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送你一个黎明 > 第102章 chapter102

第102章 chapter10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茜拍照的时候,潇潇阿姨走了出来,一身素色大衣,帽子围巾墨镜手套都已经全部围好戴好,全副武装,看到她光着双手握着手机对着近处远处的连绵山脉拍照,直直地皱起眉头,走上前问她:“不冷吗?”

    “还好,不太冷。”艾茜回过头说。面上带着一点笑意。

    潇潇阿姨定定地望了望她,然后也露出少许笑容,开口说:“今天我和法师聊得很好,然后给你和宇航都要了一张平安福。”

    说完,从黑色手包里拿出一张红色平安福递给她,“这是你的。”

    “噢……”艾茜接过来,认真端详了两眼,然后将它妥帖地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以前的艾茜万万是不信这些东西,不过现在即使潇潇阿姨让她将平安福每天挂在胸前,她都会照错不误。不过跟她心态变化并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为了让潇潇阿姨心安。

    自从危城出事,后面一个月她每天去微亚上班坐镇,潇潇阿姨都不允许她自己开车,一律让家中司机送她。今天来西山烧香也一样,也是司机开车。

    潇潇阿姨强势地拿走了她的车钥匙,当然为了让潇潇阿姨放心,艾茜暂时也不会再开车。

    “刚刚在拍照啊?”潇潇阿姨又问她,然后像个孩子凑过来好奇地往她手机看了眼。

    艾茜点了下头:“看着风景不错,就拍一张。”

    “是啊,今天天气真不错,一点雾霾都没有。”潇潇阿姨说,然后朝她伸出手,“手机给我,潇潇阿姨给你拍一张。”

    难得潇潇阿姨今天情绪这般好,艾茜利索地将自己手机交到潇潇阿姨戴着棕色小羊皮手套的手里。潇潇阿姨摘下手套,走到三米外,将手机镜头对准她。

    “茜茜,笑一个。”潇潇阿姨说。

    好!艾茜努力扯笑。

    咔嚓两声,照片出来了。照片里的她轻轻依靠在台阶上方的石柱上,嘴角上扬,目光却克制平静,一身到脚的长款黑色羽绒服裹着,看起来却利落修长,瞧不出任何的臃肿。

    也是,她一米六七,昨天称了一下体重,连冬天衣服重量都不到百斤了。她现在每天工作和事情都很多,也知道大脑需要很多能量才能高效运行,现在的她不会像之前那样因为要保持身材控制饮食。更知道自己每天能量消耗大,每顿还特意吃很多。

    结果……她还瘦了。

    然而这三个月,何止是她有了变化。回去的路上,她和潇潇阿姨坐在宾利车后座,也只有这样近距离坐着,艾茜微微一转头,便看到潇潇阿姨两鬓冒出的白发。

    她心底泛起一点酸涩,同时酸意往上涌,像是车窗外透进来的冷太阳一样割眼睛。

    原本潇潇阿姨是没有白发的,因为只要冒出一根白发,她就会到育发中心拔掉它,然后做一系列的乌发养护;而现在,三个月时间里潇潇阿姨两鬓的头发已经白了大半。

    “茜茜,你在A市那边的工作……现在怎么样了?”车里潇潇阿姨问她。

    艾茜转过头:“一直有人在负责,负责人还是原来会长的女儿。”

    “那就好。”潇潇阿姨突然握住她的手,说话,“其实你之前去A市做事也是出于仗义,潇潇阿姨也一直当你是去A市体验一下独立生活,归根到底,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管是作为妈妈还是长辈,都希望小辈留在自己身边。”

    艾茜望着潇潇阿姨,明白潇潇阿姨这段话的用意。其实,在危城出事之前,潇潇阿姨虽然也将她视为亲女儿对待,却没像现在这般需要她。

    “阿姨,我知道的。”艾茜扯了一下嘴角说。

    “其实,如果你愿意,阿姨也想听你叫我一声妈妈呢。”潇潇阿姨眨了一下眼,堆满的眼尾纹往上翘,看起来和蔼亲近也带着沧桑。

    艾茜挽住潇潇阿姨的手臂,默了一下,开口说:“潇潇阿姨,你知道的,在我心中你早已经是我妈妈的存在了。”

    潇潇阿姨摸着她的手,捏了捏手心,又捏捏手背地说:“我当时脑子真的糊涂啊,只想着不能让宇航没身份地长在外头,没考虑到危城的喜爱,如果他真的对柳静灵有一点感情,也不可能瞒了我们那么久。他就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偷偷把事情藏起来不让我们知道,他一直那么在意形象,尤其在你面前,又怎么会让你知道,他做了那么不靠谱的事情呢,居然让一个女人未婚先孕了呢。”

    艾茜没吭声,只是用最耐心的态度听潇潇阿姨的絮絮叨叨。在危城出事后的一个月里,潇潇阿姨几乎每天都在悔恨,悔恨让危城娶了柳静灵。也是那几天,潇潇阿姨对她说了很多心里话,包括她对危城和柳静灵婚姻的看法。

    “这十年来,我作为母亲看着危城事业有成,看着他婚姻失败,危城可以说比任何都得意,事实他比任何人都失意。他的不痛快我也都看在眼里,但我就是觉得他在逃避,逃避他曾经犯下的错误,我从小对危城要求高,培养他做一个顶天立地负责任的好男人,如果他已经做错了,为什么不能好好面对呢。”

    “我觉得危城是感情上的懦夫,不够坦荡也不够有担当。”

    “可是,我是他的母亲啊,如果我都不理解他,原谅他,他还要怎么原谅自己!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

    “茜茜,有时候我们女人嫌弃埋怨自己的男人,儿子,也不是他真的犯了多大的错,只是认为他做不够好而已……”

    是啊,对很多男人只要不犯错就优秀了,然而对那么好的危城,他只是在一件事上做得不那么好了,他就错了。从危城结婚开始,潇潇阿姨就对自己儿子各种嫌弃,总说危城忙,危城不顾家,危城没有扮演好丈夫角色。

    ……

    从西山灵光寺回来,艾茜还是到微亚生物科技加一下班,坐在危城原先的办公室,她拿出手机登陆微亚办公系统,突然想到原本要发给费聿利的照片还没有发。

    照片晚了两小时发过去。

    然后,大概过了半小时,费聿利回了一个字:“嗯。”也是极其冷淡,以及敷衍了。

    当然,她也没资格怪责费聿利什么。只是此刻,她倒是有些理解潇潇阿姨在车里说的话,有时候我们女人埋怨男人不是他们做错什么,而是做得不够好。

    是啊,她现在就无比诚实地在心里埋怨了一下费聿利的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