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二十三章 迷障

第二十三章 迷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膳时,楚砚踩着点进了凤栖宫,显然是来陪皇后一起用晚膳。

    安华锦瞅了楚砚一眼,喊了一声,“七表兄。”

    楚砚点点头,对她说,“陈太医给你开的药方子,我交给顾轻衍了。”

    安华锦想起还有这事儿,无语了好一会儿,认真地看着楚砚,“七表兄,你上辈子是我的仇家吧?”

    要不然怎么喜欢跟她过不去呢。

    楚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看他很乐意接手管你的事儿,你不是也很乐意让他管着吗?如今这是怪我了?要不然还是我继续管你?”

    安华锦:“……”

    谁乐意被他管着了?只不过就是指使他摆平她的七表兄,没想到还买一赠一附赠了一副药方子。

    她默了默,嘟囔,“不是都一样吗?就这样吧!不劳烦七表兄了。”

    楚砚笑了一声。

    皇后不解,紧张地问,“砚儿,什么药方子?小安儿有何不妥?”

    楚砚收了笑,将陈太医给安华锦请的平安脉,诊出惊梦之症与皇后说了。又事无巨细地提了顾轻衍去安家老宅之事。

    皇后听罢,拉着安华锦问,“怎么会有惊梦之症呢?还二三年了,南阳王府的大夫这二三年里就没给你诊断出来?”

    安华锦笑,“姑母,我成日里活蹦乱跳的,不生病,自然用不着大夫。您知道,在咱们南阳生活的人,日子没那么精细,没有个头疼恼热的,用不着请什么平安脉。”

    皇后沉默片刻,“是,我倒是忘了,二十年前,我也不仔细,二十年的宫中生活,才一日日的精细起来。”说着,她似想到了什么久远的事儿,沉默片刻,问,“怎么就得了惊梦之症呢?”

    安华锦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皇后叹气,“你这孩子,连自己得病了二三年都不知道,也太粗心了。幸好如今诊出来了,还不算晚,再晚可真是了不得了。”

    安华锦笑,“我命硬的很,没那么严重,姑母放心吧,我会乖乖喝药的。”

    “既然……”皇后想说什么,顿了顿,“顾七公子素来温和精细,处事稳妥,你的病症交给他来看顾也好,我也放心他。”

    安华锦眨眨眼睛,顾轻衍三个字,代表的东西可真多!

    皇后不再多说什么,吩咐人摆膳,因安小郡主和七殿下陪着皇后用膳,御膳房多加了好几个二人爱吃的菜。

    吃过饭后,安华锦和楚砚一起出了凤栖宫。

    二人一前一后走着,楚砚不说话,安华锦也不想和他说话。

    来到宣和门,安华锦的马拴在那里,她解了马缰绳,回头看着楚砚,“七表兄,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我走了啊。”

    楚砚覆手而立,“你向父皇讨要了那幅画作?”

    “嗯,画的人是我,自然不能留在陛下那里,不合适。”

    楚砚盯着她,“只是因为不合适?”

    安华锦歪着头看着楚砚,笑问,“七表兄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我不会猜别人的心思,也不惯常听拐歪抹脚的话。”

    楚砚沉声道,“你对父皇和母后说看上了顾轻衍,但因为你想招婿入赘,所以,你和顾轻衍的婚事儿还有待商议。你是真想招婿入赘?还是不想立即大婚?”

    安华锦晃着手里的马缰绳在身前转了两圈,不正经地说,“七表兄是收买了姑母身边的贺嬷嬷?还是收买了陛下身边的张公公?这么快就得了这个消息。”

    楚砚绷起脸,“实话实说。”

    安华锦笑,“我偏不。”

    楚砚眯起眼睛。

    安华锦翻身上马,不怕他地俯身压低声音说,“七表兄,但愿你来日能荣登大宝,否则我们安家,也许还真会断子绝孙。”

    说完,她松开马缰绳,向最后一道宫门而去。

    楚砚站在原地,目送她远去,不多时,一人一马便消失在他眼前。

    楚砚自然是从贺嬷嬷那里得了消息,他即便身为皇帝最喜爱的皇子,也不敢收买皇帝身边倚重的张公公。

    但他不敢,有人敢,所以,顾轻衍也很快就得到了关于安华锦招婿入赘的消息。

    顾轻衍听罢气笑了,为了不嫁他,同时为难陛下,她将招婿入赘都想出来了,人死如灯灭,安家是否将来没有传承,以安华锦的性子,不见得真会在乎。

    人在,血脉在,传承就在,她不是拘泥于门庭的人。

    但他看的清,陛下未必看得清,因为陛下对安家的内疚以及太在乎这婚约,所以,入了她设的圈套迷障。

    还别说,这一招真的比什么都管用,陛下最起码短时间内不会立马催婚了。得想怎么成全这一桩婚事儿,怎么平衡未来朝局和稳固江山基业。

    陛下费心等了这么多年,就等着安顾联姻,当然也不会这么容易打消念头。

    不过,安华锦也没想着能跟他立马解除婚约,她的目的是先拖延这桩婚事儿,如今真被她做到了。

    她可真聪明!

    顾轻衍笑笑,将信笺投入了香炉中,喊来一人,“青墨,去问问小厨房,药可煎好了?若是煎好了,你亲自送去安家老宅,亲眼看着小郡主将药喝下再回来。”

    青墨应是,转身去了。

    安华锦回到安家老宅,颇有些疲惫,与皇帝打交道果然不是人干的事儿,她四仰巴拉地将自己仍在了床上,打算就这样睡过去。

    老管家白日迎来送走了七殿下和顾七公子,想着安家老宅安静了这么多年,终于热闹了些,晚上又迎来了顾七公子身边最倚重的青墨护卫,听说是奉了顾七公子之命前来给小郡主送汤药,立即将人带来了安华锦的院子。

    安华锦从床上爬起身,看着青墨手里的药罐子,伸手接过来,放在了桌子上,瞅着他说,“三年前,就是你用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青墨垂首,“小郡主恕罪!”

    安华锦笑,“恕什么罪?你又没错。”

    青墨时刻记着公子的吩咐,“公子说让属下看着您喝下药再离开。”

    “真是尽职尽责啊。”安华锦突然也不累了,手痒地说,“你跟我过几招,我就喝药,否则我不喝。”

    青墨:“……”

    他就知道安小郡主牙呲必报不喜欢吃亏的性子不会饶了他!

    公子让他送药上门,分明就是给小郡主这个报仇的机会。

    他任命地垂下头,“是!”

    ------题外话------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