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她的秘密

第四百六十四章 她的秘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低头注视着她,别说他的目光只是比平日里要深沉,就算是雷霆万钧,她也不会害怕。

    所以此时此刻,她只是被这些话触动。

    被他那句,永远不会不相干,触动了心弦。

    她只是提起赵氏和皇帝,才多说了两句,没想到裴杞堂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认真,严肃,眼睛里是焦灼的热切。

    琅华眼前忽然浮现出裴杞堂从盐州回来的时候,躺在简陋的小床上,酣睡的情形,那样平静,那样的安稳,只有完全信任一个人,才会如此坦然。

    而她呢?

    每次又何尝不是越来越信任他。

    琅华脸上不禁一红,本来好好的在说正经事,怎么被他话锋一转,就成了这个样子。

    她不禁抬起头,嗔怒地望着裴杞堂:“你还要不要听我说话?”

    “听,听,听,”裴杞堂方才的气势顿时去的干干净净,换做了宠溺和温和,“我只是要你知道我的心思。”

    她的脸染了一层薄媚,看起来更加的动人,裴杞堂忍不住倾过身来。

    琅华轻轻躲闪,眼睛里羞怯之色更甚,“坐好了,你若是不想听,我就走了。”

    裴杞堂立即坐好,伸手在他刚刚拿来的攒盒里抓了一把:“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她真的觉得这人在她面前愈发不正经起来,整日里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

    裴杞堂修长的手指仔细地剥着果壳。

    琅华好半天才理清了思绪:“我在说赵家和赵氏,赵氏……”话说到这里,一颗白嫩嫩的东西已经凑在了她嘴边。

    琅华几乎立即想起那个梦,那时候裴杞堂在剥荔枝,琅华还没有将这段思绪放下。

    耳边听得裴杞堂道:“尝一尝,很甜的。”

    “你看这白白嫩嫩的肉,一定又香又甜。”

    这和梦境是那么的相似。

    她都几乎要认为,现在的一切也是个梦。

    “哪里来的荔枝?”琅华这下子当真是被灼了眼睛,“现在是冬季,怎么会有……”目光不禁落在裴杞堂领口上,那里盘扣紧紧地系着,衣袍看起来规矩和平整。

    她不由地松了口气,这和梦境不太一样。

    裴杞堂捕捉到琅华脸上一闪而逝的窘然,她是在想什么?该不会是陆瑛吧?他已经被陆瑛活活伤了两次。

    “这是行宫窖里藏的龙眼,”裴杞堂立即强调自己的存在,“是准备在围猎宴席上拿出来的,结果出了事……”

    琅华低头遮掩不自然的神情,伸出手去端茶,却碰到了裴杞堂的手,她就像是被扎了一下,立即站起身。

    今天她是怎么了?被他这样一搅合,就乱起来。

    “你走吧,”琅华道,“让我静一静。”

    闹腾成这样,她还能说出什么话,就算说只怕也是些错的。

    裴杞堂有些怔愣,“那我坐远点好了。”

    说罢,他真的站起身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角落里的小杌子上。

    像是一个准备听训诫的学生。

    裴杞堂这样正经地坐着,如果她再不说话,倒成了她心里有鬼,琅华抿了抿嘴唇:“我说到哪里了?”

    裴杞堂立即道:“你说赵氏一定会想活下来,但是赵家已经成了这个模样,整个大齐都知道了那些肮脏事,她是罪不可恕,就算不死也会被常年关在宫中……”冷宫里幽禁应该算得上是生不如死,赵氏为什么会这样做。

    裴杞堂是个聪明人,琅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对赵氏怀孕的判断。

    琅华有些迟疑:“我也说不准,庆王爷这案子和其他的不同,要找到合适的时机,不能硬着来,否则皇上可能会起疑心,反正已经进了冬天,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到时候赵家该用的法子都已经用了,皇上也应该有了决断,你若是想要推波助澜,也会容易些。”

    裴杞堂思量半晌才点点头:“我知道了。”

    琅华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脉案没有整理好。”

    裴杞堂点点转身走了出去。

    琅华有些惊讶,以为这一次裴杞堂还会像从前一样七七八八说上一通,磨蹭到她也要走的时候,跟她一起离开。

    难得这一次,他这样顺从她的意思。

    半晌琅华整理好东西,喊了一声萧妈妈。

    萧妈妈进了门,目光闪烁地向外面看去。

    “怎么了?”琅华低声询问。

    萧妈妈道:“裴四爷在外面等着呢。”

    他没有走?琅华有些惊讶。

    萧妈妈也是一愣:“奴婢还以为小姐有什么要紧的事,这才让裴四爷留在外面……就这样站了一个时辰,一步也没挪开过。”

    这个傻子,琅华皱起眉头,快走两步推开门。

    裴杞堂果然站在不远处。

    大约是听到了声音,裴杞堂看过来。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些许笑容来,那笑容十分的温暖,像透过云朵的一抹阳光。

    琅华心里很不舒服。

    方才提起赵氏,她有意遮遮掩掩,裴杞堂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所以他干脆顺从了她的意思,走了出去,让她免得会觉得为难。

    这些小小举动,却处处是在为她着想。

    既然已经被人察觉,她再极力隐瞒又有什么意义。

    琅华叹了口气,声音轻柔了许多,看着裴杞堂:“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裴杞堂觉得此时的琅华和平日里不太一样,神情更加的沉着,眉眼舒展,显得十分的轻松。

    裴杞堂心跳得像打鼓,仿佛就要跃出来似的。

    琅华要跟他说那个秘密了,对他来说可能是个转机,也可能是个灾难。他期盼着她将心里的事讲给他听,可是又怕那件事终究会成为两个人中间越不过去的隔阂。

    裴杞堂抬起头,无论什么困难,都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他都能接得下来,只要想想这一点,就没什么可怕的。

    反正她在哪里,他就会跟去哪里。

    ……

    萧妈妈走了出去,按照琅华的吩咐,让萧邑和吴桐守在院子里,却不能离屋子太近。

    这样琅华和裴杞堂才能安静的说话。

    裴杞堂坐下来,琅华倒了一杯茶给他,示意让他先喝口水。

    等到两个人心境都轻松下来,琅华才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许氏可能是带着一世的记忆重活一辈子,虽然她不能预知将来,但是她总是很清楚从前走过的路,从前做过的事。”

    裴杞堂点点头,他一直觉得这种事是天方夜谭,可是琅华说出来,他就会去试着推测,试着相信。

    琅华垂下眼睛:“我会那么说,是因为……我就是这个样子。”

    ……………………………………………………

    这一章写的很慢。

    但是我觉得还算流畅。

    月中了,求大家手里的月票。

    是的,三百六十五天,恨不得三百六十六天求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