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神君见笑了 > 第6章 六角锁魂棋盘的交易(2)

第6章 六角锁魂棋盘的交易(2)

作者:霜华月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刹那间,喧闹的鬼声响彻耳畔,一张张花梨赌桌旁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鬼众,人模样的,飞禽模样的,牲畜模样的……或是华冠丽服,或是衣不蔽体,鬼声鼎沸,热闹非凡。

    百苓佯装感兴趣地这里瞧瞧,那里转转,眼光却在不停地寻找那鬼差的身影。

    “靠!什么运气!”一个牛头人身的鬼猛拍赌桌,愤怒地高声喊道,“六娘,继续洗码!”

    “老牛,连输二十把啦。”长着鹰脸的鬼扑腾着身后的翅膀,哈哈大笑道,“再输下去你底裤都保不住啦!”

    一片取笑声中,一个千娇百媚的响了起来,“牛老板,您这个月的洗码额度已经到上限了哦。”

    一阵令人神魂颠倒的馥香里,披着精致纱罗的女子微步而来,体态妩媚地在牛鬼那桌赌桌边站定。

    “那,那拿我下个月的额度补!”

    “抱歉,我们这儿没有这样的规矩。”女子眼似水杏,风情万种地说道,“您可以回去托梦,让您的子孙多烧点钱纸。”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回去。”牛鬼情绪激动,“六娘,平时我也没少来你这,就不能通融一下?”

    “哈哈,你是怕你家娘们把你皮剥了吧。”鹰鬼不客气地奚落他。

    周围又发出一阵哄笑。

    就在这时,那个背着六角锁魂棋盘的鬼差走到了鹰鬼的身后,趁着没人注意,迅速把手里某样东西塞到了赌桌角的凹槽里。

    从百苓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那是一枚白色的棋子。

    瞬间,她的心脏狂跳了一下,却见下一秒,那个鬼差转过头,朝某个方向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赌坊鱼龙混杂,没有谁会格外注意他的举动。

    百苓却心生疑窦地朝他点头的方向望去——那是赌坊二楼前的一面屏风,绫罗刺绣,隐约可见后方有影掠动,却不知是其他赌客的身影,还是……

    他交易的对象?

    地府七十五司,私下倒卖魂灵的官吏也不是没有,毕竟魂灵的用处不少,一些不听地府号令,盘踞一方的鬼王尤其喜欢这些东西。

    只是,敢用六角锁魂棋子做交易的……也不知道那个鬼差是心大,还是心太大?

    百苓心思百转,却是如何都不可能放弃一探究竟的机会,于是假装被推挤地“哎呀”了一声,就擦着鹰鬼的肩膀,猛地扑向了赌桌。

    花梨赌桌纹丝未动,被挤了一下的鹰鬼却转过脸,淡黄色的眼珠凶猛地瞪向她。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百苓撑在赌桌下的手微微一勾,拣出凹槽里的棋子,这才直起身板,边道歉边往赌坊外退。

    这个小插曲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只因牛鬼还在胡搅蛮缠。百苓很顺利就退了场,迅速转进一条冷清的巷道,两指捏出那枚白棋,微微凝神感应。

    有三条魂灵的气息,其中两条充满蓬勃的“生气”,显然是生人之灵。

    虽然百苓现如今灵识低微,并不能完全渗入法器,辨识出这两条魂灵的身份,但是那个鬼差出现的时机,还有不常见的生人之灵,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应该就是曲薇和王道长被捉走的灵了。

    现在,只要把这枚棋子带出阴间,交由计玄放灵就可以了。

    百苓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就在刚才,她还在担心,万一这里面困的不是生灵,她又该怎么办。

    看来她运气还不错。

    放松下来,她突然感觉到右手上阵阵刺痛,抬手一看,才发现小指外侧的皮肤划开了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流。

    应该是刚才在赌桌上,不小心蹭到了鹰鬼锋利的爪子。

    哐——

    这时,远处忽然响起巨大的锣声,十几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影”从赌坊鱼贯而出,分成好几拨,开始沿街盘查。

    百苓慢慢后退,心知他们应该发现东西不见了,如果不赶快离开阴市,那些来势汹汹的鬼魂循着血味都能找到自己。

    谨慎起见,她催动体内少得可怜的灵力捏了个太阴诀,掩饰身上的活血生气,然后压住伤口,转身朝深巷飞奔。

    哐——

    又一道震耳欲聋的锣声,百苓判断了一下方向,刚想接着跑,前方的巷口却出现了面具人的身影,她顿时一个急刹车,想也没想就扑进了旁边的四合院里。

    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前院却隐隐传来喇叭唢呐的喜庆奏乐声。

    这家……在办婚事?

    阴市有节庆,有应酬,也有婚娶,这没什么稀奇的。

    百苓决定抄近路离开,然而,她刚翻进就近的珠窗,就看到了屋内的新娘——一身红色嫁衣的新娘坐在床上,头上盖着红盖头,一动不动。

    百苓没由来地觉得这个画面有点惊悚。

    她更觉得,这个新娘应该听到了翻窗而入的动静,可却依然纹丝不动,毫无反应。

    不过,心里犯怵,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含糊——她火速翻出裤袋里的符纸,贴到了新娘的红盖头上。

    那是她提前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的镇鬼符。

    新娘没有一点反抗,软软地倒在床上。

    就在那一瞬间,百苓觉得心中有异,却又感觉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敢掀开新娘的红盖头,正想翻前窗出去,余光却瞥见窗旁的橱柜里,还摆着一套喜庆的嫁衣。

    与此同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缓慢,又间隔分明的三下敲门声。

    难道是迎亲的来了?

    百苓动作一僵,心里暗暗骂道:刚才是谁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来着?

    又是三下敲门声。

    然后是一道苍老而死败的声音——

    “巫姑娘,老身最多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超过时辰,枉死城的那群恶鬼会劫轿的。”

    听到床上的新娘姓氏,百苓神色微疑,却是紧接着听到“枉死城”的名字,又不由心里一动。

    阴间之路,从入鬼门关开始便没有回头路,想离开只有三个办法:第一个是老老实实地投胎转世,鬼魂需要走过黄泉路,到阴市等待森罗殿的审判传令,再经鬼兵押送入轮回台投生;第二个是坐忘川河上的摆渡船,从另一道鬼门离开,而能安然坐摆渡船离开的,只有持路引来冥界的灵众;至于第三个,只有为数不多的神君知道,在奈河桥边有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薄弱屏障,那是冥界最初沉入泰山时的裂痕。

    而枉死城,就毗邻轮回台外的奈河桥,是地府的十位阎王统一关押枉死鬼的一座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