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第 526 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有十天时间即将出发前往上古洞府,整个宝鼎城都热闹起来。

    得到消息的修炼者们纷纷为进入上古洞府作准备,宝鼎城呈现一番繁忙之景。

    红林客栈里,前来求丹的修炼者也更多了,仿佛对于这些修炼者而言,天级丹便是进入上古洞府的通行证,所有人都想求到一颗天级丹。

    其实天级丹并非是进入上古洞府的通行证,而是想要顺利地进入,首先便需要一颗天级的五行破障丹。

    这五行破障丹,除了宁遇洲外,如今魂兽大陆还没有多少炼丹师能成功地炼出来。

    盖因这五行破障丹不仅丹方难得,炼制的过程极为复杂,虽然天阵盟那边有丹方,也请天级丹师炼过,但成功率非常低,而且品相也不好。

    相比天阵盟将丹方捂得紧紧的,不欲向世人展示,宁遇洲却是一副无所谓,大方地将几种丹方和魂兽大陆的天级丹师们分享。

    为此,魂兽大陆那些天级丹师们对他极为感激,恨不得将他供起来。

    得到这几种丹方后,他们就开始埋头研究起来。

    魂兽大陆的天级丹师们高兴了,天阵盟的那群阵法师们再次被气个半死。

    他们当初为了交好宁遇洲,特地将紫府蕴气丹和太素丹这两种丹方送他,他却直接表示不会炼,哪知他来到宝鼎城后,突然就会炼了。天阵盟的人可不相信他不会炼,分明是不想给天阵盟炼。

    如果是这样,天阵盟确实有理由生气,偏偏天阵盟当初送丹方时,耍了个心眼,将不完整的太素丹的丹方送过来。

    结果宁遇洲仍是炼出没有瑕疵的太素丹,这说明宁遇洲那里也有一份完整的丹方。

    再联系上古洞府突然传遍整个魂兽大陆之事,天阵盟有理由相信宁遇洲定是早早地得知上古洞府之事,甚至丝毫不在意地将之广而告之。

    “那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天阵盟的一位王级阵法师十分恼怒,他镇守在魂兽大陆多年,十年前得知魂兽大陆竟然隐藏着一个不知名的上古洞府时,一直努力地瞒着这消息,便是想得到里面的传承。

    为此他连天阵盟的总部那边的阵法师都没告诉。

    苦心经营多年,就等上古洞府现世,届时带着他的人手进入上古洞府,已然将上古洞府的一切都视为自己的所有物。

    哪知一夕之间,自己的所有物却被整个大陆所知,变成了所有人之物,让他如何甘心?

    麻管事上前,恭敬地道:“萧长老,依属下看,那宁遇洲不过是一个天级丹师,身边的追随者修为最高只有元皇境,可见凭他们的本事,应该无法提前得知上古洞府的存在。属下担心,他身后定有更厉害的人或势力……”

    萧长老瘦削的脸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可有查清他的来历?”

    麻管事脸上露出羞愧之色,“时间太短,只能查到他是从天轮大陆那边过来的,属下已经让天轮大陆那边的人查,因为要瞒着上古洞府之事,不好向天轮大陆那边的人明说,所以查得比较慢。”

    既然不能明说,天轮大陆那边的天阵盟之人只当是不重要的人,并不重视,查起来也慢吞吞的,如今仍未有消息过来。

    “废物!”萧长老又是一阵生气。

    气过后,他眯起眼睛,“上古洞府就要开启,那宁遇洲背后之人再厉害又如何,这里可是魂兽大陆,不是外来修炼者能放肆之地。”

    天阵盟在魂兽大陆经营多年,要论对魂兽大陆的了解,没有人比天阵盟更清楚。

    不管宁遇洲想做什么,为何要将上古洞府之事广而告之,萧长老都不会让他的目的得逞,上古洞府里该属于他的宝物,定然是他的。

    想到这里,萧长老吩咐道:“继续派人盯着他们,既然这宁遇洲炼丹如此厉害,让他多炼一些,咱们如价照付。”他冷笑一声,“就看他有没有那命赚这些灵石。”

    麻管事应了一声。

    ***

    听说麻管事过来,宁遇洲并未见,而是让闻兔兔去打发人。

    闻兔兔极少会做这种琐碎的事,他更喜欢一言不合直接开打,俨然就是只暴力兔子。所以见到麻管事后,他也没什么好脸色,直接道:“宁哥哥忙,没空炼丹。”

    麻管事神色微凝,“宁丹师忙什么?”

    “不是还有几天就出发去上古洞府了吗?宁哥哥自然要多炼点灵丹。”

    “正好,我这里有几副紫府蕴气丹的材料……”

    “宁哥哥不炼紫府蕴气丹,他在炼补灵丹。”

    “……”

    麻管事木着脸看向这个妖修,以为化形时弄成个小孩子,他就相信这妖修真是个孩子了吗?

    “行啦,没事别过来打扰,我们很忙的。”闻兔兔不耐烦地摆手,转身进入客院。

    被挡在客院外的麻管事纵使涵养再好,也差点被闻兔兔不客气的态度弄得搓出火气。

    他深吸了口气,到底没有发火,若是其他时候,胆敢不给天阵盟面子,早就被天阵盟出面收拾,但现在……

    感觉到周围那些似有若无的目光,麻管事明白,宁遇洲在宝鼎城的这段时间,已经赢得诸多人心,若是自己在这里动手,只怕会被宝鼎城那些想求宁遇洲炼丹的修炼者丢出去。

    在既得的利益面前,他们可不管天阵盟能不能得罪。

    麻管事只好离开。

    其实宁遇洲不仅拒绝麻管事,很多人也都拒绝了。

    早在前几日,他便让师无命他们对外放话不再出手炼丹,求丹的人不用再上门。

    以他这半年内所炼的灵丹,已经足够魂兽大陆那些元宗境以上的人修和妖修进入上古洞府,元宗境之下的修炼者,因上古洞府存在未知的危险,还是别进去涉险了。若是有长辈或朋友带进去,一路护持,那就另当别论。

    这水已经被他搅得更浑,就没必要再折腾。

    宁遇洲见好就收,开始专心炼一些他们进入上古洞府时需要的灵丹。

    “夫君,你知道进入洞府后要什么灵丹吗?”闻翘好奇地问他。

    宁遇洲同时控制着三个丹炉炼丹,还能一心二用地和她说话,“不清楚,多炼一些准没错。何况黎尧年不是说过,进入洞府最好多带些灵丹,越是高阶的灵丹越好。”

    其实王级丹、圣级丹的效果更好,但魂兽大陆没有王级丹师和圣级丹师,一切都是枉然。

    闻翘觉得他说得对,没有多问,继续帮他处理材料。

    最近他们弄到不少天级丹的材料,都是那些来求丹的人修和妖修送来的。

    既然要求宁遇洲炼丹,那自然要自己备好需要的材料。在宁遇洲公布几种丹方后,只要是魂兽大陆的人和妖修都能看到,以最快的速度齐集丹方上的材料,这也是修炼界的常态,炼丹师只负责帮忙炼丹,材料要自备。

    宁遇洲炼丹极少有失手,成丹率更是达到圆满,光是扣下来作为报酬的灵丹和材料就堆积如山,这还是宁遇洲只收取三分之一的报酬,比其他炼丹师要低。

    如此,也让魂兽大陆的修炼者们认识到宁遇洲的炼丹术之可怕。

    一个高阶炼丹师自然让世人追捧,宁遇洲如今在魂兽大陆的声望之高,若是有人胆敢对他出手,不需要他本人说什么,便有修炼者帮忙撕了他。

    等闻翘将需要用到的材料都处理好后,发现没什么需要自己做的事,便拍拍手,起身出去。

    宁寄臣也在隔壁炼丹,炼的都是玄级丹,偶尔能出几颗地级丹,只是品相实在不好。

    不好也没关系,可以直接拿去卖,想买地级丹的修炼者多得是,还能回个本。

    小凤凰、宿星和小麒麟正在院子里玩,闻滚滚坐在台阶上抱着紫灵竹啃,就这么懒洋洋地看着别的兽玩。

    两只神兽和一只器灵莫名其妙地玩得很好,也不知道是因为麒麟特有的宽容之心,还是小凤凰不谙世事,或者是宿星的稚气,不同种族的三只还玩得挺好的。

    见到闻翘,小凤凰啾啾啾地叫着飞过来,圆滚滚的一坨,随时有往下掉的风险。

    闻翘忍不住伸手托了它一把。

    这时,师无命从外面进来,朝闻翘道:“阿翘妹妹,那刁姑娘又来啦,你要不要去和她打一架?”

    “不打!”闻翘毫不犹豫地回道。

    “为何?”

    “不和手下败将打。”

    “……”

    这理由非常好,只怕刁凌惜要气个半死。

    师无命好笑地看她一眼,跑出去告诉刁凌惜这事,看到刁凌惜气得脸庞都扭曲了,突然有些同情她。

    “刁姑娘,你是打不过我们家阿翘妹妹的,如果你嫉妒她的美貌,其实你可以吃点灵丹,压下纯阳之气,估计你也是个美姑娘。”

    瞬间,刁凌惜凌厉阴狠的目光瞪向他,厉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师无命一点也不将她的狠戾放在眼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实话实说,若是你不信就算了。”

    刁凌惜双瞳怒睁,衬着她那副菱角分明的脸庞,虎背熊腰的汉子般的模样,十分骇人。她瞪了师无命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匆匆忙忙地离开。

    师无命啧了声,慢悠悠地走回客栈。

    裴栖羽从旁边走过来,阴沉地问:“你为何要对她说那些?”

    师无命朝他笑了笑,“纯阳之体的女子,多难得啊,不是吗?”

    “却是个没用的。”裴栖羽十分不屑,按他的本意,是想慢慢地折磨刁凌惜方才能消他心头之怒,不过随着上古洞府之行将近,他忙着准备,倒是将她放到一旁。

    当然,最重要的是,宿陌兰在大庭广众之下击败刁凌惜那一幕,让他心情大好,便懒得再搭理她。

    他知道宿陌兰不希望他动太多杀孽,那便不杀罢。

    如果刁凌惜死性不改,还想以势欺人,那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

    时间转瞬即过。

    出发那日,闻翘他们去退了红林客栈的客院,随众人一起离开宝鼎城。

    这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放眼望去,是数不清的人,御使各种各样的飞行灵器,朝东方而去。

    闻翘取出飞舟,一行人跃上飞舟,飞舟和周围那些家族或势力的飞舟混在一起。

    没有飞舟的散修则御使各种寒酸的灵器,跟在飞舟之后。

    出发之时,所有人都感觉到妖尊的气息。

    宝鼎城中坐镇的两位元帝境妖修乘坐城主府的飞舟,行驶在最前方。

    有妖尊坐镇的飞舟开路,自然没有不长眼睛的妖兽上前阻拦。纵使没有妖尊坐镇,以宝鼎城的这群修炼者们浩浩荡荡的阵势,只要长眼睛的妖兽都不会冒出头。

    荆绝趴在舷窗边,感慨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顺利的出行。”

    魂兽大陆和其他大陆不同,这里几乎没有无主之地,都被那些妖王、妖尊们瓜分,属于妖王妖尊的地盘,不允许旁人轻易进入。修炼者们想要经过,除了要给过路费外,很有可能遇到某些心情不爽的妖兽,直接就攻击,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而这次,众人直奔上古洞府所在之地,经过不少妖王的地盘,但那些妖王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妖王之下的妖兽们更是安静如鸡。

    一路顺风顺水,不到半月时间,他们便抵达目的地。

    上古洞府在一处穷山恶水之地,这里恰好是三个妖王地盘的交界处,不属于任何妖王的地盘。

    地面到处都是裸-露的石砾,前方有一个幽暗的峡谷,里面有湿润的水汽溢出。

    队伍在峡谷外停下来。

    闻翘他们跃下飞舟时,发现这里已经有人更早到来,是天阵城的修炼者,五大家族的人都在,还有他们的老祖。

    天阵城内有大陆传送阵,五大家族亦是不缺钱的,需要天级丹的话,可以直接到其他大陆去寻找,根本不费什么功夫。当然,天级丹他们也不嫌多的,所以当初知道宁遇洲能炼天级丹时,纷纷跑过来求他炼丹。

    相比之下,宝鼎城和地阴城的修炼者和妖修们就没那么幸运。

    所以他们只能在宝鼎城找宁遇洲炼丹,直接从宝鼎城出发,倒是显得宝鼎城来人是最多的。

    闻翘看到黎家的老祖黎尧年,他独自站在崎岖的山石上,怀抱着暗红色的长剑,闭目养神。

    转头看了看,她发现黎家来人非常少,除了一个元皇境外,只有两个元宗境。

    相比其他家族几十个人,实在少了一些。

    看来黎尧年确实认为上古洞府确实危险,才会限制家族之人过来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