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贴身家丁 > 第1941章 给我揍他

第1941章 给我揍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计秋荣之所以如此激将赵玉琳,就是得了张勇武的面授机宜。

    张勇武的计划,便是让计秋荣大闹飞鹰团,使劲的作,像苏大强和谢广坤那么作。

    作得越邪乎越好。

    作到赵玉琳对计秋荣兵戎相见。

    到了那个地步。

    张勇武再出面调解,假装开除计秋荣和戴凌。

    如此一来,计秋荣和戴凌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飞鹰团,自立门户。

    但让计秋荣没想到的是,赵玉琳太有耐心了。

    他这般指着鼻子怒骂赵玉琳,赵玉琳竟然能够隐忍下来。

    这非常不寻常。

    计秋荣很无语,向戴凌使个眼色。

    戴凌狠狠一拍桌子:“赵千户,这大中午的,饿得前胸贴后背,还开什么会呀?赶紧结束,我要去吃饭。”

    赵玉琳道:“会议马上结束。”

    “哎呀,马上什么?现在就结束吧,我已经饿了。”

    戴凌站了起来,不耐烦的挥挥手:“要开会你自己开,与我无关,我去吃饭了。”

    “站住!”

    赵玉琳怒视戴凌:“会议没开完,谁也不许走。”

    “哎呀,赵千户好大的官威啊。”

    戴凌冷笑:“开什么会?又没有什么屁事。不就是人员名单嘛,你不会自己去查?既然开会与我无关,那我在这里干什么?姓赵的,你别那么官僚,我可不受这个鸟气。”

    他一点也不给赵玉琳面子。

    扭头咱走。

    计秋荣跟着站起来,得意的吹了一下口哨,颇有胜利者的一番姿态:“姓赵的,你个外来户,还想管我们?你有那个实力吗?我告诉你,我们兄弟绝不会听你的,在我们兄弟眼里,你就是个棒槌。”

    “你说什么?”

    赵玉琳一拍桌子,豁然站起,表情狰狞。

    戴凌冷笑:“我说你就是个棒槌。”

    嗖!

    赵玉琳亮出了军刺。

    计秋荣和戴凌一见,心中大喜。

    “来呀,来杀我们呀。”

    “我看你敢不敢动手。”

    ……

    赵玉琳握着军刺的手剧烈颤抖。

    这口气,憋在心里,异常难受。

    但是,他依然牢记燕七的话。

    要忍!

    不可意气用事。

    不然,坏了大局。

    赵玉琳就站在那里

    ,眼睁睁的看着计秋荣和戴凌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他没有出手。

    计秋荣和戴凌简直被赵玉琳的‘好脾气’给震惊得无法言喻。

    “姓赵的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竟然如此的理智!吓人!”

    “这么激怒他,他都不动手?哎,他若是不动手,咱们还是没有离开飞鹰团的借口。”

    计秋荣和戴凌也是搞情报出身的狠角色。

    对于如何激怒别人,很有心得。

    算是工于心计之人。

    他们本来以为,开会时,当着众多人的面前,大闹会场。

    赵玉琳会很没面子。

    没有面子,赵玉琳就会大动干戈。

    然后,计秋荣和戴凌的阴谋就得手了。

    没想到,遇上了一个‘好脾气’的赵玉琳。

    完全没招啊。

    计秋荣和戴凌两人对望一眼,掩饰不住失望之色。

    两人一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双眼眸,犀利如刀。

    盯着他们,像是老虎在盯着人间美食。

    “啊?燕七!”

    “燕……燕大人……”

    计秋荣和戴凌没想到一开门,就被燕七堵在门口,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燕七管不到他们。

    但是,摄于燕七的虎威,谁见了不怕?

    计秋荣和戴凌胆战心惊,不停的后退。

    脸色一片苍白。

    燕七笑容冷漠:“计参将,戴参将,你们好呀,咱们又见面了。”

    “燕大人!”

    赵玉琳飞快的跑来,向燕七打招呼。

    心里,委屈的不行。

    刚才,他是差点没忍住啊。

    燕七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刚才在门外都听到了。赵兄,你在盛怒关头,仍能戒急用忍,让人佩服。你执掌飞鹰团,错不了!”

    赵玉琳被燕七夸了一句,顿时臭屁起来:“那是!我可是天下第一名捕王太保的关门弟子,青出于蓝胜于蓝,当然知道戒急用忍了。”

    燕七哈哈大笑。

    赵玉琳和自己一般。

    被夸了几句,尾巴就翘上了天。

    飞鹰团的人见了燕七,俱都紧张的站了起来。

    虽然,燕七管不到他们。

    但是,人的名、树的影。

    燕七恶名在外,谁见了能不紧张?

    “大家紧

    张什么,都坐下,坐下呀。”

    众人讪笑坐下。

    但也只敢坐半个屁股。

    燕七盯着计秋荣和戴凌:“两位参将,你们也坐吧。”

    “我们……我们不坐了。”

    计秋荣支支吾吾。

    戴凌道:“我们先……先走了。”

    燕七冷笑:“会议还没结束,你们就这么走了,不太妥当吧。”

    计秋荣豁出去了:“燕大人,你……你可管不到我们,我们妥当与否,跟你没有关系。”

    戴凌见计秋荣放炮了,你炸着胆子,向燕七叫板:“燕大人是文职,凭什么随便进入军部?当军部是小孩玩耍的地方吗?”

    “还有,燕大人太嚣张了,不仅进了军部,还进了飞鹰团。飞鹰团乃是侦查团,涉及军事机密,燕大人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闯进来?”

    计秋荣煽风点火:“这不就是特权嘛,你控制了赵玉琳,赵玉琳是你的傀儡,当然随便让你进来了。这个道理,谁不懂得。”

    戴凌又道:“完了,完了,飞鹰团成了燕七的后花园了,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呵呵,赵玉琳竟然不敢放一个屁。太恶心了。”

    计秋荣继续嘲讽:“长此以往,飞鹰团还能干什么?外人随便进出,还能有什么机密?嘿嘿,依我看,飞鹰团不如散了吧。”

    ……

    在场的众人闻言,也觉得戴凌和计秋荣说的有些道理。

    众人小声议论。

    “飞鹰团是保密编制,不能让人随便进来的。”

    “是啊,燕七就么轻松进来,有些不正常。”

    “当然是因为赵玉琳的裙带关系啊。哎,飞鹰团看来要走下坡路了。”

    ……

    赵玉琳见计秋荣和戴凌如此煽风点火,对燕七又特别的不尊重,心头怒急,再也控制不住脾气。

    “戴凌,计秋荣,你们煽风点火,意欲何为?尔等若再敢添油加醋,我定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戴凌开心极了,继续激将:“来呀,砍我呀,你不砍我,就不是男人。”

    计秋荣故意抻着脖子:“来呀,往这里砍,千万别留情。”

    赵玉琳手握军刺,怒发冲冠。

    他还在挣扎。

    最终,理智战胜了愤怒。

    他收起了军刺。

    没想到。

    燕七却当啷来了一句:“赵兄,揍他,给我狠狠的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