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零九章 宁王醒来

第五百零九章 宁王醒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内室里,宫人打了满满一桶的冷水。内侍捧来香炉放在桌案上,四周用屏风和幔帐隔开。

    太后和太妃、琅华等人坐在外间,这样就能听到里面发出的声音。

    程女官再次叮嘱宫人:“一定不能惊扰了王爷。”

    众人应了一声,几个内侍将穿着亵衣的宁王缓缓地送入冷水中。

    冰凉的水让人打着寒噤,程女官不由地皱起眉头,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王爷怎么会受这个苦。

    当年徐茹静落水之后,王爷也跟着掉进了池塘里,多亏旁边跟着几个内侍将王爷救了出来,可是从此之后王爷就很不喜欢洗澡,每次洗澡宁王妃都要大费周折。太后每次提起来这件事,都会觉得宁王很可怜,本来已经痴傻,却还要受这种折磨。

    所以方才顾大小姐想到了这个治疗法子时,脸上才会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冷水浸浴,宁王醒过来时,不知要多么的惊慌。

    “真是不容易,”程女官不禁叹口气,“一个女孩子要瞻前顾后想这么多,连太医院都不敢上前……”怪不得太后会这样喜欢顾大小姐。

    不但要聪明,还要有这样的魄力,只可惜顾大小姐不愿意嫁给宁王爷,否则慈宁宫的局面会比现在要好得多。

    ……

    太后听着内室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如水声响起来,没有什么让太后紧张的事发生,太后心里松了口气。

    琅华从宫人手中接过茶端到太后面前:“太后娘娘不用着急,看样子要等半个时辰。”

    太妃不禁道:“没想到这山茄花竟然如此的厉害,算起来宁王岂不是昏睡了好久……你们平日里用它也是要这般?”

    琅华抿了抿嘴唇,沉下眼睛,神情中一闪异样,不过很快她就面色如常:“每个人不同,用的药量也不一样,两三个时辰的也是有的。”

    两三个时辰。

    太妃看了一眼百宝阁上的沙漏,如果说宁王昨晚被人下了毒,到现在至少已经有了四五个时辰。

    再怎么说也与两三个时辰相去甚远,如果真的是山茄花中毒,宁王又是在什么时候服了这药?

    太后不动声色,只是眉宇间有一丝的凝重。宁王暂时住在慈宁宫,所有侍奉宁王的人都是她亲手挑选,是她信得过的人。

    如果宁王被赵氏算计,一定是在住所之外,赵氏怎么也不可能将手伸到慈宁宫内,伸到她身边来。

    照琅华说的,两三个时辰,那正是半夜里,那些人要怎么才能让宁王将药吃下去。

    如果不是赵氏所为,会是谁?谁在害宁王。

    太后心底隐约生出一股的异样,她却有些不愿去仔细思量。因为这个答案会被赵氏更让她难以承受。

    她认为不可能的事发生了,一定是哪个她没有想到的环节出了问题。

    要么是她极为信任的人,要么……

    “琅华,”太后抬起头来,“今日的事你怎么想?”

    琅华半晌才低着头道:“臣女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若说赵氏命人下毒也并非没有可能。”

    赵氏下毒也并非没有可能,那么更有可能的是什么?

    琅华是很聪明的孩子,琅华是在提醒她,不要只是盯着赵氏吗?

    太后忽然问起:“哀家听说你们要离开京城?”

    琅华点点头:“我想跟着祖母、父亲回江浙老家去。”

    太后道,“你们顾家在京里的药铺不是开得很好吗?怎么突然要卖了铺子回家。”

    “其实臣女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现在回到江浙更好,”琅华抬起头来,“方家本来已经承认要用顾家祖宗的尸骨来要挟我父亲,我们家一次还去了寺里还愿,可是一夜之间方家却翻了口供,就连我们家的姻亲陆家也四处宣扬是顾家和裴家联手陷害他们,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却偏偏有人相信。从前被沈昌吉陷害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害怕,因为至少知晓是谁在害我们,现在不一样,父亲一直好好的办案,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太后想起之前琅华入宫时她说的话,她想要琅华嫁给宁王,琅华不肯答应,顾家该不会是认为,这件事是她授意人去做的吧?

    裴家是皇上的亲信,顾、裴两家若是结亲,顾家可能也会和裴家站在一起,顾家从前是为她办过事的。

    她的确有理由对不听话的顾家小惩大诫。

    可是她却清楚,她没有这样做。

    太后脸色阴沉,是有人在故意利用她,所以琅华会和太妃说那样的话,让太妃提醒她不要冲动行事。

    内室里响起轻微的声音。

    胡仲骨快步走进来道:“宁王爷快要醒过来了,太后娘娘过去瞧瞧吧!”

    太妃微微一笑:“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没事了。”

    琅华上前将太后搀扶起来,太后走到门口吩咐琅华:“你们在这里等着,虽说行医之人百无禁忌,毕竟男女有别。”

    太后突然这样说,是想要告诉她,太后并没有因为宁王的事迁怒于她,顾家的事和慈宁宫无关,所以也不会让她因为宁王有失名声。

    琅华向太后行礼。

    太后一步步走向了内室,宫人上前打帘,太后走进去却停在了屏风后。隔着屏风,太后看到宫人在向宁王身上淋着水。

    宁王嘴里传来轻轻的呻吟声,整个人不安地在水中舒展着手脚,是要清醒过来的样子。

    太后向程女官点点头。

    程女官立即示意宫人将一瓢冷水浇在宁王身上。

    冰冷的水,让太后仿佛感觉到了寒意。

    此时此刻她心里不知被什么情绪塞满,担忧、犹豫、怀疑和恐惧,第一次她这样害怕看到眼前此情此景,生怕会发生她意想不到的事。

    她忍不住走出去先去喊宁王的名字,太后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冲动。

    ……

    终于宁王醒了过来。

    他茫然地睁开了眼睛,很快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他下意识地动了动手臂,却发现整个人被浸在了水中。

    眼前的宫人显然发现他醒了过来,却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他这是在哪里?这是在做什么?

    ………………………………………………

    这一章我只想说。

    嘿嘿嘿。

    谢谢大家的月票,让月票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爱你们呦。求月票,求留言,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