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送你一个黎明 > 第84章 chapter84比喜欢多一点

第84章 chapter84比喜欢多一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啊,挺有缘的。”阮邵敏点点头,而后望着费聿利,优雅地吐了一个烟圈,继续开口说,“但我没想到会在这个班遇上艾茜。”

    费聿利有些好笑,不轻不重地回:“可能她也没想到会遇见你吧。”

    她,自然指的是艾茜。

    “艾茜中学的时候学习并不好,因为不爱学习。”阮邵敏认同地抿唇一笑,说出了原因,然后像是回顾以往的鎏金岁月,十分客观地点评说,“当然,她很聪明。只不过当时漂亮的女孩子容易分散注意力……”

    至于如何分散注意力,阮邵敏没有说,但青春期女孩子分散注意力的原因无非那么几种。阮邵敏说话的方式如同画画里的勾勒,她也没有具体往里面填充内容,但简短几句话,已经把艾茜上学时期的模样大致勾勒出来了。

    至于里面是什么色彩,让听者自己想象。

    原谅费聿利对女孩子的想象力贫瘠,对阮邵敏这样可是可非的讲话方式也不太买账,云淡风轻地问道:“因为曾经是情敌,才这样在意和了解吗?”

    “那倒不是,只要当时我们学校的人,即使不知道艾茜,也知道茜茜公主。”阮邵敏不恼费聿利言语里的讥嘲,实事求是地说。

    “茜茜公主,原是艾茜在我们学校的代号。”

    因为这个中二的代号,费聿利忍不住一笑:“听起来不错,应该是漂亮女生专属的外号吧。”

    阮邵敏嗯了嗯,补充一句:“没错,不过有这样的外号也不只是漂亮。”

    “艾纯良,艾茜爸爸的名字……”阮邵敏终于抛出了重点,“如果费公子关注民间借贷这一块,应该听过这个名字。”

    费聿利:“不好意思,我不关注。”

    阮邵敏不再藏着掖着,交代说:“艾纯良曾经是我们那边很有名的老板,开打火机厂起家的,不过当时经商跟现在不一样,只要胆大什么钱都能捞得到。艾茜的爸爸应该还是我们那边最先搞房地产的人,圈地炒房集资,什么赚钱做什么,风生水起……”

    “不过也是一时风光吧,第二个学期艾茜家的工厂就因为设备简陋发生了火灾,爆炸了,当时死了一个工人,事情闹得很大。”

    “也是爆炸事故拨开真相,原来艾茜爸爸早已经没钱运作房地产非法集资了不少钱,当时我们学校很多同学的家长都被艾茜爸爸骗了钱。”

    “其中包括我的昔日男朋友,魏远江他们家。”

    “再然后,艾纯良就跑路了。”

    ……

    费聿利沉默了好一会,出声问:“艾茜跟着走了?”

    “没有。”阮邵敏摇摇头,“艾茜是过了一阵子才离开的,不过是退学。好像被亲戚长辈带到北京读书了吧。”

    “她去了北京,跟我们所有人全没了联系。”

    “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阮邵敏耸耸肩,熄灭手中的烟,继续说,“艾茜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不管同学还是老师都联系不上她。直到前两年我才听到一点关于她的传闻,也不知道真假……好像说她高考没考好吧,去了英国,还嫁了一个英国男人……”

    阮邵敏讲述的过程里,费聿利话很少,但也不是完全保持沉默,时不时丢出“然后呢?”“这样啊!”他像是一个旁观者听人讲述他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过去,可是,如果真是毫无关系的他人,他连听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说,你和艾茜这次的见面很有意义。”费聿利开口说。

    嗯?阮邵敏微微挑着眉,一副但闻其详地样子。

    “刚好解除你对她的那些不实的听说和误会。”费聿利将脑袋往后仰了仰,任由山风拂过泳池吹拨他的刘海,露出轮廓分明也俊逸光明的全脸。

    接下来,轮到费聿利说了。

    “艾茜没有高考失利,据我所知,她的本科是北京大学,硕士读的是英国牛津大学。”

    “不过你说得对,她真的很聪明,中学不如阮小姐你,但通过两年的努力,不仅考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名校,现在各方面应该也都超过了阮小姐。”

    “至于她父亲艾纯良——”费聿利伸手搭在桌面上方,直言不讳地道,“摊上这样的父亲已经足够倒霉了,更倒霉的是还有你这样的同学。”

    “还有——就在刚刚你跟我说的艾纯良这个名字,我找鹿城本地一个叔叔问了问。”费聿利握着手机,低头看了眼叔叔的回复,原话转告给阮邵敏听,“他告诉我,工厂爆炸出事之后艾老板的确消失了,却不是卷款跑路,留下的地皮和固定资产法院拍卖足够偿还债务。”

    “所以,根本也不存在艾老板欠款的说法。”

    “今天晚上阮小姐将以讹传讹的话说给我外人听,我很怀疑你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接近我,没话找话?”

    也只帅到过分的人,这样讲话不会令人可笑而是羞愧。

    阮邵敏:……

    噗嗤!阮邵敏也不是一般人,面对费聿利这番不留情面的质疑不难堪也不可笑,而是柔情似水地笑了笑,好一会,眸光闪烁两下,问费聿利,“你——喜欢艾茜啊?”

    “不,我不喜欢她。”费聿利又点了下烟,回阮邵敏说。语气快得压根不琢磨也不犹豫,仿佛在说不喜欢某道菜般自然。

    阮邵敏有些拿捏不准费聿利的态度,眼睛更是一动不动地研究着费聿利的面部表情。

    “我对她的感情,比喜欢还多一点。”费聿利补上一句,语气磊落爽利,表情更是无比坦然。

    阮邵敏:……

    “我爱——戴她。”费聿利具体道。他对艾茜的感情,是比喜欢多一点的爱——戴之情。

    这个答案,简直是满分。令阮邵敏震惊又难以反驳。

    费聿利最后吸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灭掉了手中的烟,再跟阮邵敏具体强调,“就像员工爱戴自己的领导。”

    阮邵敏微微一笑,不得不说跟费聿利兜圈子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因为费聿利也很擅长兜圈子。

    “准确地说,她就是我的领导。”费聿利继续用痞帅的口吻说着一本正经的大实话。

    ……

    “对,我是他的领导。”艾茜已经出现在了游泳池旁边,站在费聿利的后面,右手搭在费聿利坐的白色躺椅,仿佛对前面对话完全不知,若无其事地问话阮邵敏,“所以刚刚邵敏你跟我下属聊得那么畅快,聊些什么呢?”

    所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多都有提前通知。

    十分钟前——

    艾茜倚靠在围栏看着阮邵敏和费聿利面对面聊天,正要转身回房间的时候,手机微信进来费聿利发来的消息:“要下来坐坐吗?听听你这位老同学对你的背后言论。”

    ……

    伴随着清缓悠扬的酒店背景音乐,阮邵敏完全不尴不尬抬起头,悠悠回应艾茜说:“我们在聊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