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零五章 争着登场

第五百零五章 争着登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急忙走出屋子。

    程女官追了上去:“快去请御医,让御医来给王爷诊治。”

    宁王就住在慈宁宫的偏殿里,侍奉宁王的人都是太后亲手挑选,不管是内侍还是女官都是太后信得过的。

    程女官从来没想过宁王会出什么事,谁会对付一个傻王爷。

    太后转眼之间就踏进了偏殿。

    殿里的宫人乱成一团,年纪稍小的已经吓得红了眼睛。

    宁王出了事,谁也别想活了,太后顾不得询问,径直进了内室。

    宁王躺在内室的床上,眼睛紧闭,脸上是十分放松的神情,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

    “宁王。”太后轻轻地喊了一声。

    床上的宁王没有半点的反应。

    一个人就算睡得再沉,被这么多人围着呼喊,也早就醒了过来。

    这肯定不正常。

    太后立即想到了药:“宁王吃药了吗?”

    旁边的女官立即上前,她的声音已经沙哑,说起话来微微颤抖:“吃了,宁王爷昨晚吃的药,就是太医交代下来治风寒的药。”

    宁王在雪地里玩受了风,太后让太医院熬药给宁王,药已经吃了几天,一直都没有问题。

    程女官道:“那药是内侍尝过才给宁王爷服用的。”

    正说着话,太医院的太医赶了过来,太医行了礼立即上前诊脉。

    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太医身上。

    太医半晌才挪开手指,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对啊……宁王爷没有病,不应该是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太后厉声道。

    “太后娘娘,”太医跪在地上,“微臣实在看不出王爷生了什么病,王爷脉象平稳,不浮不沉,只是节律稍快,那也不妨事……”

    “那为什么叫不醒?”太后的声音更加阴沉。

    太医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微臣不知。”

    身为太医却一口一个不可能,一口一个不知道。

    太后只觉得一股怒火“呼”地一下烧起来。

    “将黄院使传过来。”

    宫人不敢耽搁,立即飞奔而去。

    太后仔细地望着宁王,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果不是生病,那会是因为什么?

    太后心里猛然一动。

    下毒,会不会有人对宁王下了毒。

    就像那时候一样,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给宁王下了毒。

    程女官显然也想到了这点,看向旁边的内侍:“昨天晚上到今天都谁侍奉过王爷,全都找出来问话,宁王用的杯子、药碗全都拿出来。”

    如果有人下了毒,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

    太后心如刀绞,宁王究竟有什么错,如今已经痴痴傻傻却还要被人加害。她拼了命将他们生下来,却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她而去。

    “太后娘娘,那些器具都用银针试了,没有毒。”

    太后的思绪被程女官打断,这一切都跟当年一模一样,所有器具都没有毒,宁王却危在旦夕。

    先皇大发雷霆,将当日所有侍奉过宁王的宫人都杖毙了。宁王活过来却成了傻子,先皇还劝慰她,虽然人是傻了,但是说不得也是好事,从此无忧无虑的生活,再也没有人会害他。

    先皇说对了一半,宁王一直都是小孩子的脾性,却依旧有人想要取他性命。

    几十个宫人跪在偏殿里。太后对宁王一直很爱护,慈宁宫里的宫人也不敢怠慢,一个个围前围后地侍奉,谁能想到突然大祸临头。

    众人都想到了当年宁王中毒,大批宫人因此被杀的事来,整个慈宁宫仿佛已经感觉到血雨腥风的味道。

    太后拉着宁王的手,所有的理智已经被抛诸脑后。宁王在她身边,她就是一个母亲,可是她这个母亲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没有护好自己的孩儿。

    整个宫廷就是一片泥泞,无论她怎么做都会让泥水溅满衣衫,总也不能逃脱。

    太后感觉到了悲哀和愤怒。

    程女官试着劝说:“太后娘娘,这里大多数宫人都是一早就跟着您的,她们应该不会……”

    太后冷笑:“哀家现在还能信谁?”

    程女官静静地立在那里,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太后道:“如果查不清楚,哀家就效仿先皇,将所有侍奉过宁王的人都杖毙。”

    宫中顿时一阵求饶的声音。

    “昨日宁王都去了哪里?”太后沉声问过去。

    程女官立即道:“王爷去了温室看花,还到园子里玩了一会儿,太后娘娘教王爷下了盘棋……然后……”

    太后想起来,赵氏那边的宫人来向她禀告赵氏的情形,赵氏胃口不舒服,她让小厨房送一碗粟米粥和几碟点心过去。

    她说完这些,宁王就跑了出去。

    “王爷会不会去了赵氏那里?”太后看向程女官。

    程女官怔愣在那里,片刻之间眼睛中满是恐惧,赵氏被关在慈宁宫,按理说没有人能够前去探望,宁王却不同,他心里放不下这些复杂的事,不知道慈宁宫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前两天,宁王要吵着要见宁王妃,像她询问宁王妃关在了哪里。

    即便宁王没见到赵氏,也有可能见到侍奉赵氏的人。

    太后的脸色沉下来。赵氏虽然被废,坤宁宫大部分宫人都被清理,但是一定还有赵氏的眼线留下来。如果宁王出了事,慈宁宫一定会乱起来,赵氏就可能借机逃跑。

    “去将赵氏带过来,”太后道,“哀家看看,她是不是有话想要说。”

    ……

    赵氏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

    宫室里本来放着两盆炭火,她却让人挪了出去,因为她听说炭火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先皇的容妃就是因为怕冷,多用了炭,才会小产,如果不是宫人发现及时,恐怕连孩子带大人都一起没了。

    想一想,先皇身边也不乏妃嫔,除了贤妃的儿子犯了错被流放到沙门岛之外,其他嫔妃没有皇子成年。这都是太后的手段,太后也许就想要这样害死她的孩子。

    “娘娘,皇后娘娘。”呼唤声轻轻传来。

    赵氏拉开了被子,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这是她留在慈宁宫的眼线。她被关进来这么久,一直没有人来向她回话,现在这人突然出现,一定是外面有消息传进来。

    “娘娘,大老爷让人送信,您再坚持两日,大老爷就会想到法子救您出去。”

    ………………………………

    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改。

    今天还有两章。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