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被遗忘的记忆

第五百二十四章 被遗忘的记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狮子肚皮下面果然有一片青色的石料。

    琅华伸出手摸过去,手指还没有落在石狮子上。

    “顾大小姐,”徐家管事妈妈的声音传来,“我们老夫人,夫人请您进去呢。”

    顾大小姐。

    琅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顾大小姐。”

    管事妈妈又喊了一声,琅华仿佛这才从惊醒,转过头去看管事。

    管事妈妈躬身行礼:“我们夫人要换件衣服,请您跟着奴婢先去花厅里。”

    琅华点了点头带着萧妈妈进了门。

    走过垂花门,就看到寿山石。

    现在是冬季,院子里没有任何的花草点缀,可是琅华仍旧向寿山石旁望了过去。

    管事妈妈发现了顾琅华的异样,笑着道:“大小姐若是夏天来,就能看到这片木槿花了,是我们大夫人种的,大夫人喜欢木槿花……”

    “和凤仙花。”

    琅华顺着管事妈妈的话说出来。

    管事妈妈不禁一愣:“顾大小姐怎么知晓?一定是大夫人跟您说的。”

    琅华抬起头看过去:“那是石榴树吗?”

    走过月亮门,有一棵石榴树,树下还搭着花架子,一架秋千就挂在那里,比顾家在镇江的秋千还要大,如果站在上面使劲荡过去,仿佛就能跃出墙面。

    “顾大小姐我们向前走吧!”管事妈妈见琅华站立在那里,急忙躬身上前。

    琅华点点头走过了那棵石榴树。

    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响彻在琅华耳边,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又好像就在她旁边。

    风吹过石榴树的枝叶,哗啦啦。

    “琅华,慢着点,你慢点。”

    “母亲我唱歌给你听。”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

    一个妇人就站在不远处,脸上满是担忧:“快下来,你父亲回来了定然责罚你。”

    “不怕,不怕,我背书父亲就不气了。”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妇人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一个女孩子背这些做什么?”

    “那我再背别的。”

    她仰起脸,感受着风吹在面颊上的滋味儿,一丝一丝,既柔和又甜美。

    “狐截尾,你欲除我我除你。”

    “长干巷,巷长干。今年杀郎君,后年斩诸桓。”

    “你这个孩子。”

    她咯咯咯笑个不停,双腿不停地用力,她快要忍不住松开手,好让自己整个人飞出去。

    “琅华,母亲给你做了豌豆黄,快下来尝尝好不好吃。”

    秋千终于停下来,她就像一只乳燕,张开手扑了下来,正好扑进了妇人的怀里。

    “坏孩子,”妇人的手轻轻地落在她的屁股上,“下次再这样,我就让人将花架和秋千都拆了去。”

    一切一切,都仿佛被她走过,遗忘到了背后,渐渐地离她越来越远。

    “顾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顾大小姐,你哪里不舒坦吗?”

    琅华茫然地抬起了眼睛,看到了那妇人,一切仿佛和恍惚中一模一样。

    她是谁?

    琅华不知道什么时候滚热的眼泪夺眶而出,淌过了脸颊,一滴滴掉落下来。

    那妇人顿时脸色大变,立即上前:“琅华,这是遇到什么事了?你慢慢说别着急,我和老爷定然会尽力帮忙,是不是我们家二老爷……”

    杭氏差点在院子里就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琅华伤心,她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

    琅华那双清澈的眼睛,略带迷茫和心酸地望着她,她心里就一片冰凉,恨不得立即将琅华搂在怀里安抚。

    “别急,别急,什么事都能有个法子解决。”

    杭氏轻轻地拍着琅华的后背,低声呢喃,琅华的心绪也渐渐安稳下来,琅华转过头,看到了石榴树,却没有看到花架子和秋千。

    “为什么没有秋千呢?”琅华不由地喃喃道。

    “秋千……”杭氏没想到琅华会问这个,不禁一时怔愣,“从前是有……我想要在这里搭个花架,让人系个秋千在上面,可是我们谨莜不喜欢这些东西。”

    不光是谨莜不喜欢,连老夫人都觉得不够庄重,所以花架子才搭起来就被撤了下去。

    琅华点点头,她有一种感觉,时光仿佛如水般从她指尖溜走,再回过神所有一切已经变了模样。

    这一瞬间,琅华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这样的童谣她是从哪里听来的?前世还是今生?她竟然不记得。

    徐谨莜快走几步上前,走到月亮门,立即看到了母亲和顾琅华站在那里。

    母亲正在轻轻地拍着顾琅华的后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神情是那么的温和,甚至带着几分宠溺。

    徐谨莜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母亲很少对她这样亲切,而今却如此对待顾琅华。

    到底她是母亲的女儿,还是顾琅华是母亲的女儿。

    顾琅华什么都和她抢,太后,裴杞堂,现在轮到了母亲。

    徐谨莜握住手,长长地舒了两口气,这才稳住心绪,走了过去:“母亲、琅华,你们怎么在这里?祖母和父亲都在花厅里等着呢。”

    徐谨莜略微尖厉的声音,将琅华从思量中拽了出来。

    徐谨莜亲昵地上前挽住了杭氏的胳膊,将头靠了上去:“母亲你们在说些什么……”说着看向琅华,顿时脸色大变,“琅华这是怎么了?在因为什么伤心?”

    “没事,”琅华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向周围看去,“我总觉得这宅子有些熟悉,如果这棵石榴树换成了木棉树,我都要怀疑身在杭州。”

    “我也喜欢木棉树,”杭氏拉起琅华的手,“若是有时间,我们一起起回杭州,我们家在杭州的祖宅,种了许多木棉。”

    琅华觉得杭氏很亲切,就像是一个熟人,一举一动,一眸一笑,都在她的记忆深处,所以是那么的妥帖,那么的自然,如果有机会,她想要多与杭氏说几句话。

    刚想到这里,徐谨莜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琅华,你来是因为那个人吗?”

    琅华颔首,没有回答徐谨莜的话,清亮的眼睛看向杭氏:“徐夫人,有空的时候,我能不能常来做客?”

    “能,当然能,”杭氏笑出声,“如果你能常来,那是最好不过。”

    徐谨莜不由地抿起了嘴唇。

    ……………………………………………………

    宝宝手里有月票,就喂给教主吃一些,好不好啦。

    爱你们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