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醒悟

第四百八十三章 醒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闵江宸这样的性格,不要说对付陆老太太,恐怕连陆静和陆芸都压制不住。

    “我知道,”闵江宸用帕子擦了眼泪,“我已经下了决心,过些日子就跟着父亲一起回杭州,等到明年春天,兴许一切就都会好了。”

    琅华深深地望着闵江宸:“你真的已经想通了?”

    闵江宸点头:“我想明白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心里都清楚,就是放不下。从前只知道你和陆瑛会成亲,也不曾多想,直到你们解除了婚约,我脑海里都是陆瑛形单影只的模样,从此就像魔障了似的。”

    “我是眼看着陆家如何算计顾家,也知道王氏的所作所为,心里对他们深恶痛绝。可是想起陆瑛,我就将那些事都忘记了,即便心里明明很讨厌,却控制不住,”闵江宸顿了顿,“琅华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琅华一时茫然。

    她重生之后,从来没有像闵江宸说的这样,为了陆瑛忘记前世,忘记顾家的处境,难道是因为她没有那么喜欢陆瑛?

    她始终对陆瑛抱着一丝的戒备,许多事她下意识地去遮掩,到现在都瞒着他。

    祖母和父亲决定要退婚的时候,她心里虽然有些难过,却没有像阿宸这样……

    难道她是一个心狠的人?

    或者说她没有感情,太过理智。

    仔细想一想,她有没有不顾危险,一往无前的时候?

    西夏打仗,她没有去和父亲团聚而是带着人去往盐州城。她明知道李常显的几十万大军就在那里,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危险降临,她还是去了。

    她为什么去?真的单纯是为了给伤兵治伤吗?

    除了父亲、顾家,有没有别的人有了危险,能让她倾尽全力去筹谋。

    琅华眼前忽然浮现出裴杞堂一身甲胄骑在马上的模样。

    他嘴唇微微上扬,宝石般的眼睛中含着一丝笑容。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

    喜欢是可以忽略所有困难,不顾一切的。喜欢是没有理智去衡量对错的。如果阿宸不说出这些话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思量这个问题。

    难道她早就喜欢上了裴杞堂的吗?甚至超过了陆瑛。

    琅华半晌才回过神来,看向闵江宸:“就像你说的那样,你都知晓。要如何抉择,只能靠你自己。”

    人人都是如此。

    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

    琅华回到家,一头就扎进了屋子里,提起笔慢慢地写着字帖。

    对她来说,写字的时候更容易思考。

    阿宸也给她出了一道难题,让她去想一个从来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她也不知道答案到底会是什么。

    “叽叽叽”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是青青的声音。

    青青叫得很欢畅,显然是有人在喂它麻籽儿吃,否则这么冷的天,这只肥鸟早就窝在笼子里睡了。

    琅华放下笔,打开门向外看去。

    窗子外,一人一鸟正玩的不亦乐乎。

    裴杞堂将麻籽儿放在他氅衣的上,青青立即低着头去寻找。

    看到她来了,裴杞堂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怎么不高兴?是因为闵江宸吗?”

    他这是在安慰她。

    琅华摇摇头:“不是。”

    青青感觉到了寒冷,不停地向裴杞堂领口钻去,最后剩个尾巴在外面抖动。

    琅华忍不住笑出声来。

    裴杞堂自从说过想娶她那样的话之后,无论她怎么拒绝,他都从来没有放弃过,一直不停地在努力。

    或许他也是真的喜欢她吧。

    但是到什么程度?会不会改变,谁又清楚。

    琅华转身回到屋子里,重新提起了笔,却忍不住去看窗外的那个身影。今生他还会像前世一展他的抱负,这是她能够确定的。

    她不能确定的是,在遇到困难时,他会不会轻易地放弃这份喜欢。

    她呢?她是否能够为了这份喜欢去改变她自己。

    ……

    陆家。

    陆瑛调灭了灯,躺在床上。

    这几日的辛苦,让他整个人感觉到万分的疲累,他甚至怀疑自己不能支撑到吏部发公文,都会病倒在床。

    虽然这次他坚持回到京城,却很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最终只能灰溜溜地带着人回到族中去。

    陆氏族中会有什么活计给他?

    真的要他去给族中子弟启蒙不成?陆瑛闭上眼睛,最快三年之后他才能参加进士考。三年他再回来的时候,朝廷又不知是什么模样。

    “三爷。”

    陆瑛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听到陆瑛应了一声,程颐立即走进来。

    “有什么事?”程颐很少在他尚未起身之前来禀事。

    “三爷,龙泉寺那边给回音了,主持答应我们在佛塔前供灯,”程颐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终于可以回禀老太太,不用请和尚在院子里做道场。”

    这是好事。

    这些日子一来,陆瑛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好消息:“龙泉寺的主持向来不好见,你们是怎么说动了他?”

    程颐道:“不是我们,是主持主动答应的。”他也觉得蹊跷,昨天龙泉寺还不肯答应,他们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又峰回路转。

    陆瑛微微思量,现在还有谁能够帮陆家?会不会是琅华私下里找到了主持,以琅华和慈宁宫的关系,主持不会不给颜面。

    他希望是这样,虽然明知可能是妄想罢了。

    陆瑛道:“你去问问,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不管是谁,这次对陆家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陆家下人准备好了东西,陆瑛和陆老太太坐车去了龙泉寺,到了寺门口,知客僧已经等在那里。

    知客僧将陆老太太和陆瑛引到了佛塔旁。

    陆瑛上前将供灯点燃,陆老太太心里的石头就终于放下。

    知客僧上前行了佛礼:“几位施主,禅房已经准备好了,施主可以挪步过去休息。”

    已经好久没有被这样恭敬地对待过,陆老太太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老太爷死了,他们扶棺来到京城,听着外面那些闲言碎语,她心里想着陆家从此之后算是完了,可是今天的事却又让她看到了一线希望。

    可是到底是谁帮了陆家呢?

    陆老太太心中暗暗下决定,不管是谁帮了陆家,这个人她要牢牢地抓住,这样陆家才可能彻底脱困。

    …………………………………………………………

    吼吼,我家小琅华终于开窍了。

    快花式虐狗。

    求月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