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情丝难断

第四百七十九章 情丝难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闵江宸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去关切陆瑛。

    她应该下定决心,彻底将陆瑛从心中赶出去。

    本来听到陆瑛考上了明经科甲榜,她很高兴,想想陆瑛可能从此之后就会好起来,她也就能放下了。

    就像母亲说的那样,她之所以心里牵挂陆瑛,是因为觉得陆瑛很可怜,并不是喜欢。

    她对陆瑛产生别的念头,就是在陆、顾两家退婚之后,陆瑛那憔悴、难过的神情总是出现在她脑海里,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想,怎么才能伸出手帮助陆瑛渡过难关。

    她不能将怜悯当做喜欢,所以她必定要放下。

    她刚刚想了清楚,陆家却又出事了。从前陆家有事,程颐都会来向她求助,找她帮忙,可是这次,陆家却没有上门,越是这样她反而越着急。

    听到身边的管事妈妈说起外面的传言。

    说陆家是鸡鸣狗盗之徒,陆瑛也是徒有其表,甚至有人质疑陆瑛尚在孝期就赶着来京城应考,这样急功近利,不该被朝廷选用。

    陆瑛不是那个样子。

    她了解的陆瑛绝不是个满心利益的小人。

    “阿宸,你睡了没有?”

    闵子臣的声音传来。

    闵江宸看了看身边的姚妈妈,姚妈妈打开门将闵子臣请进来。

    “阿宸,”闵子臣仔细地向闵江宸脸上看去,“你怎么了?这些日子很少出门,是不是哪里不舒坦。”

    姚妈妈端茶过来。

    闵子臣道:“妈妈带着人出去吧,我们兄妹两个说几句话。”

    等到姚妈妈带着人下去,闵子臣立即换了口气:“阿宸你跟我说,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母亲为你安排的婚事你不喜欢?到底安排了哪家?母亲也不说,我也不能出去打听……”

    眼见着闵子臣满脸焦急的模样,闵江宸顿时红了眼睛:“不是……哥哥别乱猜,母亲也没跟我说……就算定下了也是寻常,本来就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母亲还会害我不成?”

    这话像是在安慰她自己,说到后面已经带了哽咽,闵江宸好不容易才稳住了情绪。

    阿宸显然就是有事瞒着他,闵子臣想要追问,却被阿宸打断了思绪。

    “哥哥,你说陆家那边怎么样了?”

    提起陆家,闵子臣下意识地叹息:“也不知道陆瑛能不能熬过这一关,我听好多人说,陆瑛这样就算完了。”

    闵江宸心中一凉,她是亲眼看着陆瑛如何努力一步步来到京城应试的,真的就这样完了吗?

    闵江宸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闵子臣摇摇头:“陆家已经不如从前了,一步走错就再无挽回的余地,谁都知道这不是陆瑛的错,但是谁又能伸出手来拉他一把。”

    闵江宸目光散乱,喃喃地道:“那会怎么样呢?”

    闵子臣也不知道:“如果这次不能入仕,陆瑛应该就要回镇江了,他跟我说,在镇江陆家还有些田地,族学应该还缺先生,所以,怎么也能有个落脚地。”

    就这样?

    回陆氏族中做个先生,庸庸碌碌一辈子?

    闵江宸又问:“他是不是很难过?”

    “看不出来,”闵子臣想着陆瑛淡漠的神情,“大约他已经习惯了,毕竟陆家总不消停,从来都是他一力支撑,所以即便现在没人帮忙,他也……没觉得怎么样,如果这件事放在我身上,我恐怕早就被打倒了,不过我瞧着他还是上上下下地忙碌,事无巨细地安排着所有事。”

    “我送些药给他,他倒是没有拒绝,可能也怕自己在这时候倒下去。”

    总之,陆瑛真是很可怜,陆文顕和陆老太爷死了干净,却给陆瑛留下一堆麻烦。

    闵子臣道:“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要帮他做些什么。”可他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去帮忙。

    “那就去啊。”

    听到阿宸的话,闵子臣惊讶地抬起头。

    闵江宸目光热烈:“那就去帮他,现在你不帮他还会有谁伸手?”

    闵子臣一眨不眨地看着阿宸,阿宸性情温婉,很少能说出这样的话,此时此刻她眼睛里却透着担忧和焦急。

    “阿宸,你这是……”火石电光中,闵子臣忽然意识到,阿宸方才匆匆从母亲房里离开,也是因为母亲质疑了陆瑛的品性。

    这些日子无论母亲提起哪家的子弟,阿宸都是一副冷漠的模样。

    所以,阿宸心里是有了喜欢的人。

    这个人难道就是陆瑛?

    闵江宸脸上一红,有几分的痛楚,几分的羞臊。

    他猜对了。

    闵子臣站起身来:“你……是不是喜欢陆瑛?”

    “没有,”闵江宸立即急着否认,“我只是和你一样,不忍心看着他落得如此的地步。”

    闵子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风度翩翩的陆瑛和温婉的妹妹,两个人站在一起也是一对璧人。

    陆瑛已经不可能和顾琅华成亲,妹妹也云英未嫁,而且他和陆瑛又是多年的至交。如果这门亲事真的成了,那不是很好吗?

    阿宸不承认是因为顾琅华的缘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闵子臣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做得不称职,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发现。

    他现在不能坐视不管。

    闵子臣决定进一步试探:“我不知道怎么帮他,陆老太太要做四十九天的道场,陆瑛想要说服陆老太太,改成在龙泉寺佛塔前供灯、布施,为陆老太爷换取福报,可是在龙泉寺供灯却很不容易,京里的达官显贵都在后面排着,轮到的时候只怕四十九天道场都已经做完了。”

    陆老太爷的事,越快解决越好。

    闵江宸道:“哥哥去求求龙泉寺的主持师父。”

    闵子臣叹口气:“我只能去试试,能不能成就看天意了。”

    闵江宸抿了抿嘴唇,当年太后想要将她送去西夏和亲时,让她帮着抄过佛经,那部佛经就供奉在龙泉寺佛塔中。

    因此她与龙泉寺的主持师父见过几次面。

    也许闵子臣去求主持不一定有用,但是她请主持帮忙,主持看在那佛经的面子上,八成会答应。

    这话她不能告诉哥哥,只能悄悄地去龙泉寺。

    兄妹两个又说了会儿话,闵子臣这才离开。

    闵江宸就要吩咐姚妈妈去准备去寺庙的东西,姚妈妈进来禀告:“大小姐,方才顾家送帖子来,说顾大小姐明天一早会来看小姐。”

    ………………………………………………

    明天继续。

    宝贝们晚安。

    爱你们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