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心意

第四百七十八章 心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从顾老太太房里出来,吩咐萧邑:“将整件事来龙去脉问个清楚。”

    萧邑顺着琅华的思维想下去:“大小姐,您该不会觉得是裴四公子故意设下圈套,想要借此除掉方家和陆家吧?”

    这确实是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

    琅华心里很清楚:“他不会那么做。”

    琅华的面容笃定,让萧邑都觉得惊讶,大小姐竟然这样信任裴四公子。

    琅华道:“他想要对付陆家和方家,有的是法子,不会用顾家做由头。”

    裴杞堂这个人再如何无赖也不会用处这样的阴谋诡计,这点信心她还是有的。但是陆家和方家捉鸡不成蚀把米,这其中肯定有裴杞堂的安排。

    萧邑仍旧不明白:“那我……应该去问些什么?”

    “方家和陆家是怎么遇到的,是不是有人给方家通风报信。”琅华仔细思量,她总觉得有人利用陆家想要给顾家制造麻烦。

    当然是跟现在为曹嘉等人翻案有关。

    萧邑听了消息牵着马出了门,刚刚走到胡同外,就被人拦住了。

    萧邑抬起头看到了笑吟吟的裴钱,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钱袋。裴钱这么名字实在不好,见到裴钱,他就有种钱袋会飞走的感觉。

    裴钱不知晓萧邑的算计,笑着道:“萧管事是替大小姐去办事吧,”说着顿了顿,“九华寺的事劳烦您跟大小姐说一声,我们听到消息的时候,方家和陆家已经要进山了……”言下之意这一切并非裴家的安排。

    萧邑道:“我们大小姐都知道了,这件事跟你们无关,”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你家公子是聪明,却不如我们家小姐。”

    萧邑仰着头牵马走了,裴钱站在后面半晌才回过神,这让他回去怎么跟四爷禀告,眼看着萧邑就要离开,裴钱急忙跟了上去:“萧管事您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没说两句话的裴钱,将事情原原本本都说给裴杞堂听。

    裴杞堂没有说话,嘴唇轻轻地翘起,透出笑意来:“我知道了。”

    裴钱不禁为四爷高兴,四爷骨子里是个清冷傲气的人,虽然做事的时候会与他们闹在一起,但是心里的那些话却很少说给旁人听,老爷常常担心,公子这样会不会背负太大的压力无从宣泄。

    他们心里着急,却又揣摩不透四爷的意思,终于现在有人明白四爷了。

    ……

    陆老太爷的棺木就停在陆家的小院子里。

    陆老太太本不想大办丧事,可是这几夜她却常常梦见陆老太爷死前的模样。

    陆老太爷瞪圆了眼睛,看着她的背后,喊出了“鬼”,模样甚是渗人,陆老太太惊醒之后,慌叫着下人点灯。

    她总感觉陆老太爷就站在她头顶上那片黑暗里,冷冷地瞧着她。

    这样折腾了几次,陆老太太再也忍不住,托人请了几个大和尚在灵堂念起了经文。照大和尚所说,念经超度要七七四十九天。

    陆老太太也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安抚陆老太爷的鬼魂。

    陆家就这样又闹起来。

    闵子臣将这些事讲给闵夫人和闵江宸听:“可怜了陆瑛,又要安排陆老太爷的丧事,还要劝说他祖母不要大动干戈。”本来就是个丑事,再闹起来可怎么得了。

    闵夫人皱起眉头:“怎么不将棺木拉回镇江安葬。”

    闵子臣只是叹气:“因为天寒地冻的路程太远,陆老太太身子也不好,不能再折腾了,所以陆瑛知道名声会不好,也只能一切以他祖母为重,毕竟陆瑛就这一个亲人了。”

    闵子臣想想陆瑛那苍白的脸,单薄的身体,跟他说话的时候只能靠着引枕的模样,就觉得难过。

    从前陆瑛可是意气风发,目光清亮,现在整个人都是落魄的样子,难道从此之后就要明珠蒙尘?

    闵夫人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可这……本来和他也没关系。”坐在旁边的闵江宸忍不住小声说出口,难道不是这样吗?陆老太爷、陆文顕,他们做的一切都跟陆瑛无关。

    镇江打仗的时候陆瑛没有跟着家人一起搬迁去杭州,太原起了战事,陆瑛又带着子臣去太原帮忙,然后到京城应试,陆瑛一直都在争取,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这般,他做错了什么?

    闵夫人不由地看向女儿,阿宸最近很少说话,每日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做女红,她还以为这样下去,陆瑛的事就会从阿宸心里抹去,可是今日看来,阿宸眉宇中的郁色反而更重了。

    闵夫人心里一沉,看向闵子臣:“好了,说他们做什么?陆家咎由自取,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是他们罪有应得,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陆瑛的品行也不见得就好到哪里去。”

    闵子臣想要跟母亲辩驳,话还没说出口。

    闵江宸却突然站起身,垂着眼睛,表情有些僵硬,向闵夫人行了礼就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屋子里了。”

    也不等闵夫人说话,闵江宸径直走了出去。

    闵子臣愣在那里,平日里一直乖顺的阿宸今天这是怎么了?

    “母亲,”闵子臣道,“是不是因为您急着要将阿宸嫁出去,所以阿宸才不高兴。”

    闵夫人表情有些僵硬,呵斥儿子:“乱说些什么?阿宸这样的年纪是要多学学女红,将来去了婆家才不会被嫌弃,你也是老大不小了,不要整日游手好闲,这次你父亲来京城,我们就一起跟着回杭州,你父亲已经找好了书院,这次你要好好读书……”

    闵子臣不禁打断闵夫人的话:“母亲不是要给阿宸在京里找门亲事吗?母亲心里已经有了合适人选不成?”

    闵夫人沉下脸:“用不着你来操心。”

    闵子臣觉得这些变化来得有些快,快得他简直不能相信,如果父亲办完了差事就走,说不定他们都不会在京城过年。

    这可怎么了得,他刚刚打听着买了些炮竹,准备在京里好好热闹热闹。

    过了年,还要逛花灯,这些都不让他玩了,母亲这不是要掏了他的心吗?

    闵子臣想到阿宸异样的举动,这一切定然出在阿宸身上,他得去问问阿宸。

    ……………………………………………………

    继续继续。

    月底了亲们,还有10天这个月又结束了。

    月票榜再帮教主冲一冲,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