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赖皮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赖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裴杞堂来了。

    裴杞堂道:“起风了,怎么不让下人给你拿件衣服。”

    转眼就要到冬天了,风是有些凉。

    琅华笑笑:“我让阿琼和阿莫去准备布巾、草药,两个人出去之后就被拴在前院,一直没回来,萧妈妈还要守着我……已经打发萧邑去拿了。”

    琅华说着就要将身上的斗篷还给裴杞堂。

    “你披着。”

    他的斗篷又宽又大,能装进她两个人还绰绰有余,好处是格外的挡风。

    “今天的事要谢谢你,”裴杞堂低声道,“如果不是你让世叔注意到曹嘉,开始给曹嘉等人用药,恐怕曹嘉也支持不到现在。”

    琅华忍不住抿嘴笑,目光中透出几分的愉快:“那我是不是也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帮忙,庄王案也不会那么快就破了,我父亲整日面对那个唐彬还不知道要如何发愁。”

    看着满脸笑容的琅华,裴杞堂心中一荡。

    一下子安静下来。

    琅华顿时觉得了脸颊发热,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她是越来越不自在了。

    “你肩膀怎么样了?我瞧瞧。”

    琅华转过身,裴杞堂动手揭开领口的扣子,弯下身来,露出肩膀来给琅华看。

    皮肉仍旧红肿。

    琅华道:“没想到这药效还没有过。”

    裴杞堂有时候很好奇,琅华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奇怪草药的用法,他没想过还有种草药敷在身上,就会让皮肤发红发肿,看起来像是挨了打。

    琅华伸出手轻轻地按了按,突然地碰触让裴杞堂心里一颤。

    可能是她的指尖有些凉,裴杞堂竟然瑟缩一下,琅华就要嘲笑裴杞堂,一个男子竟然这样娇气,抬起头来却迎上了裴杞堂璀璨的目光。

    他的眼睛就像是黑夜里爆开的烟火,绚丽多姿,正怔怔地瞧着她。

    前世她就听人说起,裴大人相貌英俊,现在这张脸就在面前,她心里也不免赞叹,这样一想,耳朵不禁有些发热。

    他动不动就挤到身边来,这样软磨硬泡。

    她心里那防备和抗拒就像冰一般在慢慢地消融。

    琅华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有一丝踏实,又有一丝的喜悦。

    “琅华。”裴杞堂轻轻地牵起了琅华的手。

    琅华不由地闪躲。

    前世,她就是被冤枉与裴杞堂有染,难不成今生就要光明正大地走上这条老路。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和前世一样,左拥右抱,艳闻不断。

    那些胸怀天下,从小学习帝王之术的人,做了皇帝之后,妃嫔成群,恐怕无法像寻常夫妻、父子、兄弟一样生活。

    在太后身边时间久了,她对皇宫反而越来越畏惧起来,太后那样聪明的人,先皇那般英明的君主,最终又会怎么样?

    琅华挪开了眼睛:“我再给你敷些药吧,这两日恐怕还有不少人等着看你的伤。”

    突然之间的疏离让裴杞堂有些猝不及防,却不知道琅华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虽然是这样,琅华却依旧在替他着想。

    裴杞堂好笑着凑过去:“好。”

    看到了那些被冤枉谋反的官员,他就想起了父亲,不由地情绪激荡。此时此刻,他才得以平复下来,重新归于安宁,这都是因为有琅华在他的身边。

    感觉到她轻手轻脚地在他肩膀上敷药,他很想时间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裴杞堂心里一动,忽然很想跟琅华说说家事:“行宫出了这么大的事,开始皇上没有反应过来,任由我去安排,但是一会儿那些老臣就都到了,一定会诟病我的做法,只怕还会有人找到裴家去。”

    裴杞堂说着叹了口气:“我想着,这些日子是不能回裴家了。”

    琅华许久没有说话。

    裴杞堂不禁有些失望。

    琅华压住裴杞堂的肩膀,绕到他身后去绑布条,看着裴杞堂的脖颈,他垂着头,仿佛很泄气,心里一软:“你终究是以裴四公子的身份站在这里,躲是躲不开的。”

    裴杞堂心中说不出的欣喜,他接着道:“从前我是不想与裴家走动太多,免得将来牵连他们,但是看到曹嘉和皇城司的人我才知道……如果我出了事,朝廷不会因为我与裴家关系不好,就免于惩罚裴家。”

    琅华听着点点头:“所以,你和裴家人的关系,既不能太近也不能有隔阂。”

    裴杞堂转过身,清澈的眼睛中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就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大猫,鼻子微皱:“可惜不是人人都懂得该怎么做一个世家子弟,该如何和家中长辈攀谈,与兄弟姐妹有所来往。”

    说到这里,裴杞堂眼波盈盈:“若不然你……帮帮我。”

    得寸进尺大约就是这个解释了,裴杞堂小心翼翼地望着琅华,意外地发现这样循序渐进的谈话,不但没有将琅华惹恼,反而她眉头轻蹙微微思量。

    琅华将布巾系好,拉起裴杞堂的衣服:“这些事,要你自己去办,别人帮不上忙。”

    前世,裴杞堂始终没有洗掉裴家不肖子孙的名声,外面传言,裴杞堂和裴家人相见就像仇敌似的,一个男子心再细大约也无法将家里一切都顾及到,更何况裴杞堂常年在外做事。

    “在外面自然要硬气些,毕竟你是裴大人,回到家中就不一样了,”琅华说着开始整理手里的药箱,“受了伤就不能忍着,该难受的时候就得难受。”

    “你在杭州的时候,那份心思哪里去了?”

    装病耍诈的无赖。

    在外面好用,在家中自然更加好用。

    一声闷笑传来,裴杞堂嘴角上扬:“我怎么没有想到。”

    琅华好整以暇地凝视裴杞堂:“这还是你教我的。”在她面前看起来那么的服帖,其实那温和、柔软的眉眼里却藏着锋利的刀刃。

    她会被他骗一次两次,还会被他骗三次、四次不成?不能因为看他可怜,就帮他操心,出主意,否则他一定会得寸进尺。

    “前面还有事,我先走了。”琅华拿起了药箱,转身向前走去。

    裴杞堂也整理好了衣服,出门骑马回去裴家。

    ……

    皇帝喝了两大碗药,这一次终于有了精神。

    旁边的常安康忙上前服侍。

    皇帝抬起头:“给朕更衣,让刘相、谢相去勤政殿候着,朕要回宫去。”

    …………………………………………

    这些日子总熬夜,精神不好,总要调整一下更新时间。白天一章,晚上一章,不晓得能不能调整过来。

    今天还欠两章,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