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牵肠挂肚

第四百四十九章 牵肠挂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从东阁里出来,吩咐校尉:“将曹嘉送去值房,请太医院的御医前去医治。”

    校尉应了一声。

    裴杞堂道:“别忘了要请百草庐的胡仲骨先生一同前去。

    安排好了,裴杞堂避开人走出东院,一路到了西边紫竹林后的八宝亭,却发现亭子里空无一人。

    他和琅华约好了,事情办好之后来这里碰面,琅华却没有到。

    裴杞堂心里忽然有些不安,不知曾几何时,只要见不到琅华,他心里就空空的十分不舒坦。

    琅华和陆瑛退婚之后,他明显感觉到琅华和他之间的距离在慢慢缩小,可是琅华心中仍旧有一个秘密,若有若无地挡在他们面前。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细想起来,总会觉得担忧,万一琅华永远无法跨越这个秘密该怎么办?

    又或者那个能让她放下秘密的人不是他该怎么办?

    他不禁就患得患失起来。

    家里突遭大变,背负着血海深仇,身处险境种种都不曾让他觉得难过和担忧,但只是她却让他如此牵肠挂肚。

    他甚至开始盘算,柳子谕的单纯,陆瑛的沉默,甚至宁王的孩子气,会不会都是女孩子喜欢的,他呢?他不知道,也弄不清楚,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他身上有什么地方能让琅华喜欢。

    能让他成为她的夫君。

    “不顺利吗?”

    清脆的声音响起。

    裴杞堂这才回过神,他转头看到琅华担忧的目光。

    她的眼睛映着湛蓝的天空,微妙的情绪,就像一丝丝细微的波纹,缓缓地荡开。

    裴杞堂望着琅华愣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他心中的阴霾就一扫而光,那些胡思乱想仿佛也就被远远地丢开。

    裴杞堂道:“皇上已经答应要给曹雍等人翻案,我会让人将赵光贤这些年办的那些案宗都调出来查看。”

    所以事情应该很顺利,那裴杞堂在愁些什么。

    皇上将这些事交给裴杞堂,裴杞堂一定会撒了欢儿地一查到底,这雪球只会越滚越大最终脱离任何人的掌控。

    而且裴杞堂可以借由这件事培植自己的力量。

    “侍卫司要被清理,恐怕人手不足,”裴杞堂低声道,“这次在盐州有不少人立下大功,我想从他们中间抽调人手来补缺儿。”

    去盐州的军队,是朝廷临时拼凑给裴杞堂的,琅华清楚地记得其中有张同那些人。现在这些人如果被选去殿前司,那就等于裴杞堂将亲信安插在了京城之内,甚至将来可能会在皇帝身边。

    这么快。

    比前世时,至少快了五六年。

    “你小心着些,多多少少要懂得收敛。”琅华一直觉得许氏没有死,如果照她的推论,许氏应该认识裴杞堂,万一某天许氏见到了裴杞堂,说出了他的身份,那么他就会有危险,所以现在一切没有准备周全之前,人前低调些没有坏处。

    没听到裴杞堂说话,琅华抬起头来。

    阳光下的他,微微瞧着嘴唇,紧紧地瞧着她,那目光不禁让她心中一荡。

    然后他缓缓地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琅华叹口气,有些人是天生就是颗明珠,无论再怎么样,也遮掩不住他的光辉。

    “快去吧,”琅华道,“我也要去帮胡先生了。”

    “琅华,”裴杞堂道,“行宫不远有处宅院,我瞧着那里很好,后边就连着庄子,我想让裴钱买下来,这里的风景总是好的,山里的泉水也甜……做饭、煮茶定然很好吃,时不时的过来住一阵子,心里一定会很舒坦。”

    听他这样一说,琅华也觉得很好,远离喧嚣尝尝安宁的滋味儿,这样生活会更有趣儿。

    不过,他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琅华仔细思量,忽然想起那天她开玩笑说宁王府很大,后院可以种草药的事来。

    她顿时红了脸。

    “你想买就买问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裴杞堂轻声道,“我就是想问你,无论做什么事都想问问你。”

    琅华觉得身边像烧了炭盆,热浪扑在脸上。

    “大小姐,”阿琼匆忙地赶过来,“胡先生请您过去,说是那位曹嘉大人不肯治病,除非见到您。”

    难道曹嘉临时变了卦?

    琅华吩咐萧妈妈:“帮我将药箱拿上,我们直接过去。”

    裴杞堂跟在琅华身边,我转个弯就过去,差不多一起到值房。

    ……

    东阁打开了门,皇上召见了刘景臣和谢律一左一右两位丞相。

    其他文武大臣都等在了值房外。

    半晌刘景臣和谢律才走了回来。

    “怎么样?”大人已经忍不住问过去。

    刘景臣点点头:“皇上一切都好。”

    所有人松了口气,只要皇上没事,朝廷就不至于会乱起来,至于下毒的人,不管他是谁,只要连根拔起,就不怕再有什么忧患。

    “到底是谁?”徐松元忍不住问向恩师。

    刘相道:“是皇后和赵家。”

    皇后和赵家下毒,那就是谋反,可是皇后没有子嗣,也没听说想要过继谁到身下,而且禁卫军和京营也毫无动静,这毒杀也太过儿戏了。

    徐松元觉得这件事定然另有蹊跷。

    “不是毒药,”有人低声道,“没听说吗,是赵三送进行宫的,说是道士炼出的仙丹,其实……”

    赵三。

    徐松元心里一颤,当年他从个内侍嘴里打听到,恐怕阿静的死于赵三有关,只是没有进一步查到证据。

    他从心底里觉得,阿静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才会被灭口。

    后来那内侍也被放出宫,回到祖籍养老,他多次遣人去寻那人,那人却改口说什么也不知晓。

    再后来干脆就搬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曾有一阵子他越查越觉得其中有蹊跷,那内侍定然也是被人害死了。杭氏怕他因此走火入魔,劝说他将事情先放一放,慢慢地去查,现在想起来,说不定他的猜疑都是对的。

    徐松元心中焦躁不安,真的是如此,他就要趁着这个机会,为阿静伸冤。

    可是他要怎么查才好?

    “请各位大人让一让。”宫人喊了一声。

    徐松元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头戴幂离的女子带着人走过来。

    “是顾大小姐吧,您快进去吧,曹大人那边……我们是劝不动了。”

    ………………………………………………

    哦哦哦,晚了点,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