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二十七章 以死相逼

第五百二十七章 以死相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老夫人瞪圆了眼睛,五官已经扭曲。

    徐谨莜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地吓了一跳,却仍旧硬着头皮上前。

    “祖母,您别生气。”徐谨莜轻声解劝。

    徐老夫人顾不上追究徐谨莜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仍旧死死地盯着徐二太太:“你说……是不是……徐士元?”

    “是不是?”

    徐谨莜在门外听到了只言片语,拿出二十万两银子的人竟然是三叔。

    三叔一个庶子却出手这样大方,甚至能让二叔听他的话。那么是不是也能将手伸进宫中去,如果这都是真的……徐谨莜不敢继续想下去。

    徐二太太吞咽一口,结结巴巴地道:“是……是三叔。”

    “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徐老夫人呼吸声都重起来,“他是个什么东西,你们都为他做事。”

    徐老夫人捂住了心窝:“将老二给我叫过来,听到没有?跟老大说,让老二先到我屋子里说话,再跟着官府去……快去。”

    徐二太太急忙应承:“媳妇这就去,媳妇这就去……”

    徐二太太跑出了屋子。

    徐谨莜感觉到徐老夫人的手紧紧地攥住了她的胳膊:“那个畜生是故意的,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将掌控徐家,要将我手里的东西都夺走,顾琅华是他的野种,他们串通在一起,否则怎么闫长贵找上门,顾琅华就跟着过来。”

    徐老夫人冷冷一笑:“他们做了这样一场大戏,只是谁也别想逃出我的眼睛,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徐谨莜被攥得生疼,不知怎么的,她就想起了宫中内侍和她说的话:“父亲、母亲都很喜欢琅华,琅华的名字还是父亲取的,万一有一天父亲想要琅华认祖归宗,那要怎么办?祖母我也很害怕,我觉得父亲、母亲对琅华比对我还要好,琅华会说话,能哄得母亲高兴,我……我什么都不会,我只有祖母。”

    徐谨莜眼泪一对对地掉下来,哭得徐老夫人心酸。

    徐谨莜道:“她可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即便是黑的她也能说成白的,父亲、母亲定然会上了她的当,到那时我们徐家可就真的完了。”

    “你放心,”徐老夫人目光闪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祖母会护着你,除非我死,否则这个家他们谁也掌控不了。”

    如果让那个畜生和他的野种在徐家为所欲为,她死了也闭不上眼睛。

    徐老夫人想到这里,徐正元跌跌撞撞地进了门。

    徐老夫人看向徐正元,她的一双眼睛仿佛会冒出火来:“跪下,你个不肖子,我让你跪下。”

    徐正元不由地惊惧,膝盖一软“噗通”跪了下来。

    徐老夫人拿起了桌上的玉石摆件,狠狠地向徐正元砸去,徐正元没有料到徐老夫人会这般,眼见着玉石飞到了眼前,他来不及躲闪,额头上一疼,顿时被砸的眼冒金星。

    “嗡”地一声,夹杂着猛烈地疼痛,让他整个人瑟缩起来,双手紧紧地捂住了额头。

    徐正元满心惊骇,母亲这是疯了,疯了。

    徐老夫人阴狠地道:“你去衙门里,告诉那些人,闫长贵是老三的人,帮助老三买铺子,那些药渣也是老三让他卖的。”

    “你听到没有?”

    母亲阴恻恻的声音仿佛来自于地底,如果他不答应,就走不出这间屋子。

    徐正元想起了当年徐姨娘和父亲死的时候,母亲就是这样的神情,如同地狱里的恶鬼。

    “我……”徐正元眼前浮起徐士元信任的目光。

    三弟一直都很帮他,在大哥觉得他一无是处训斥他的时候,是三弟伸出援手,让他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大哥木讷,就算已经在中书省任职,却帮不得他半点的忙,三弟却总能时不时地给他提点,让他赚了不少的银钱。

    他不愿意这样出卖三弟。

    徐正元不说话。

    徐老夫人站起身来,从内室的匣子里抽出一柄刀刃,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刀架在了脖子上。

    徐谨莜惊呼一声:“祖母,您这是要做什么?您快放下来,您千万不要做傻事。”

    徐老夫人紧紧地抿着嘴唇:“老二,你要么照我说的去做,要么等着为我收尸,逼死母亲的罪名有多大你心里清楚,你的兄长不会容你留在徐家,你也别想再拿走徐家一分银钱。”

    徐谨莜的心几乎要跃出喉咙,她紧紧地看着徐老夫人手中的短刃,刚想要劝说,老夫人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徐老夫人那短刃向前凑了凑,一串鲜血顿时顺着刀身淌了下来。

    徐谨莜想要尖叫,却又身体发软叫不出声来。

    徐正元也被吓得瘫在地上,半晌才回过神:“娘……您别乱动,儿子答应……儿子都答应了。”

    徐老夫人眼睛中是滔天的恨意,她淡淡地开口:“你记住了?如果你不说,我就割断了脖子,就算做了厉鬼,也要向你索命,你听到没有?”

    徐正元一头磕在地上:“儿子记住了,儿子都记住了。”

    徐老夫人不再说话,徐正元哆哆嗦嗦地站起身,然后扑上去拉住了徐老夫人的手:“母亲您将刀给儿子吧,您给儿子吧!”

    徐老夫人的手渐渐放松,那柄刀落入徐正元手中,粘稠的血液也跟着淌进了他的手心。

    徐老夫人重新坐下来:“闫长贵跟你没关系,他是老三的人,你说一遍给我听。”

    徐正元脸色苍白,张开了嘴:“闫长贵是徐士元的人,偷盗顾家的药渣去卖也是徐士元的主意,闫长贵见事发才想要赖在我身上。”

    徐老夫人点点头,目光一闪,如同黑暗里的野兽,露出森然的牙齿,然后浮起一丝摄人的笑容:“这就对了,”说完挥了挥手,“你去吧,这样一来官府就不会为难你。”

    徐正元应了一声慢慢地退出了屋子,走下了台阶,冷风一吹,徐正元才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伸出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鲜血染红了他的手指,他的掌心还留着老夫人的鲜血。

    疯了,母亲这是已经疯了,所以他只能对不起三弟,他不想弄得家破人亡。

    ………………………………………………

    徐老夫人为你点赞。

    牛。

    哈哈。

    求月票呗,好不容易见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