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苍穹决战 > 74、独闯阳春院

74、独闯阳春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胭脂小姐把魏新宙身上的100多元真币作为小费“没收”了,另外在表演大厅观看表演和胭脂小姐的陪伴费共计1200元,魏新宙却无法支付了。

    昨晚对魏新宙温柔的突然变了脸,非要魏新宙支付了1200元真币之后,才能走出《阳春院》。魏新宙上哪找这么多的钱,就是把他藏在山洞里的800元凑上都还差400元,他一没工作,二他在上山靠卖山货一年还赚不到100元,这等于要他的命。魏新宙借口《阳春院》在敲诈他,拒绝支付所“消费”的1200元。

    结果被《阳春院》的保安打得鼻青眼肿的,关押在一个黑屋子里,饿了两天,再被拖出来时,他已经有气无力了。

    《阳春院》的老鸨杨丽萍,坐在经理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叼着烟问坐在对面椅子上的魏新宙:

    “你想好没有?你欠阳春院的钱准备怎么还?”

    “老板你绕了我吧,欠条我已经打给你们了,你们的钱我还需要出去凑,等我凑齐了,我就还你们。”魏新宙尽力睁开已经被打肿了眼睛说道。

    “凑,你上哪去凑?”老鸨吐了一口烟圈不紧不慢地说,“你说的那位将军大小姐,我们去找过她,她说你是镇里新来的无赖,你还欠了她1000多块未还,你是没有支付能力的人,你所欠的债只有你哥哥魏新宇有能力还,我们不可能把你放啦,放了你,你居无定所,今后我们上哪找你?我们只有委屈你几天,等你哥哥拿钱取人。”

    魏新宙摇头不相信老鸨的话,说:“你胡说,我是景小姐硬拽我到你们《阳春院》来的,她说她出钱请我消费。”

    “哈哈哈~”老鸨笑了,“我看你是傻到家了,她是在故意整你。我还未见过有姑娘会出钱叫男人到我们《阳春院》来的。我们这里是男人爱,女儿恨的地方。”

    魏新宙听到是景中花故意在整他,他握紧拳头一下子站了起来,被他身后的两位大汉用手按下坐回原位。魏新宙不服,他想找景中花问个明白:“我要找她问清楚:我救了她,她为什么整我?”

    老鸨抽了一口烟,走到魏新宙的面前,说:“我告诉你吧,女人的心你永远猜不透,你就是把心窝子掏出来,她也不一定感激你。”

    魏新宙向老鸨求饶:“老板,你放了我吧,我欠你们的钱,我肯定能还。”

    老鸨回到座位上,翘着二郎腿,说:“你不要着急,我已经得到消息,你哥哥马上就到。”

    说曹操曹超到,魏新宇昨天才释放出来,贺炎司令员还正在考虑安排他的工作,他暂时回到了空军第一试飞大队的宿舍里,听候命令。昨夜试飞大队的战友们欢聚一堂,为魏新宇康复归来庆贺,大家一直玩到深夜才归。

    一大早,景将军给魏新宇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他的弟弟因欠债被扣押,请他拿钱到《阳春院》去赎人。而且景将军在电话中告诉魏新宇:弟弟所欠的数目为1200元。这在真国也不是一笔小钱了,它相当于魏新宇的半个月的工资了。

    魏新宇刚刚释放出来,身无分文,只好在战友那里借来了100元,作为乘车之用。对于弟弟的欠债钱,他只能冒险到《阳春院》一试,看能不能用他想的办法将弟弟解救出来。

    魏新宇走进《阳春院》时,已经是下午3点了。《阳春院》的大门开启,很冷清,大门只有两个保安在守门。一位保安见到魏新宇迈进大门时,问:

    “你找谁?”

    “我找你们经理。”魏新宇边回答边往里闯。

    “你不能进去,我们现在还未开业呢。”一位保安拦住了他。

    魏新宇见有人挡道,他轻轻右手一拨,拦他的保安被撂倒在地,另外一个保安见状,拿起电击棍朝魏新宇打去,魏新宇用手臂一档,电击棍打在手臂上被弹了回去,顿时把保安弹倒在地。

    保安急忙用对讲机向保安中心报告,紧接着十几个保安簇拥而来,他们拦住了魏新宇的去路。魏新宇视而不见,继续往前走,所有上前阻挡他的保安都被魏新宇轻易地打趴下。

    保安队长为原真国的特战队员,他亲自出马,在魏新宇进入大厅时,把他给拦下了,几番打斗之后,队长被魏新宇一拳打中胸部,打倒在地,队长身边的几个保安也被打趴下了,队长捂着胸口,勉强站了起来,问:

    “你究竟是什么人?”

    魏新宇回答:“魏新宇,空军第一试飞大队试飞员。”

    队长问:“你是来赎你弟弟魏新宙的?”

    魏新宇点头回应:“是的。我弟弟在哪?”

    队长咬牙忍着疼,说:“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你弟弟在经理办公室里,我带你去。”

    说着队长领着魏新宇来到了经理办公室。老鸨杨丽萍见魏新宇进来,笑脸相迎,说:

    “哟,你就是试飞大队的英雄呀,果然与众不同。”

    魏新宇没有理会老鸨,而是看见弟弟被人打得鼻青眼肿的,他问:

    “你们怎么把我弟弟打成这样?”

    老鸨指着魏新宙说:“你弟弟一点不懂事,欠债不还不说,还动手打人。”

    魏新宙听到老鸨的话急了:“你胡说,我没动手,我说我没钱,你们不信,还出手打我。”

    魏新宇问:“是谁打的,你给我打回来。”

    魏新宙突然站起来跳到哥哥身边,指着刚才一直在他身后的两位大汉,说:“是他们两个。”

    魏新宇看到眼前的两位,难怪弟弟那么高大的身材也斗不过他们,两位大汉魁梧高大,就像两个大猩猩站在那里,一般人看见都要认怂,一对一地斗弟弟也不占上风。魏新宇故意挑逗对方,他对弟弟说:

    “在这两个怂样面前你怕什么,不就是两个大猩猩嘛。哪有人斗不过猩猩的。”

    两位大汉听到魏新宇的话,气得话都不说,挥拳就朝魏新宇打来,别看两位个子高大,打起拳来蛮灵活的,他们一阵疾风暴雨之后,把魏新宇逼到了墙角。

    老鸨见状得意地对魏新宙说:“我看呀,你哥哥和你一样都是不识趣的人,居然敢招惹我们的大力金刚,他和你一样只有等着挨揍啰。”

    老鸨的话刚落,只听两个“大力金刚”被魏新宇一人一拳地回击,两个巨大的身躯被打倒至十几米远,撞到墙壁上才停下来,两位巨人保安嘴角流血,趴在地上难以动弹了。

    老鸨看见吓得大喊:“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站在一旁的保安队长,吓得一声不吭。

    弟弟在一旁助威,喊着:“打得好!打得好!!”

    魏新宇很淡定地说:“他们死不了,只是被我轻轻打了一拳,没有伤到筋骨,几个时辰之后,他们自己就恢复了。”

    保安们听到老鸨的喊叫,纷纷从各处向经理办公室聚集,他们看见被打倒的巨人保安,没有人赶上前一步。

    副队长端着枪对着魏新宇,想叫魏新宇投降,没有料到被魏新宇轻轻一点,一道光就把副队长打趴下了,枪扔在一边,没有人再敢出来放肆了。

    魏新宇走到老鸨面前,问:“我弟弟欠你们多少钱?”

    老鸨吓得语无伦次地说:“没,没有……没欠……”

    魏新宇盯着老鸨问:“他没欠你们的钱,你们扣押他干什么?”

    魏新宙指着老鸨说:“他们强迫我打欠条。”

    “他的欠条呢?”魏新宇追问道。

    “魏新宇,你别胡来呀,我们阳春院可有大人物罩着的。”老鸨稍微冷静后威胁地说,“你敢胡来,今后你别想在真国继续混下去。”

    “哈哈哈~”魏新宇笑了,他直言不讳地说,“你们的后台我知道,他是安全部的李部长吧,你把他叫来,我在这里等他。我倒要看看他给我定什么罪名。”

    老鸨语气突然变缓,说:“你别,别乱说,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我们没有后台。”

    魏新宇小声地对老鸨说:“你要是老板,这个店不知道被查封多少次了。你没有后台,你敢这样恣意妄为?你们打着弘扬民族文化的旗帜,却干着卖淫嫖娼的勾当……”

    老鸨质问道:“你胡说,你造谣,你有证据吗?”

    魏新宇故意叫四周的人员都离远点,他悄悄地说:“你知道景将军的女儿带我弟弟跑到你这里来的目的吗?她一个女孩子,没事她跑到你们这个属于男人玩的地方干嘛,她在收集你们的犯罪的证据。如果你不放了我弟弟,到时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老鸨理直气壮地说:“他将军也不是什么好鸟,借开游戏厅的名义,却暗地里开赌场。他敢惹我们,他也别想在阳公镇上混了。”

    魏新宇有意说:“你们想跟我们斗?好呀,看谁笑到最后。不信?你试试看。”

    老鸨见魏新宇语气很硬,她想犯不着为了1200元与对方闹僵了,她话软了下来,说:“魏老兄,有话好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把我们的人打伤了,我们把你的弟弟打伤了,我们扯平了。”

    魏新宇问:“我弟弟的欠债呢?”

    老鸨表态:“他不用还了。”

    老鸨见识过魏新宇的功夫了,继续打下去他们肯定吃亏,况且他还有景将军这个后台,他们惹不起,于是老鸨立刻叫人把魏新宙写的欠条拿来,退还给了魏新宙。这场阳春院的风波就这样平息了,魏新宇领着弟弟走出了阳春院。

    在路上弟弟问哥哥,老鸨为什么这么老实地把他的欠条还给了他,魏新宇没有回答,他领着弟弟来到了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