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杀人了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杀人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内侍道:“皇上不会不管,只是今日疲累了。”说着向舒王使了个眼色。。

    皇上现在是不能见人的。

    别说是庄王出了事,就算是太后闯宫,皇上也只有闭门不出。

    但愿舒王能明白现在的情势。

    “好呀你,”舒王冲着裴杞堂,“你现在威风了,连皇上也敢哄骗,这内侍是不是被你收买了,皇上知不知道庄王头被打了个大洞,有性命之忧?现在的天下还是我们齐家的,你们休想这样为所欲为。”

    “别说是你,裴思通也不敢众目睽睽之下打一个皇亲国戚。”

    舒王声音越来越尖锐,内侍只能暗暗咬牙,舒王真是一个从来都不通世故的人,否则就不会在宗室中籍籍无名,要不是太后娘娘看上了齐玉双,封为福安公主前去西夏和亲,舒王大约都不会站在这里。

    跟糊涂人说事,是永远说不明白的。

    舒王拂了拂袖子:“今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见到皇上。”凶狠地看向裴杞堂,一副与裴杞堂怼起来的神情,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前走去。

    韩璋也皱起眉头,看向内侍低声道:“这件事不见皇上,不能辨是非……舒王的脾气你也清楚,除非皇上亲自训诫,他是不会收手的,就请皇上说两句话,才能平息此事。”

    内侍何尝不清楚这个道理,可皇上现在服用了仙丹,神情恍惚,若是让人撞破了,太后娘娘那边定然要追究下去。

    别说他们活不成,就算是皇后娘娘,也只怕不得善终。

    眼见舒王就已经到了皇帝休息的东阁,内侍慌忙吩咐禁卫上前拦截,仓皇之下,脚底下一滑顿时摔了个跟头。

    ……

    皇后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舒王气势汹汹的到来,内侍显然已经不知该怎么应对。

    皇后快走几步上前,提高了音调:“舒王这是要去哪里?”

    身为一个王爷,竟然连轻重缓急都看不明白,怪不得这些年皇上没有让他在朝廷里任职。

    见到皇后,所有人停下脚步,毕恭毕敬地上前行礼。

    皇后很不高兴,不再理会舒王,而是威慑地抬起眼睛看向内侍:“皇上怎么说的?可要见舒王爷?”

    内侍擦着汗,忙道:“没有,没有,皇上已经歇下了,不见任何人。”

    皇后扬起了下颌:“舒王爷,您听到没有,这里是皇上的寝宫,非传不得入内,您连这点道理也不懂吗?”

    “皇上顾念您是高宗的血脉,算是长兄,对您向来多加爱护,您也要体谅皇上才是,”皇后说着看向太医,“快去给皇上请脉吧。”

    舒王被训斥一通,却没有半点的惭愧,脸上只是露出关切的神情:“皇上龙体欠安?我就说,皇上不可能不管这件事,任着那些人为所欲为。”

    皇后心中冷笑,看向捂着手臂的裴杞堂。

    裴杞堂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韩璋是一如既往的深沉,柳子谕趁机上前竭力安抚舒王的情绪。

    这些人除了舒王,没有一个是傻子。

    如果不是舒王闹起来,她都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安排,否则怎么三哥才去了皇上寝宫,这些人就堵在了门口。

    要怎么办才能将这一切遮掩住。

    皇后心念一动,看向韩璋:“顾大小姐可在这里?光靠太医诊治,本宫也不放心,就让顾大小姐也随本宫进去为皇上请脉吧!”她要将顾家拉上这条船,顾家知晓了这个秘密,就要为皇上遮掩,这样一来赵家也会有惊无险。

    韩璋皱起眉头,旁边的裴杞堂目光沉下来,心中的怒火向上窜去,怪不得赵承衍没有半点的骨气,不过受了些惊吓,就将赵家的丑事都供了出来。上梁不正下梁歪,身为国母的赵氏,也是个阴险狡诈的人,面目可憎的令人作呕。

    裴杞堂半眯起眼睛,他绝不会让琅华涉险,他正要上前去,就被韩璋一把扯住了衣角。

    韩璋道:“义妹只懂得医治外伤,恐怕不敢为皇上请脉,皇上龙体非同小可,还是请院使大人前来。”

    裴杞堂心中感激。

    韩璋说这样一番话,显然比他更有立场,他心中一喜,韩璋这样帮忙,是不是已经接受了他。

    裴杞堂看了一眼身边的副将:“快去请院使。”

    听得要请院使,站在旁边低着头的御医,不禁瑟缩了一下。

    ……

    “为什么请院使,皇兄生了什么病?”宁王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太后道:“到行宫来,本是图个清静,你们却闹成一团,不过就是击鞠,还打到了皇上这里,哪里有半点朝廷重臣的模样,”

    众人立即跪下来行礼。

    皇后整个人就像是被炙热的阳光烤化了一层似的,冷汗浸透了她的衣衫,整个人也委顿下来。

    这件事遮掩不住了。

    太后想要进皇帝的寝宫,谁能上前阻拦。

    皇后吞咽一口,眼前一阵眩晕。

    太后没让众人起身,径直向东阁走去,宁王跑在最前面:“皇兄,皇兄,你怎么了?”

    “皇后起来吧,跟哀家一起去瞧瞧。”

    皇后脸色苍白,胸口紧张地起伏,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空张嘴,发不出半点声音。

    难道赵家和她就要这样窝窝囊囊地完了不成?

    皇后的心突然一痛,立即捏紧了手指。

    顾不得还有人在旁边,立即道:“母后,媳妇有话向您禀告。”

    太后停下脚步:“今日这是怎么了?庄王妃和你都有话要说?您们到底要说些什么?”

    庄王妃。

    皇后睁大了眼睛,庄王妃说了什么话?

    是不是关于赵家?否则太后眼睛里怎么满是轻蔑的神情。

    皇后脚下更是站立不稳。

    她只知道皇城司在查庄王府,哪里能想到这把火会烧到她头上。

    这件事足以让她诚惶诚恐。

    “母后,有些事并非您想的那样,媳妇也是无可奈何……您听媳妇……”

    皇后的话刚说到这里,东阁传来宁王的尖叫:“杀人了……杀人了……皇兄要杀人了……他杀了阿静……现在又要来杀我了……母后……母后……”

    凄厉的声音仿佛将整个行宫都震得颤抖。

    …………………………………………

    昨晚这一章写的不好,干脆作废了,今天重新写,感觉好多了。我就是一个强迫症患者。

    对不起大家了。

    这次看着顺眼多了。

    最后一天,手里的月票不投,下个月就作废啦,求月票亲们。

    另外五一在V群举办抽奖活动,是本书最大的一次活动,只要投满5张月票的亲们都能参加。V群群号:五四二八一四零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