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处可逃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处可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人的声音透着几分的威严,是公门中人才有的语气。

    陆瑛转过头向周围一撇,身后不远处已经亮起了十几支火把。

    领头的一个黑着脸走过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程颐就要上前说话,那人用火把在程颐脸上照了照,一脸不屑的神情,旁边的隶卒打扮的人立即将程颐挡了回去。

    显然是将程颐当做了下人。

    程颐还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这人是公事公办的模样。

    深夜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山中,行踪可疑,是可能会被押送去衙门里问审的。

    陆瑛浑身冰冷。

    显然方家和祖父的作为已经被人察觉,否则这里离最近的衙门也要半个时辰的路程,又在深更半夜里,怎么会将衙门里的人引进山来。

    陆瑛走上前行礼:“我们是杭州陆家,我们家的老太爷在山中走失,所以我们才会在深夜里寻人,眼下还没有进京城,不论宵禁,所以未向府衙报备。”

    领头的班头听得这话,打量了陆瑛几眼才道:“在山中走失?什么时候?可是跟那些方家人一起进了山?”

    说着目光落在陆瑛身边浑身发抖的方家人身上。

    方家的下人都穿了褐色的短褐,非常好辨认。

    陆瑛知道即便是他一口否认,这些人也不会相信。

    陆瑛思量片刻开口道:“我祖父就是被方家人请去,至今不见踪影,家中老祖母已经急得晕过去,我也是才从京中赶过来处置此事。”

    一句话已经将自己和半个陆家摘了出去。

    “你是什么人?”班头问过去。

    程颐急忙道:“我们家三爷中了今年明经科,正在京中等吏部的文书。”

    班头不由地多看了陆瑛几眼,如果这是寻常时候,他大约会放了这些人,顶多让他们明日去衙门里问话,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有人特意去衙门里送了消息,今晚有人进山恐怕是行盗窃之事。

    而且他们抓到了几个人,询问之下的确可疑。

    班头看向陆瑛:“你留下,剩下的人一会儿随我去衙门里问话。”

    陆瑛是有功名的人,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不能随意被押送衙门。

    陆瑛不禁觉得惊讶,按理说他毕竟即将入仕,公门中人多多少少会给些颜面,班头却仍旧要将陆家人带去官衙。

    他预料的没错,有人已经动手了,这一切定然是裴杞堂的安排。

    方家进了山之后,就已经落入了那人的掌心,现在连同陆家一起陷了进去。

    或者,裴杞堂根本就是要对付陆家的。

    陆瑛冷静下来,接着道:“可否告知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只是刚刚进山,就算被带去问话也要有个凭据。”

    既然有人提前安排,就不会让方家人真的挖出顾家祖宗的尸骨。所以就算衙门带走了他们也不会真的有什么罪名。

    陆瑛话音刚落。

    “咯咯咯咯咯……”一串笑声传来。

    诡异的声音让所有人打了个寒噤。

    “闹鬼了,你们知道吗?”一个人的声音传来。

    方家下人脸色大变,大声道:“是……是我们家二老爷,二老爷……”

    方二老爷和几个僧人走过来。

    “都是陆老太爷让我们来的,是陆老太爷让我来挖顾家祖宗的尸身,我们是要给他镀金身的。”

    方二老爷说到这里忽然哭起来:“我们要给他镀金身,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他还害我们,那个鬼……它要吃了我们。”

    听得这话,陆瑛整个人如置冰窖之中。

    “胡说,我们老太爷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程颐忍不住呵斥方二老爷。

    “陆家和顾家是姻亲,顾家长辈埋骨地之后陆老太爷知晓。”方二老爷睁大了眼睛,“他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他还带着我们来找……他说是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我们挖了好久,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并不是挖错了地方,而是他出来了,变成了鬼出来了,出现在陆老太爷身后,将陆老太爷吓死了。”

    “对吓死了。”

    方二老爷显然是受了巨大的刺激,已经变得有些疯癫。

    旁边的僧人见状忍不住低声念了句佛语。

    陆瑛看向方二老爷,声音低沉:“你说我祖父怎么了?”

    方二老爷张开嘴清晰地道:“他吓死了,呵呵,死的好,都是因为他我们才在这里,他该死,对,去捉他,捉他。”

    在方二老爷手舞足蹈中,陆瑛看到了后面僧人背上的陆老太爷。

    陆老太爷眼睛紧闭,嘴唇青紫,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这个人可能已经死了。

    就算是死了又怎么样?有方家这些人的话,又被衙门捉了个正着,陆家也赖不掉今日之事。

    果然是裴杞堂,没有裴杞堂的安排,这些和尚和官差就不可能这么快出现。

    现在裴杞堂在哪里?

    天渐渐亮起来,周围一切逐渐清晰,陆瑛却没有看到裴杞堂的影子。

    现在有没有裴杞堂在已经不重要,因为裴杞堂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班头上前与和尚说了两句话,立即吩咐人将方家人带走。

    “这为施主需要诊治,必须早些送下山。”

    僧人的话让陆瑛回过神来,陆瑛忙上前去查看陆老太爷的情况。

    陆老太爷虽然还没有死,但是呼吸已经极其微弱,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班头指着陆老太爷:“你们可以将他带去诊治,不过立即就要来官衙,向我们县尉说清今日之事。”看着陆家人的目光中透出几分的鄙夷。

    陆瑛抬起头来:“他们不过是深夜进山,可有什么罪名?”

    “罪名?”班头冷笑,“你们不清楚吗?山里的大佛装脏开光之后,肚子里的佛像、咒、经屡次被人偷盗,你们深夜带着人进山,拿着这些铁器,可是为了盗窃佛经而来?”

    原来是这样。

    陆瑛明白过来。

    就是要让衙门里以为方家人是进山盗窃佛像和经书,这样这些官差才能到深山里查看情形。

    裴杞堂不用出面,就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他以为来这里会与裴杞堂交手,却连与裴杞堂面对面对峙的机会都没有。

    陆瑛抬起头望了望天空。

    他头顶一片阴沉。

    程颐已经将陆老太爷扶下来,陆老太爷裤腿已经结了冰,裆里的黄白之物都透出来,身体也慢慢变得冰冷,只怕还没有送到客栈就会气绝。

    “走吧,”陆瑛吩咐,“尽快让郎中来看症。”他这次恐怕很难入仕了吧,陆家名声算是完了,老太爷一死,他就要服丧……眼下摆在他满前的是一个个难题。

    陆瑛嗓子一痒,开始拼命地咳嗽。

    ………………………………………………

    一声叹息。

    陆老太爷怎么说你好~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