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都是高手

第四百三十八章 都是高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什么?”

    程女官觉得十分惊讶,不禁看向内侍:“你可打听清楚了?”

    内侍道:“奴婢是亲眼所见,裴大人用球仗敲了庄王爷的脑袋,庄王爷摇摇晃晃就从马背上跌了下来。”

    程女官看向太后。裴杞堂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庄王爷打了,裴杞堂在想什么?那可是王爷。

    太后听得这话,捻佛珠的手指微微停顿,这可真是谁也想不到的,裴杞堂竟然这样直接地拿下了庄王。

    内侍退下去。

    程女官道:“外面都传言说裴杞堂……目中无人又浮夸骄纵,进京之前就到处招惹是非,该不会因为仗着立了大功,又办了这样的差事,就……得意忘形,犯了老毛病。”

    太后还指望裴杞堂帮忙解局呢,这样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这有什么不好,”太后淡淡地道,“庄王被打晕了就说不出话来,等他醒来的时候大势已定。”

    “依哀家看,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太后舒舒袖子,“一会儿这里整个行宫就要闹起来,所有人都会到聚到马场上,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求见皇上。”

    事情闹大了,皇上必然要出面。

    如果赵家人真的拿了五石散给皇上服用,那么这件丑事就肯定遮掩不住了。这样一来,根本就不用她出面去揭穿皇帝。

    裴杞堂这是不动声色地替她办了件事。

    ……

    “快去禀告皇上。”马场上出了这样的大事,宫人和内侍立即就四散着去报信。

    鲜血已经将庄王整张脸染红了,庄王躺在那里人事不知。

    本来气氛轻松的马场,一下子慌乱起来。

    舒王怔愣了半晌,才吩咐内侍:“有没有传御医,快……快去啊!”

    韩璋上前查看裴杞堂的伤势。

    裴杞堂肩膀已经肿了起来。

    舒王回过神来,厉声质问裴杞堂:“你到底和庄王说了什么?庄王怎么会对你动手。”

    裴杞堂皱着眉头:“下臣只是说,庄王爷可能会输……没想到庄王爷会恼怒。不过就是个击鞠而已,怎么会这样大动肝火。”

    大家虽然没有听到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却都看到了庄王先动了手。

    庄王去打裴杞堂,第一次裴杞堂躲了过去,第二次裴杞堂举起了手上的球仗抵御,结果,被庄王手里的球仗打偏了方向,径直就落在了庄王的头上。

    舒王脸色难看,显然十分着急:“庄王待人向来谦和,定然是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这才逼着他动了手。”

    裴杞堂身边的副将忍不住道:“我们将军做错了什么,要任由庄王爷教训?”

    舒王瞪圆了眼睛:“庄王爷是龙子凤孙……岂容你们这样放肆。”

    副将压制着心中的怒气,正色道:“我们是大齐的官员,并非庄王府的奴婢。”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柳子谕忙过来道:“裴大人也并非有意,事发突然,他也是下意识地抬手抵御,说到底谁也不愿意出这种事。”

    舒王冷笑:“难不成你们还准备用两句话搪塞过去?裴大人好大的脾气,对待龙子凤孙尚是如此,换做平民百姓,还不知要如何,如此之人怎么能做国之栋梁,皇上还对你委以重任……”舒王气得胡子翘起来,“本王要去见皇上,本王就不信,没有人能惩治你。”

    舒王话音刚落。

    一个声音道:“先要给庄王止血……”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顾琅华带着人走了过来。

    这次打猎有人受了伤,精通外科的太医都去了猎场,要赶到这里来也需要费些功夫,倒是在后院的顾琅华先到了。

    琅华吩咐内侍:“将止血的药丸先让庄王吃了。”

    内侍不敢怠慢,急忙将一丸药化开顺着庄王嘴角灌了进去。

    琅华仔细地查看庄王的伤势:“伤口需要缝合,否则一时半刻不能将血止住,”说着吩咐宫人,“我需要更多的布巾,缝合用的针和桑皮线。”

    宫人急忙前去准备,眨眼的功夫就将东西拿了齐全。

    琅华清理了碎骨,开始缝合,鲜血染湿了琅华的袖口和手指,乍看上去十分的骇人。一刻钟的功夫,伤口总算缝合好了,血也渐渐止住。

    琅华站起身,“一会儿请御医开药,”说着抬起头看了看太阳,“明日午时后,庄王爷就能醒过来。”

    在场的人不禁都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闹出人命,否则他们所有人都会被责罚。

    韩璋上前道:“醒来之后慢慢就会好起来?”

    琅华点点头:“开始会昏昏沉沉不舒坦,十几天后也就没有大碍了。”

    韩璋看向裴杞堂:“你再给裴大人看看吧,他的肩膀疼的厉害。”

    琅华点点头。

    裴杞堂坐下来,琅华在裴杞堂肩膀上按了按,吩咐内侍:“找两块木板来。”

    然后将两块木板结结实实地绑在了裴杞堂肩膀上。

    “裴大人的右手手臂,一个月之内不能移动,否则将来不能再提重物。”

    裴杞堂身边的副将顿时焦急起来:“那……还能不能带兵打仗。”

    琅华垂下眼睛:“若你指的是用刀枪利器的话,养不好伤,自然是不能了。”

    琅华说完话,看向裴杞堂。

    按道理说,裴杞堂现在应该说话了,却没想到他只是瞧着她,一脸的委屈。

    这人还演上瘾了不成?他这肩膀是怎么肿起来的,她再清楚不过,用她给的药粉抹上,不出一盏茶的功夫,看起来就会又红又肿,像是受了重伤。其实以庄王的身手,根本不可能伤到裴杞堂半分。

    裴杞堂的性子就是这样,会用处如此手段她也不会觉得意外。

    不过,今天的事才过了一半,后面能不能顺利,还要看皇上的反应。

    琅华的手放下来,却觉得手指被人轻轻地勾了勾。

    是裴杞堂。

    琅华的脸差点就红起来,这人真是舒王说的那样,胆大妄为,也不怕就让人瞧见。

    裴杞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指,然后才松开,脸上却云淡风轻,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看向舒王:“下臣做的事,会向皇上请罪。”

    舒王板着脸:“只怕这由不得你。”

    内侍抬来肩舆,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庄王抬了上去。

    方才去向皇上禀告的内侍走上前来:“天家正在休息,让人先妥善照应庄王爷,等明日再训问裴大人。”

    舒王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皇上真的这样说?”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轻描淡写地就揭过去。

    他皱起眉头,一脸的义愤填膺:“本王要去见皇上,即便裴杞堂是功臣,却也不能就这样故意偏袒,否则要伤了宗亲的心。”

    ………………………………………………

    更新奉上。

    下一章继续。

    月底了,同学们,这个月咱们的月票冲破了一万大关,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稳坐前八名了。

    有月票的同学,求月票,一张月票顶两张,拜托拜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