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梦中有你

第四百六十一章 梦中有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静静地听完了裴夫人的话才转身去了前院。

    裴夫人松了口气,老四今天怎么这样顺从。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他有这样大的转变,不管怎么样,足以让她感觉到惊喜。

    不一会儿功夫,裴大爷从前院堂屋里过来。

    “怎么样了?”

    没等裴大爷说话,裴夫人先问了过去。

    裴大爷点点头:“四弟已经向两位王爷赔礼,还将当时和庄王争执的经过讲了一遍。”

    裴太夫人道:“心平气和的说了?”

    裴大爷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四弟说,那时候庄王爷问了他杜其仲的案子,他没有回答,庄王就来了脾气,一仗打到了他的肩膀上,开始他没有躲闪,可是后来……庄王不依不饶,于是他抬起手挡了挡,没想到就打了庄王的头。”

    “四弟的肩膀伤得很厉害,又红又肿,这还是敷了顾家的药,否则那条手臂恐怕半个月都不能动了。”

    裴夫人听到了关键:“你说敷了谁家的药?”

    “顾家,”裴大爷听得清清楚楚,“就是皇城司都知顾世衡大人家。”

    裴夫人当然知道顾世衡,因为他有个女儿顾琅华,想到这里她去看裴太夫人,裴太夫人正好也望过来。

    “去吧,”裴太夫人道,“多帮衬帮衬你弟弟,他在行宫里我们没帮上忙,回到家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这才是家里人该做的事。

    ……

    过了好一会儿,裴杞堂将静王和裕王送出了门,然后径直来到裴太夫人房里回话:“孙儿都说清楚了,人也送走了。”

    裴太夫人叹口气:“你这差事也不好办,这才有点眉目就引来这么多人。”

    庄王的案子还好些,最重要的是赵氏和赵家。

    琅华提起赵氏来总是若有所思,他也跟着着急,生怕是哪里会出问题,可是琅华没有说,他也没找到机会去问。

    裴杞堂收回思绪:“静王、裕王平日里和庄王来往不少,孙儿提起庄王的案子,两个人都不敢再做纠缠,说到底就是来探探孙儿的口风。”

    裴太夫人这才松口气。

    裴杞堂道:“现在他们不会怎么样,日后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们才会旧事重提。”这些人都是看着风向过日子,否则怎么能叫闲散宗室。朝廷真的事的时候他们都会远远的躲开,不过,他觉得静王和裕王还是有些意思的,如果有机会可以再会会他们。

    “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裴夫人忍不住问。

    “没事了,”裴杞堂动了动肩膀,“看起来严重,其实没有大碍,祖母、母亲不用担忧,今晚我就睡在家中,明天一早去上衙。”

    裴杞堂说完向裴太夫人、裴夫人行礼。

    “去吧,去吧!”裴太夫人心里已经很满足,自从进京以来,裴杞堂最多就是来请了安,像今天这样说话,真是很难得。

    裴夫人却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听说顾大小姐再给曹嘉治伤?将那些犯人送去养济院是她提议的?”

    裴杞堂颔首,目光微微一闪,变得更加清澈明亮,也就是琅华有这样的胆识,敢在人前说真话。

    “顾大小姐说,皇城司大牢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养伤,若是在大牢里医治恐怕还会继续死人,所以提出到养济院。”

    这些话是太医院不敢说的,将犯人从大牢里带出来,万一出了事,定然会算到他们头上,琅华就是算到了这一点,才和他里应外合接下这份差事。

    裴夫人听着很惊讶:“养济院那边可安排了足够的人手?真的跑了人,你们都要担责任。”

    “母亲放心吧,”裴杞堂道,“那些人在皇城司大牢熬了这么多年,眼见沉冤得雪,现在就是让他们走,他们也不会走。”

    裴夫人这下听了明白,既然老四能这样肯定,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

    大事都说清楚了,现在她只有一件事还放不下,抬起头试探着道:“你姐姐也通药理,听说了顾大小姐的事,总想着去拜访她。”

    裴杞堂脸上有了笑容,带着些许的欢喜和与有荣焉的意味。

    这样的真情流露,让裴夫人有些惊讶,从来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裴杞堂,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神情。

    裴杞堂道:“姐姐学些药理也是有好处的,若是想找个人问问,自然顾大小姐最合适。”

    母子两个说完话,裴杞堂退了出去。

    裴夫人的笑容从脸上褪去,微微有些严肃,转过头看向裴太夫人:“娘,这门亲事我们必须要结成。”她的直觉向来很敏锐,方才老四那一笑,颇有些非伊不娶的味道,可是太后那边却还没有松口,这恐怕还要费些周折。

    但是无论怎么样,只要顾家能点头,裴家必须要将顾大小姐抬进门。

    这世上若是有谁能劝得动老四,非顾琅华莫属。

    ……

    琅华回到顾家给顾老太太请了安,就一头扎在了床上。

    “大小姐,梳洗了再睡吧!”萧妈妈低声询问。

    琅华摇摇头:“先让我睡一刻钟,然后我就起来梳洗。”说完就将脸埋在了枕头里。

    萧妈妈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哪家的小姐会这个模样,让人知道了定然会笑话,在闺阁里还好,若是将来嫁了人有了姑爷,难不成还要让姑爷来侍奉不成?

    萧妈妈小声商量:“那就拧个帕子擦擦脸。”话音刚落,床上已经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琅华的手指轻微的动了动,人已经陷入了梦乡。

    这次萧妈妈是真的心疼了,轻轻地将被子盖在琅华身上,向阿琼、阿莫摆了摆手,几个人慢慢退了出去。

    琅华做了一个梦。

    梦中裴杞堂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袍靠在软榻上。

    她正在生气,低头翻着手里的书,不愿意理睬他。他修长的手指开始剥起了面前的荔枝,荔枝去了壳,白嫩嫩的果肉出现在她眼前,就像他敞开的领口下露出的皮肤,他将荔枝送到她嘴边,眼睛里荡漾着温软的笑容:“琅华你瞧,这肉白白的多好看,吃起来一定又香又甜。”

    他那模样就像是讨糖的孩子。

    她转头避开,他却还是将软软的荔枝肉送到了她唇边,然后舔着脸去抱她的腰身。

    琅华心里一颤,她什么时候跟裴杞堂如此亲近过。

    他在她耳边呢喃:“多吃点,等你有了身孕,就吃不成了。”

    怀孕。

    琅华像是想到了什么,豁然睁开了眼睛。

    天已经蒙蒙亮了,屋子里十分的安静,正好适合她理清楚思路。

    有一件事从她脑子里呼之欲出。

    怀孕。

    对了,终于她想起来,皇后赵氏经过多年的调养,终于又有过一次身孕,仿佛就是在这个时候。

    前世赵氏的身孕没有保住,今生赵家陷入这样的境地,又将是什么结果?

    …………………………………………

    呵呵,有些事要暴露了。

    慢慢的都会来滴。

    求月票同学们,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