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不经打的庄王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不经打的庄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庄王脸色铁青,眉宇中多了一抹的杀气。

    一个站在皇位旁边的皇室宗亲,退一步籍籍无名,进一步粉身碎骨,做他能有如今的风光,靠得都是他的谋算,这样才能历经“二王之乱”而不倒,裴杞堂几句话就想让他害怕,未免小瞧了他。

    就算是裴杞堂真的掌握了杜其仲,却也不一定能将这案子办下去。

    太后若是不肯救他,他就将当年庆王向荣国公调兵的事说出来,告诉皇上庆王谋反时,太后曾想要淮南王回京,若不是皇上动作快,将庆王抓个正着,说不定太后已经帮助庆王登上了皇位。

    太后不会不怕他的威胁。

    庄王道:“这是杜其仲所说?没有谁能主动招认自己的错失,自然会百般推脱,裴大人要小心,不要上了他的当。”

    他身为一个王爷,就算犯了错,也要经过皇室宗族,岂是裴杞堂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弟能够沾手的。

    裴杞堂点了点头:“王爷说的有理,下臣也是这样想,生怕有个冤枉,将来不好交代,”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那些人嘴里不一定有实话,就像祝掌柜说,曾送给您三颗夜明珠,价值千金,我看着却未必如此。”

    裴杞堂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荷包递给庄王。

    庄王眼睛一跳,皱起眉头,不去接那荷包,表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心中却暗暗吃惊。

    掌管着江西铺子的祝掌柜,去年的时候从大食国商贾手里收了三颗夜明珠。

    这些事裴杞堂怎么知晓?

    庄王忍不住心跳加速,浑身血液仿佛都拼命地向头上涌去。

    裴杞堂到底知晓多少?

    因为祝掌柜的事,杜其仲是不知晓的。

    正当庄王思量时,裴杞堂动手将夜明珠倒了出来捧在手心里,迎着光看过去。

    裴杞堂笑着道:“多了这条裂纹,这颗夜明珠可就不值钱了。”

    看到那夜明珠,冷汗从庄王额头上淌下来,他能认出来这颗夜明珠是他的,因为这颗珠子上又两条,如同“人”字的纹路,他因此对祝掌柜大发雷霆,差点就将江西的生意换了别人来做。

    裴杞堂竟然进了庄王府,取出了这颗夜明珠。

    他能拿到这夜明珠,也就能拿到所有的东西。

    怒火从庄王的眼睛中喷薄而出,仿佛要将眼前的裴杞堂烧为灰烬。

    这件事皇上知道吗?太后知道吗?

    裴杞堂是让皇城司的人上门,还是带了京营的兵马前往查封王府,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王府里的管事没有来通风报信,王府外的眼线也没送来消息。

    难道庄王府所有的人都被押了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是堂堂的庄王爷,即便是皇上要查检庄王府,也不可能不知会他,就让人闯进王府去。更不可能让人随意将庄王府的东西拿出来。

    “你好大的胆子。”庄王大吼一声,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正当众人都看向庄王时,柳子谕趁机挥了一下手中的球仗,然后激动地看着那木球滚过了球门。

    如果不是气氛不合适,柳子谕就要欢叫起来。

    舒王皱起眉头:“你们两个愣在那里做什么?庄王……击鞠的时候就不要端着你的王爷架子,什么有没有胆子,若是让他让着你,还有什么意思。”

    庄王恶狠狠地看向舒王,舒王这个糊涂的老东西,根本就不知晓发生了什么,却在这里胡乱地搅和。

    “王爷不要太放在心上,”裴杞堂将荷包放回怀里,眼睛闪亮,目光中带着几分的威慑和傲气,“一场胜负算不得什么,您若是不服气,我们再战一场,请皇上多添些彩头。”

    裴杞堂再一次压低声音:“王爷,您床底的那只镶着一块祖母绿的匣子,是用沉香做的吧?怪不得能让屋子里有股淡淡的香气。”说完直起了身子,眯着眼睛看庄王。

    那只匣子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和地契。

    裴杞堂握住了这两个证据,自然能够来逼迫他说出所有一切。

    庄王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卑微起来,仿佛被一块巨石重重地压在他的肩膀上,要他向眼前这个少年郎低头。

    裴杞堂如今就是高高在上地等在那里,等着他臣服,等着他哀求。

    他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庄王握紧了手中的球仗,转身就要离开。

    他必须赶去庄王府,看看到底就发生了些什么。

    然而身下的马儿却没有动,反而发出一阵轻嘶。

    裴杞堂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拉住了缰绳,他那如古潭般波澜不惊的眼眸里是淡淡的笑意:“王爷急着去哪里?”

    裴杞堂脸上挑衅的神情,就是无数的蚂蚁在啃噬他的心,庄王再也忍不住,挥动起了手中的球仗向裴杞堂打去。

    裴杞堂弯腰躲闪,仿佛十分惊讶,却仍旧没有松开手中的缰绳:“王爷,您这是做什么?您小心着点,别从马背上跌下来。”

    声音也那么的轻描淡写,若是什么身边有人,会立即大笑起来。

    庄王怒不可揭,蓄足了力气再度将球仗打向裴杞堂,如果这是一柄刀刃,他恨不得立即就将裴杞堂劈开。

    裴杞堂手里不知什么时候也提起了如同偃月般的球仗,两支球仗撞在一起。

    庄王听到了清脆的“咔嚓”声,巨大的震动传到他的手臂上,他的手立即没有了力气,巨大的疼痛立即传来。

    骨头,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庄王的手臂软软地垂下,手里的球仗也跟着掉落在地,他睁大了眼睛,只看见一个东西迎面而来。

    是裴杞堂手里的球仗。

    手杖没有半点的停顿,裹挟着厉风扫在他的头顶上。

    你敢……

    庄王心里想着,嘴张开刚要怒斥出声,然而音阶冲到喉咙里却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裴杞堂的球仗狠狠地打在了他头顶上。

    庄王只觉得“嗡”地一声,滚热的东西顺着头顶淌落,他感觉到了眩晕,眼前所有一切渐渐模糊起来。

    周围一片惊呼。

    有人喊道:“裴大人受伤了,快来啊,庄王爷……打了裴大人……”

    庄王伸出了手想要指向裴杞堂。

    裴杞堂脸上是安静的笑容。

    庄王的心一下子炸开,张开嘴吐出口鲜血,然后整个人从马背上跌落。

    …………………………………………

    小枸杞好可怜,隔壁的李谦都要生孩子了。别人夜夜笙歌,我们只能枸杞泡茶不带一点油花。

    小枸杞你这CN要做到啥时候?

    求月票,求月票为小枸杞娶媳妇。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