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二十章 招婿

第二十章 招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是换作昨日,她一定摇头再摇头,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儿,硬杠到底。

    不过今日同顾轻衍在马车里的一番对话,她知道了这桩婚事儿背后代表的东西,便改变了主意,打算把难题推给陛下。

    于是,在皇帝问起时,她面露为难地说,“陛下,您是问我对顾七公子的人满意呢?还是问我别的?”

    “哦?”皇帝挑眉,“有不同说法?”

    “有的。”

    “那你说说,朕听听。”

    安华锦踌躇了一会儿,“要实话实说吗?”

    皇帝笑,“自然是实话实说,在朕面前,你难道要对朕撒谎?”

    “不敢!”安华锦坐直身子,“若是您问我对顾七公子这个人是否满意,那自然是满意的,明月清风,毓秀风流般的人物,我从小到大只见了他一个,哪里会不满意?”

    皇帝点头,“普天之下,无出其右者。”

    安华锦也跟着点头,小脸一跨,“但除了他的人,无论是家世,还是脾气秉性,亦或者我们自小的环境与教养,都是天差地别,不合适极了。您说对不对?”

    皇帝不赞同,“这个不是问题,顾家好,世家底蕴,安家也不差,将门百年,顾七公子性情温和,你脾气不好,他能让着你,至于环境与教养嘛,你入了顾家后,自然入门随夫,适应一年半载就好了。”

    安华锦听着这轻巧的话,抬起头,认真地说,“可是,我从来就没想过出嫁啊。”

    “什么意思?”皇帝看着她,失笑,“难道你要一辈子留在家里做老姑娘?”

    安华锦摇头,“这个想法倒没有,只不过,安家如今除了爷爷,只我一个人了,我若是出嫁,爷爷百年之后,安家岂不是就没人了?所以,在玉雪岭一战,我父兄战死沙场后,我曾扶着他们的棺木说以后我不外嫁,打算招婿入赘,将安家传承下去。”

    皇帝一愣。

    皇后低呼一声,“小安儿,你竟然存了这个想法?”

    安华锦认真地点头,“是啊姑姑,我早就存了这个想法。”

    皇后看了一眼皇帝,又转向安华锦,“父亲与你和顾七公子定下婚约时,未说起你有这个想法。”

    安华锦耸耸肩,无奈地说,“姑姑,我也是才知道我有这么一桩婚约,早也不知道啊。爷爷没跟我说安家从我这里破例不让我自主婚事儿自小给我弄了个婚约的事儿,我也没想这个想法有什么大不了的,自然也不必提前与他说了。”

    皇后一时无言。

    皇帝收了笑,“所以,为着这个,你才不同意这桩婚事儿?但顾轻衍昨日对长公主说你们之间有个大误会,如楚宸一样?”

    安华锦没想到顾轻衍昨日还跟长公主透露了他们的当年恩怨,她立即摇头,一本正经地说,“天大的误会,都能解开,昨日我还跟楚宸喝酒了呢,更别说顾轻衍了,这个不算什么。我主要就是为了安家的传承。”

    皇帝点点头,沉默下来。

    安华锦又道,“陛下,顾七公子是顾家最拔尖的子孙,是顾家这一代的承接人。顾家一定舍不得让他入赘我安家吧?”话落,她暗暗地咬了咬牙,“若是顾家舍得他入赘给我,那我倒是没意见了。”

    皇帝不语,脸色笼了一层昏暗。

    一时间,殿内寂静。皇帝和皇后身边伺候的张公公和贺嬷嬷都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片刻,皇帝看着安华锦,目光幽深,“难为你小小年纪,想着安家传承,是朕对不起安家,为了这江山,使得安家男儿忠魂埋骨。”

    安华锦面露哀伤且大义凛然地说,“安家为了陛下,为了万千黎民百姓家园安稳,舍一家而全天下千万家,即便我父兄都为此牺牲,如今只剩我一人,也是值得的,陛下不必说对不起。”

    皇帝面色稍缓,“安家为国尽忠,却落得如今门庭冷清,时常让朕彻夜难安。”

    皇后用绢帕抹眼角的泪,趁机说,“兄长侄儿在天之灵,如今看着这太平盛世,想必也甚是宽慰。陛下切莫难安,您为社稷呕心沥血,同样万分艰难。”

    皇帝拍拍皇后的手,叹了口气,“朕肩上这胆子,担了这么多年,只有如欣你晓得朕有多辛苦。朕身边有你一直体谅朕,是朕的福气。”

    安华锦看着二人,不再作声。

    片刻后,皇帝沉声道,“也不是没有法子,你们大婚后,生了子嗣,择一个姓安就是了。”

    安华锦摇头,坚决道,“陛下,您说的法子,还是我要嫁入顾家,就算生了子嗣,择一个姓安,也不是自小在安家长大,不过是担了个虚姓而已,并无多少意义。我要的传承,是门楣的传承,是完全属于安家的传承,哪怕只一根独苗,也世世代代传下去。”

    她此言一出,气氛再度凝滞。

    皇帝看着安华锦,眼底深黑,也不好再强硬,尤其是玉雪岭之战后,他也自觉对不起安家,安华锦这个想法,如一块石头砸在了他心坎上,是他没预料到的。

    他以为只要顾轻衍同意,安华锦一个小丫头片子,他施施压,也就能成全此事,没想到安华锦有这个想法,心念着安家传承,这就棘手了。

    自古以来,就没有顾家的子弟入赘外姓的,别说顾轻衍,换做其余顾家子弟也不能够。顾家老爷子定然不会同意,就是他也觉得那是折辱了顾家。

    皇后见皇帝脸色沉暗半晌不语,提着心轻声缓解气氛,“小安儿,父亲还不知道你的打算,不如你与父亲商量商量,听听他老人家的想法,再做决定?”

    虽然安华锦考虑安家传承,她也身为安家的女儿,觉得她这个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对,但陛下一力促成安顾两家的联姻,背后的打算她身为皇后也能猜出几分。这联姻若是折了,陛下指不定会有多恼?

    陛下若是恼了的话,对安家那么点儿的愧疚也就消了。

    另外,她觉得安华锦若是推了顾轻衍,不要这桩婚事儿,那也真是可惜了。普天之下,哪里再去找一个顾轻衍这样的夫婿?

    京中多少女儿家都盼着这一桩婚事儿不成,包括她亲生的三公主。

    三公主已无数次向她哭闹,说她不向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而向着侄女,心里只有侄女。她又不能对她明言个中内情,劝了几次,也恼了几次,那丫头死活听不进去。如今想起三公主,她就头疼。

    “皇后说的对,你这个想法,既然老南阳王不知,还需与他商议。”皇帝总算又开口,“另外,顾轻衍似对你很上心,时隔几年,又提笔作画,为你画了一幅《美人图》,如今就收在朕的书房里,稍后你跟着朕去瞧瞧那幅画。”

    安华锦也想看看那幅画,遂点头,“好!”

    ------题外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