓淮南王和韩卿忠心为国……”

    听得这话,韩璋松了口气,撩开袍子跪下来:“韩璋还有一事请求皇上恩典。”

    皇帝重新坐下来,示意韩璋开口。

    韩璋抬起头来,眼睛中是少有的轻松和舒朗,仿佛有件重要的事,终于可以放下:“皇上,微臣有件事始终瞒着皇上,如今到了该说出来的时候。”

    韩璋抿了抿嘴唇接着道:“当年庆王出事时,太后娘娘得到了一封密信,信上的内容是荣国公府与庆王约定好,只要庆王谋反,荣国公府立即起兵响应。微臣一家对那封密信百口莫辩。太后娘娘信任荣国公府,暂时将此事压了下来,可是这密信却始终是荣国公府心中最大的担忧,微臣大哥临死前,还不忘记嘱咐微臣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退一步,因为有一柄刀始终都放在荣国公府的脖颈之上。”

    韩璋说到这里闭上眼睛:“微臣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自证清白,没想到如今曹嘉却能辨别文书真伪,所以……微臣恳请皇上,让微臣向太后娘娘求要那封密信,然后转交朝廷,请朝廷辨别真假。”

    皇帝心中一动,眼底闪过一丝惊诧。

    韩璋的意思是,太后这么多年一直握着荣国公府的把柄。

    所以荣国公府才会小心翼翼地行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之前就想错了,荣国公府并非一心向着太后,否则韩璋今日就不会跪在这里,向他求助。

    这是一个好机会,能够将韩璋等人收为己用。

    皇帝思量片刻,声音低沉:“朕一直将你当做心腹,你却瞒了朕这么久,即便是当年有这样的密信,朕也会让人仔细查清,绝不会轻易就定了荣国公府的罪名。”

    韩璋躬身:“微臣知罪,只要能查明此事,微臣虽死无憾。”

    “此事非同小可,”皇帝道,“容朕仔细思量,你先退下吧!”

    没有雷霆震怒,没有过分猜忌,而是十分平淡地让他先退下。

    果然就像裴杞堂说的那样,现在是为荣国公府洗清嫌疑的最好时机。

    这家伙真是聪明,脑子里谋划的事,都能顺利达成。二十来岁就能这样,假以时日就会大权在握。

    很像当年的庆王,只不过裴杞堂比庆王还多了几分的随性和倨傲。

    ……

    “朕该不该给他翻案?”

    皇帝半晌才吐出这样一句话,他眼睛猩红,仿佛是一头嗜血的野兽。

    常安康压制着心头的恐惧:“皇上,奴婢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皇帝不置可否。

    常安康低声道:“其实庆王已经死了,他的几个子嗣当年也一并斩草除根,翻不翻案对于庆王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皇帝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来。

    一个已经烂成了泥的人,还能起来与他作对不成?就算他当年再厉害,再聪明,也无济于事。

    成王败寇,死在他手上的人,就算变成鬼再作恶,他也会再杀一次,因为他才是大齐的皇帝,这永远都不会变,没有人能够凌驾于他之上。

    ……………………………………………………………………

    今天更新结束。

    求月票,有月票的宝宝,拜托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