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苍穹决战 > 85、紫罗兰茶馆相遇

85、紫罗兰茶馆相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益行和尚一大早被一泓长老叫到长老房里,他以为是传经授道的事情,结果出乎他意料,一泓长老把房门关上,把益行叫到身旁坐下,他脸色凝重告诉他:

    “益行呀,你的真实身份我一直替你隐瞒着,现在看来我已经包不住了,只有告诉你了,就看你今后的造化了。”

    益行和尚笑了,说:“我的真实身份?不要你说,总统早就告诉我了,我是火星人,我的母亲是费尔莱雅,父亲是凯若特。”

    一泓长老疑惑地看着益行和尚,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你身份,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父母呢?”

    益行和尚回答:“没必要,我觉得我现在在寺庙里当和尚挺好的,不想打破现状。”

    一泓长老抬头问:“你知道你以前的事吗?”

    益行和尚摇头,回答:“不知道。”

    一泓长老叹了一口气,说:“咳,你叫凯若雅男,魏真是你冒名顶替的,此人已经死了,是阳公村人他们一家人都被一把火烧死了。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们隐瞒你的真实身份是不想让你再受到伤害,益行是你在寺庙里取的的法号,你是因为你掌管的地下基地里的暗能量被盗,才把你贬到地星球上来做了和尚。”

    益行和尚感到奇怪地问:

    “为什么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一泓长老告诉他:“因为你的大脑被罗斯星人锁死了,你以前很多的记忆都被锁死在另外一个区域里,因此只有解除锁死的大脑,恢复你的脑能力,你才会记得以前所发生的事情,做回你原来的自己。”

    益行和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一泓长老,问:

    “你是什么人,这么清楚我的过去?”

    “告诉你也无妨,”一泓长老很淡定地说,“我也是火星人,名字叫费尔康桥,我到地星球来也是受人所托,是为了我们碳基人类生存而来。我接纳你到阳公寺,也是受此人所托,让我保护你,让你像你父亲一样更好地成为我们碳基人类一名杰出的战士。”

    益行和尚蒙了,他的大脑开始痛苦地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不可能,我父亲?他在哪?我是一名孤儿,不可能有父母……”

    一泓长老见益行和尚很苦恼的样子,说:“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存在。你的父亲叫凯若特,母亲为费尔莱雅。你的母亲曾经到阳公寺找过你,你当时拒绝了她。”

    “就是那个漂亮的金发女人?”益行和尚问道,“更不可能,她看上去比我年轻,而且头发是金色的,我是黑色的,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一泓长老笑了,说:“你的眼睛,鼻子和嘴与你母亲相像,头发、脸型和身材像你父亲。怎么没有血缘关系呢,你的血没有经过修炼直接是绿色的血液,因为你的父母已经达到了智神阶段了,他们所带给你的血液自然就是绿色的。试问,你在真国人中找到绿色血液的人有几个?没有。你那独特的蓝眼睛,在真国人中是没有的,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世上哪有儿子不认父母的?”

    益行和尚将信将疑,问:“你说那个金发女郎真的是我母亲?”

    “对。”一泓长老点头回答道。

    益行和尚继续问:“我的父亲呢,他在哪?”

    一泓长老回答:“你的父亲,据说他在太空中被救了之后,一直在生物研究所实验室待了很长时间,他被作为1号太空人实验品,后来他突然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益行和尚若有所思地说:“哦……”

    一泓长老凑近益行和尚的身边,悄悄说:“我叫你到我这里来,是想告诉你,你的母亲想见你,她约你明天在阳公镇《紫罗兰茶馆》见面,这是一个你们母子相逢的好机会,你千万别错过了。”

    益行和尚有点为难,他说:“长老,我不去行吗?我还要为后天的传经授道备课呢,怕耽误了讲课。”

    一泓长老指出:“你别跟我找理由,你必须去,你们母子相认对你今天大有帮助。后天的课,你如果没有准备好,由我来讲。”

    益行和尚只好答应了。

    阳公镇《紫罗兰茶馆》地处阳公镇北街,在阳公大桥旁,茶馆建在阳公河畔,在靠北的茶馆包间推窗可以看见流淌的河流,越过宽敞的河,茶馆的对面就是将军府。这个茶馆是将军常来的地方,当然景中花也非常熟悉。

    《紫罗兰茶馆》里绿树掩映,环境很优雅,据说是真国一位有名的诗人曾经居住在这里,原来是一座大院,院外红墙环护,四周垂柳围绕,茶馆大门的两边保留着诗人原来留下的一副楹联,为:

    紫罗楼前见秋老,独殿群芳花枝俏。

    进入院内,是一段碎石小路,路两旁为假山和花台。花台里紫罗兰开得正旺,满院子随处可见紫罗兰花,紫罗兰茶馆因此得名。穿过玲珑精致的亭台,亭台两边的柱子上雕刻着一副原来诗人所作的楹联,再往前走就到了顺河而建的三层古典建筑,金碧辉煌的琉璃瓦,绿色的屋檐上雕着各种各样的精美的花纹,屋顶有四个翘脚,每个翘脚上都系着几只铜制的风铃,一阵风吹过,风铃发出“叮叮、叮叮”悦耳的铃声。因此,有人又叫它《风铃茶馆》。茶馆建筑和内部装饰仍然保留着原来的风格,古朴典雅。

    益行和尚按照事先约定,来到了茶馆的二楼的名叫“秋菊”的包间里,他推门一看,屋里只有恒教授一人,看得出她已到多时,正站在窗边欣赏窗外的景色,听到敲门声,随着她“请进”的声音刚落,她转身见到了已经许久未见的他的儿子——凯若雅男。

    恒教授惊喜地喊道:“男儿!”她不顾一切地一把搂住了益行和尚,眼泪禁不住流出来。

    要不是一泓长老提前告诉他恒教授是他的母亲,益行和尚还真不敢与眼前的漂亮女儿相拥。恒教授抱着益行和尚说:

    “你是我的儿子,一泓长老已经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了吧。”

    益行和尚点头:“嗯。”

    “让我好好看看你。”恒教授松开抱着益行和尚的手,让益行和尚的脸正对着她。

    益行和尚见恒教授脸有眼泪,他用手替恒教授擦,这温馨的一幕被匆忙赶来的景中花看到了,她大声呵斥道:

    “住手!”

    益行和尚和恒教授扭头看见景中花站在门口怒目而视,她走到两人的面前,不由分说地用手指着益行和尚的鼻子大骂:

    “臭和尚!你说出家人不能谈恋爱,不能结婚,你却在这茶馆里与漂亮女儿私会,你跟我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恒教授问儿子:“她是谁?”

    益行和尚回答:“她是景将军的女儿景中花。”

    恒教授正要招呼景中花进屋里坐,景将军在屋外对女儿大声呵斥道:

    “你跑到这里捣什么乱,你赶紧给我走,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的。”

    景中花指着益行和尚和恒教授,说:“他们两人……”

    景将军打断女儿的话说:“他们两人与你有什么关系,别在这里胡搅蛮缠,赶快走,你有什么事回家说去。”

    有父亲在,景中花不敢放肆,她本想上前质疑益行和尚的,只好放弃了,心里想:【臭和尚,你等着瞧,你敢负我,有你好果子吃。】

    其实,这是景将军设的局,他把恒教授与益行和尚见面地址安排好后,在将军府上特意在女儿身边等恒教授打来电话,他还在电话中透露了益行和尚马上就要到紫罗兰茶馆里来的消息。

    景中花正在实行阶段,她不愿意到学校安排的国立报社去实行,回到母亲的家里休息,由于母亲整天在她的面前唠叨,让她感到很烦,因此她跑到父亲的将军府里图耳根子清静来了,当她在父亲身边得知益行和尚要到紫罗兰茶馆的秋菊包间与恒教授见面。她着急了,她认识恒教授,长得很漂亮,这个女人曾经把他的父亲搞得神魂颠倒,她感觉益行和尚和这个女人私自见面一定有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她急匆匆地赶到紫罗兰茶馆,刚好在秋菊包间的门口,她看到了两人“亲热”的一幕。这让景中花的心里很难接受,她追了一年多的男人,一直不理她,却被恒教授轻易地俘虏了。

    景中花被父亲骂走了之后,心里很不服气,她决定以后要找益行和尚当面质问。

    景将军在紫罗兰茶馆与恒教授、益行和尚谈了一个多小时,益行和尚总算能够接受恒教授是他的母亲这个事实,并且双方还约定今后见面的时间,恒教授想为自己的儿子的大脑解锁,让他恢复以前的记忆。

    景将军满心欢喜认为这次女儿看到了恒教授、益行和尚两人亲热的一幕,一定会彻底与益行和尚一刀两断,从此不再来往。谁知他进将军府后,女儿却对他说:

    “益行和尚一定是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我要质问他,把他解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