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章 改观

第四百六十章 改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家门前,已经有几辆马车停在那里。

    裴夫人走到门口,管事立即来禀告:“静王爷,裕王爷来了。”

    果然如她所料,别的不说,静王和裕王就够闹腾的,两个人是太祖系,虽然早已经不在朝廷里任要职,但是皇室宗族里出了事,两个人必然要抱着太祖的名头闹一闹,论辈分他们都是皇上的叔伯,这在皇上面前可能没有用处,别人还是要给他们几分颜面。

    静王刚刚成家,裕王倒是有了长子,不过两个人年纪都不大,有时候越是年轻,越不好打发。老四再怎么说也是打了皇室子弟,总要给一个说法。

    “四爷回来了没有?”裴夫人问过去。

    管事摇摇头,试探着问:“要不要去请四爷。”其实他们都知道,请与不请都没区别,这位爷常年不回家,家里发生什么事,他也不关心,所以就算他去跑一趟,大约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裴夫人微微思量:“去请吧,将家里的事仔仔细细地跟老四说一声,这天也黑了,衙门那里若是能脱身,就回来一趟。”

    管事忙道:“小的这就去。”

    裴夫人颔首,吩咐管事妈妈:“将大爷、二爷都请过来,再让厨房备些酒菜,说不定一会儿能用得着。”

    如果大家能坐下来吃个饭,这关也就过去了。

    不过裴夫人并不期盼这个,两个王爷真正想见的是老四,老四不出现,他们再怎么使劲儿,恐怕也很难将事情磨平。

    交代好了,裴夫人快步走到裴太夫人房里。

    裴太夫人坐在椅子上捻着佛珠,见到裴夫人立即招手:“别行礼了,快过来。”

    等到裴夫人坐在身边,裴太夫人才接着道:“都说老四将庄王打了,皇后的兄弟也被他杀了,行宫处置了几个禁卫军,那边已经血流成河,是不是真的?听说他带着皇城司的人,还在京里到处抓人,这次抓起来的人又是谋反大罪。”

    裴夫人一愣。

    传言果然是信不得的,消息从行宫传到京城就全都变了。

    老四不过是打了庄王,怎么就变的杀人如麻了。

    “不是,”裴夫人立即道,“皇后的兄弟不是老四杀的,是有几个禁卫军被处置了,也只是送去了刑部,没有血流成河,您就放心吧!”

    裴太夫人的脸色好了些,她心中仔细盘算:“那,打了庄王是真的?”

    裴夫人不禁苦笑:“不过,也不是老四的错,是庄王跟老四争执起来,打了老四,老四才不小心误伤了庄王。”

    误伤还是打,结果都是一样的。

    裴太夫人喃喃地道:“看来将来少不了要被弹劾了,礼部、御史台那些人抓住一件事,轻易不会放手,老四本来名声就不好,这次难免又要给人个心狠手辣的印象,现在皇上用得着他自然不必说,将来万一有个错处,这些事都会被翻出来,打了庄王就等于伤了皇室的脸面,我怕将来会有人有意找他麻烦……”

    裴太夫人想了想:“一会儿前院若是不能应付,就将你二叔叫来,总归能帮忙周旋,不然我就过去一趟。”

    “娘,”裴夫人道,“您就歇着,不能事事都让您出面,老大、老二若是不行,也只能等到明天我请族里长辈去王府赔礼。”现在她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事,其他的就要等到老爷回家再行补救。

    “太夫人、夫人,”管事进了门,“四爷回来了。”

    裴太夫人和裴夫人都愣在那里。

    裴太夫人半晌才回过神:“是杞堂回来了?”这个孙儿是很少进家门的,无论外面惹了多少祸事,都不会回来认错,更不会向长辈求助,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就变得乖顺起来。

    裴夫人正要询问管事,就听到门口传来裴杞堂的声音:“太夫人和夫人都在吗?”

    裴太夫人看了一眼管事妈妈,管事妈妈立即将裴杞堂请进了门。

    裴杞堂上前给裴太夫人和裴夫人行了礼,然后向太夫人禀告:“孙儿在行宫里做的事,让祖母担忧了。”

    裴太夫人仔细看着这一表人才的孙儿,责骂的话也就说不出口:“静王和裕王都在前面,你心里有没有个思量,这件事要怎么处置才好。”

    裴夫人刚刚松了口气,心又立即提起来。她虽然盼着老四能去说清楚,可是不太了解老四的脾性,万一过去了又跟两位王爷闹红了脸,岂不是更加糟糕。

    她想要提点一下老四,可是两个人的关系和处境略显得有些尴尬,她这个做嫡母的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这个儿子相处。

    裴杞堂神情从容,眉目舒展,显得十分的温顺:“祖母、母亲放心,我去前面会好好和两位王爷说清楚,这件事是我不对,但也算事出有因。”

    裴杞堂竟然想得这样周到。

    裴夫人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看着他挺拔地站在那里,她不禁有些恍惚,面前这个裴杞堂,真的是这些年令裴家长辈头疼的那个裴四爷吗?

    眼见着裴杞堂转身要离开,裴夫人站起身道:“都说是庄王先打了你,你有没有受伤?”

    裴杞堂耳边回响起琅华的那些话,“在外面自然要硬气些,毕竟你是裴大人,回到家中就不一样了,受了伤就不能忍着,该难受的时候就得难受。”

    他已经很久没有家了,早就忘记了在家中该是什么样子。

    突然做了裴家的儿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这个身份,如果不是琅华这句话,或许他会想方设法在外面找到静王和裕王,不管用什么手段,让他们息事宁人。

    可是这样一来,一定会大费周章。

    裴杞堂想到这里,用手捂住了肩膀:“只是小伤,应该不碍事,已经找郎中包裹了伤口,大约过几日也就好了。”

    裴太夫人听着焦急起来:“快……让祖母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还是先去前院吧,”裴夫人抬起头,“让皇室的长辈先瞧一瞧,我们也不是说谎,确实是庄王先动了手,两位王爷找上门来,老四顾不得治伤就去赔礼,这样辛辛苦苦地为朝廷办事,不图朝廷嘉奖,但总不能吃了冤枉。”

    …………………………………………………………

    啦。

    晚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