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神君见笑了 > 第7章 瓮中新娘的脱身(1)

第7章 瓮中新娘的脱身(1)

作者:霜华月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难不成这家的新娘要嫁给枉死城里的恶鬼?

    百苓眉眼微转,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这阴间的婚娶横竖都与她无关,只要出了阴市,还怕逃不回阳间吗?

    想到这里,百苓伸手就将橱柜里的嫁衣拿出来,正想往身上套,低头的目光却注意到了T恤上的血迹。她略微思考了一下,把带血的T恤脱下来,挂到了珠窗的挂帘上。

    说也奇怪,摆在橱柜里的嫁衣远比鬼新娘身上那件精致得多,红色薄纱的镂空雕花,考究的金银线合绣,裁剪修身又极有垂感,摸上去像是稀有的冰流沙面料。

    真是匪夷所思。

    容不得多想,百苓迅速用被子盖住床上的新娘,然后三步并作两步,从妆奁台里抹了点口脂,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用了鬼的东西,眉眼顿时纠结又嫌弃地拧了起来。

    咚、咚、咚——

    半柱香的功夫转眼过去,敲门声准时响了起来。

    她胡乱捋了捋头发,就这么将早就夹在臂弯里的红盖头蒙到了头上。

    然后稳了稳心神,“吧嗒”一声,拉开了门闩。

    一双皱巴巴的老人手扶上她的胳膊,即便百苓看不到她的脸,也能感觉出这个搀扶自己的“鬼”,似乎老态龙钟了。

    耳边的奏乐声越来越清晰,她被扶上了一架大红花轿。

    “起——”

    苍老而尖细的声音划过耳膜,花轿随之被抬了起来。

    细致的花式流苏在眼前晃啊晃,百苓不留痕迹地抬起红盖头的一角,试图观察四周,却发现这顶花轿从华盖到轿杆,全都笼在华贵的纱帷之中。

    希望那一家晚点发现新娘被掉包才好。

    不过,话说回来,她以前只听说鬼在阴市办婚事的,还没听过出阴市婚嫁的呢。

    胡思乱想间,悠悠晃晃的花轿突然停了下来。

    奏了一路的喜庆仙乐也戛然而止。

    百苓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是到地方了吗?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她垂目凝神,却听不到轿外的任何动静,她的手悄悄捂上嫁衣下的牛仔裤——里面只有四张镇鬼符了,如果情势不妙,为了确保两条魂灵的安全,就只有不得已……动用那个她一直不愿用的“东西”了。

    就在百苓全身心警戒的时候,花轿外终于有了动静——一阵慢慢悠悠,不急不缓的脚步,仿佛踩在流金细沙之上,声声婆娑。

    只光听那步调,百苓也能想象来者闲庭信步般的从容。

    是谁?

    百苓对阴间的婚嫁不甚了解,因此一时拿捏不准,此时出现的是新郎,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来者似乎在花轿前站定了。

    随着一声“窸窣”,花轿的纱帷被拉开了。

    一瞬间,百苓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要不要先发制人?捂在嫁衣上的手微微一动,摇摆不定间,一只手忽然呈邀请之姿伸向了她,不多不少,刚好让红盖头下的她,看到了喜服袖口——上面是同样雅致的金银线合绣雕花。

    百苓稍稍松了口气,却是进而注意到那只手,从大红袖口露出来的半截手腕温玉一般,肤胜白雪,骨节优美。

    对于一个鬼而言,这样的手太过漂亮了。

    百苓迟疑了一下,小心谨慎地把按在嫁衣上的手抬了起来。

    然而,她的手刚放进那只漂亮的手里,便感觉对方微微用力,像是骤然注意到了些什么。

    糟糕,怎么把受伤的右手给他了?

    感觉到对方的指腹似乎沿着伤口形状缓慢抚过,百苓没有感受到疼痛,却是顿时心头一紧。

    鬼魂会受伤,也会流血,但流的血是冷的,也不会感觉到疼痛。百苓暗暗捏紧左手,如果对方嗅出她灵力掩饰下的血味,她就不得不提前出手了。

    所幸,对方很快就放轻了力道,近乎温柔地将她扶下了花轿。

    温柔?

    百苓隐去心头怪异的感觉,却发现对方没有急于牵自己离开,反而稍许退开一步,好像正在好整以暇地端量她的嫁衣。

    华美的镂绣红纱紧身束腰,显出绰约轻盈的柔美身段,红盖头下的长发微垂,隐约露出唇上一抹娇艳动人的朱色。

    不知道为什么,蒙着红盖头的百苓莫名感受到了新郎灼热的视线,有些不安地咽了咽口水。

    好一会儿,新郎好像终于欣赏完了她的模样,扶着她的手,慢慢引着她往前走。

    百苓低头观察,发现脚下是一片黑色的沙石地,地质松软,每踩一步,便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在阒寂无声里格外诡异渗人。

    到奈河桥了。

    看到脚下的黑色沙石地,百苓心中大定,却又旋即浮上了疑惑——奈河桥下,滚滚忘川河其水皆血,腥风扑面,时而有鬼声凄厉。

    可是怎么,她非但没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连一点血腥味都没有闻到呢?

    很快,脚下的沙石变得坚硬。感觉到地势上行,百苓没由来地慢了下来,手心也微微冒汗——

    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

    仿佛察觉到她复杂而忐忑的心情,走在前面的新郎配合地放慢步调。就在这时,一阵阴风扑面,稍稍吹动蒙在她头上的红盖头,也带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心神不宁的她下意识一滞,竟是就这么停在奈河桥上不动了。

    牵着她的新郎也耐心地停下来,下一秒,一阵馥郁而美妙的花香味弥散开来,那股恶心的腥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里只剩下那种奇异的,熏人欲醉的香味,甜入心扉。

    这股香味……

    百苓微微一怔,鬼使神差地觉得有点熟悉。

    也就是眼神微转的刹那,透过红盖头的空隙,她看到桥下颜色浓稠到发黑的血河一片风平浪静,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泛不起一丝波澜。

    有能力让忘川河水静止的……别说是地府里的阎王或是鬼王了,就连九重天上的七位星君,也未必能做到。

    奇异醉人的花香,高深叵测的能力——

    几乎是瞬间,百苓就头皮发麻,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而在她呆如雷劈的一霎,新郎已经缓缓碰到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感觉到盖头被撩起,应激反应率先发挥了作用,百苓慌忙抬起手,几乎是就着他的手,猛地扔飞了蒙在头上的红盖头,然后右手腕微动,被灵力催动的变石发出一道明亮的白光,不费吹灰之力地撕开了奈河桥上的裂痕。

    她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即便是事后回想起来,也会在后怕之余惊叹自己从未有过的利落逃命经历。

    只是,在她飞身一跃,探到那道连接阳间的裂痕的瞬息,她回过头,下意识地朝下方看了一眼——

    万籁俱寂里,一身喜服的新郎风姿出尘,卓然而立,翻飞的红盖头慢悠悠地落下,恰好挡住了他的脸。

    但是,百苓觉得,他应该也在抬头望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