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九十一章 最爱(二更)

第九十一章 最爱(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是真让茶盏砸到楚砚的脑袋上,那一定是脑袋开花,非死即伤。

    皇帝这么多年,虽然对楚砚不冷不热,但还真没对他动过手,如今也是气急了,才不管不顾,下的手劲儿也没轻没重。

    他砸出手后,见楚砚不躲不避,也惊了一跳。

    幸好张公公冲了过去,撞开了楚砚,听着“啪”地一声碎开了花的茶盏,皇帝的一腔盛怒似乎也随着砸到了地上开了花,再聚不起来了。

    张公公高喊了一声过后,南书房一片死寂。

    楚砚掀起眼皮,瞅了皇帝一眼,又垂下眼皮,看着地上碎成花的茶盏,这时候,他还有心情想,这一套茶盏,是父皇所有茶盏里面最爱的一套,如今砸碎了,不知他心不心疼。

    张公公已跪在了地上,想着这父子俩人,虽然不冷不热,但鲜少这般杠上过,没想到真杠起来,能吓死个人,他庆幸自己冲的够快,腿脚利落,否则,今日七皇子若是被砸伤,怕是不可收拾了。

    “你……你是要气死朕是不是?”皇帝深吸几大口气,伸手指着楚砚。

    因为娶了个好皇后,把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所以,他的子嗣是所有帝王里面最丰的,他有很多儿子,各个都挺不错,但也不得不承认,在一众儿子里,无论是论文论武,还是论样貌,楚砚都是出类拔萃的那个。

    虽然这个儿子以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不得他宠爱,但他也得承认。

    如今这个儿子得他看重了,其实也是身份的原因,因张宰辅案发,劫粮案真相大白,他对安家没隔阂怀疑了,但他也已长大,他再看重他,也买不了他说句好了。

    楚砚抬起头,“我没想气父皇,我只是觉得此事不妥而已,总之,我不同意破坏安顾联姻。”

    皇帝心头怒火又涌起,“那你跟朕说?除了安华锦,你还能娶谁?娶谁对你来说最好?”

    楚砚淡漠地道,“儿臣的兄弟们都是如何选妃的,也给儿臣参照着选就是了。”

    皇帝气急,“你与你那些兄弟们能一样?朕是打算立你为储的!”

    “所以,父皇给大哥和三哥四哥都早早定下了婚事儿,却一直没给二哥定,他的二皇子妃一直拖着不定,是父皇一直打算立他为储?儿臣现在很想知道,父皇在心里本来想给二哥娶谁?”楚砚看着皇帝。

    皇帝一噎,怒喝,“提他做什么?”

    “儿臣也不想提。”楚砚面无表情,“就是想知道罢了,父皇以前一直想立二哥为储,想安顾联姻,一文一武,稳定大楚朝纲。可是顾家再忠君,总也需要与皇室牵连的纽带,否则父皇不放心。所以,父皇心里是想给二哥娶个顾家人?让儿臣猜猜是谁?是顾轻衍的亲妹妹顾九小姐?父皇其实一直在等着她长大?”

    皇帝心中一惊,瞪着楚砚。

    楚砚一见皇帝这个表情,便知道猜对了,他笑了笑,“再让这根断了的纽带连起来就是了。儿臣不在意顾九小姐一直是父皇以前打算给二哥留的人。儿臣娶她,也省了父皇的担心,也不必取消安顾联姻了。”

    皇帝一时心烦意乱,他没想到今日叫楚砚来,不止没说服他,反而让他将他给弄的一团乱麻,他自然不能立即答应楚砚,他得好好地想想。

    于是,他摆手,压制住怒意,“你给朕滚下去!”

    楚砚拱了拱手,行了个告退礼,出了南书房。

    张公公见火没彻底地烧起来,总算放下了心,他抬起头,看着皇帝,“陛下?”

    “你也滚起来,把地上收拾了。”皇帝这才心疼起他这套最喜欢的茶盏来,怒道,“你怎么不拦着朕?这套茶盏,砸了可就没了。”

    张公公很是冤枉,连连告罪,“陛下恕罪,您砸的太快了,奴才没接住。”

    他不是武功高手,当时情况下,根本就法去接,只来得及推开楚砚别被砸伤。

    皇帝心里也清楚,他又心疼地看了两眼,移开眼睛不再看,丧气地摆手,“赶紧收拾了。”

    张公公连忙亲自拿着扫帚收拾了。

    皇帝坐在椅子上,揉揉闷疼的头,坐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什么,对张公公问,“你说,是不是楚砚去安家老宅时在小安儿那里受了什么气?没处撒,如今跑到朕这里来发泄拿朕撒气了?”

    “呃……”张公公也不知道,摇头,“陛下想多了吧?”

    皇帝冷哼一声,“朕怕是没想多,往日里,他可没跟朕这么杠过,今天朕叫了他来,他连个婉拒都不会,只跟朕说不行不想娶,又指责朕出尔反尔抢人,一通大逆不道的话。往日的他,就算搁在心里,烂在肚子里,怕是也不会在朕面前说,明知道朕听不得,听了一准会发火,偏偏他还要说。”

    张公公琢磨了琢磨,“这……没证据啊。”

    是啊,楚砚到底是不是拿他发泄撒气,这事儿皇帝虽怀疑,还真没证据。

    他恼怒地站起身,“摆驾,去凤栖宫!朕问问皇后是怎么教导儿子的。”

    张公公小心翼翼地提醒,“七殿下从五岁时,就搬出凤栖宫了,一直跟着陛下您,跟了您七年,十二岁时出宫立府,皇后娘娘除了衣食住行外,没怎么教导七殿下。”

    皇帝脚步猛地顿住。

    张公公又继续说,“曾经,皇后娘娘提过,不想七皇子那么早就搬出凤栖宫,想亲自教导七皇子到十岁,是您说,七皇子是嫡子,他的身份就该您带在身边教导,后来,皇后娘娘才没再插手过七皇子的事儿。”

    皇帝细想,果然如张公公所说,他抬脚踹了张公公一脚,“你听错了,朕说的是摆驾惜才人处,朕去看看惜才人。她快生了。”

    张公公立马露出笑脸,“是,是奴才听错了,这就摆驾惜才人处。”

    楚砚出了南书房,一改从安家老宅出来后憋着的心头火,脚步轻松地出了宫。

    在宫门口,楚砚遇到了正要进宫的敬王,敬王排行第八,比他少两岁,如今十六,在一众皇子里,除了楚砚自己,论样貌来说,其次就是这位敬王了。

    敬王是和美人所生,和美人是漠北镇北王妃养大的孤女,样貌极好,所以,敬王也有个好样貌,很是随了和美人几分,十分俊秀出众。

    敬王虽然年纪刚十六,但是他封王的时间可不短,已有五六年了。他的性子也很好,为人和气,见人爱笑,不止得皇帝瞧着顺眼,也很得宫里的人待见。

    若是拿冷暖来论的话,楚砚是冷的,那么敬王就是个暖的。

    敬王远远看到脚步轻快的楚砚,他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没看错,从皇宫出来的这个人是他七哥没错,他七哥素来淡漠,走路都带着一丝寡淡之气,今日这模样,他还是头一回见,他停住脚步,试探地喊,“七哥?”

    “八弟。”楚砚瞬间沉稳下脚步,眼底里流动着的舒畅也瞬间沉淀了下去。

    敬王见他转眼又恢复一如既往,睁大眼睛,什么时候,他这个七哥会玩变身了?

    “怎么了?作何这般看着我?”楚砚明知故问。

    敬王咳嗽一声,拱了拱手,“七哥,你今日是有什么好事儿?”

    “没有!”

    敬王不信,“那你今日心情很好?”

    “也没有。”

    敬王奇怪了,“那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儿不太一样?”

    “有吗?”楚砚面无表情。

    没,如今没了!

    敬王见什么也问不出来,老实地让开宫门口,笑着说,“那是弟弟看错了。”

    “嗯。”楚砚瞅着他,“八弟是进宫找父皇还是看和美人?”

    “找父皇,弟弟新陶弄到了一套玉灵春的茶盏,茶壁上的雕工绝了,鸟儿似展翅欲飞。”敬王谈起这个,眉飞色舞,“父皇那里也有一套玉灵春的茶盏不是?我想拿着跟父皇最爱的那套比比,看看同是独一无二的玉灵春,哪一套更好。”

    楚砚闻言眸光闪了闪,总算有了丝微笑,“那你快去吧!父皇见了你的茶盏,一定很高兴。”

    能不高兴吗?他的那套刚刚砸碎了,这立马就有人送到他面前一套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