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十章 喝酒

第十章 喝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揽芳阁是八大街红粉巷最大的花楼酒坊,门口一排大红灯笼,画着唯妙唯俏的仕女图,仕女图下,小二哥乐呵呵地送往迎来。

    楚宸和安华锦来到门口,小二瞧着安华锦,“咦?”了一声,语气似乎很欢喜。

    安华锦挑眉,“你咦什么?看我面善?”

    小二连忙拱手,“姑娘,您是不是三年前来过?您的名字有个锦字?”

    安华锦一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着点头,“不错。”

    小二欢喜地说,“那就是您没错了,有一位公子于三年前在小店留了一样东西,说是给您的,您若是再来,就让小的交给您,小的一等就是三年,您总算再来了。”

    “哦?”安华锦扬眉,“什么东西?”

    “您随小的来。”小二抬脚往里走。

    安华锦迈步跟上他。

    楚宸也好奇了,凑近安华锦,“稀罕事儿啊,谁要给你东西这般拐外抹角?”

    “我哪里知道。”安华锦摇头,三年前,她在这家揽芳阁听过曲子喝过酒,除了胭脂醉不赖外,没见到令人惊艳的美人便走了。

    难道是哪个唱曲的公子看上她了?

    跟着小二上了楼,来到雅间,小二说了句“姑娘稍等”,便匆匆去了。

    安华锦坐在靠窗的软榻上,从楼上往下欣赏着夜晚的街景,当年她眼光真不赖,这揽芳阁是八大街红粉巷里赏景的最佳之地。

    楚宸坐在对面,瞧了她一会儿,忽然说,“小安儿,你还真挺美的。”

    安华锦嗤笑,“你三年前眼瞎地骂我丑丫头,如今眼疾终于治好了?”

    楚宸一噎,“我那时候不是气的口不择言嘛!”

    安华锦哼了一声。

    楚宸看着她,“咱们俩打个商量好不好?”

    “什么商量?”

    楚宸难得地扭捏了一下,在安华锦目光转过来看他后,他微微不自然地红着脸说,“你看,你长的好,我也不差,要不然,你跟你爷爷说说,别嫁顾轻衍了,嫁我吧!”

    安华锦怪异地瞪着他,“你疯了吗?”

    “没有!”

    “我看你是疯了!你是想报当年我打你的仇?把我娶进门,好让你爷爷天天给我立规矩吗?”

    楚宸:“……我没这么想。”

    安华锦轻嗤,“你若是敢这么想,现在我就揍死你,让你爷爷来收尸。”

    楚宸:“……”

    安华锦转过头,警告,“别打我主意,顾轻衍就够我头疼的了。”

    楚宸面露哀怨,“当年的事情是个误会,若是我告诉爷爷……”

    “你敢吗?”安华锦翻白眼。

    楚宸闭了嘴,他还真不敢。在张御史弹劾大皇子私造兵器案之前他跑去烟雨巷,背后的目的一旦说出来,善亲王府得赔进去,估计会吓死他爷爷,比他跳腾着找安华锦报仇严重多了。

    小二拿来一个匣子,递给安华锦,“姑娘,就是这个,不过那位公子说了,让您背着人自己看,这东西外人可不能随便看。”

    他这样一说,楚宸更好奇了,“什么破东西,这么神秘?”他偏不信邪地说,“小安儿,现在就打开,我瞧瞧,你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可别稀里糊涂地收了别人的东西与人私相授受。”

    安华锦本来也不信邪地想当着楚宸的面打开,被他这样一说,反倒是住了手,将匣子收进了袖中。

    楚宸瞪眼。

    安华锦反瞪他,对小二说,“匣子我收下了,你去弄一桌好酒好菜来,要最有特色的菜,最好的胭脂醉,再来最好的琴师舞娘。”话落,对楚宸伸手一指,“都算他账上,他是善亲王府的小王爷楚宸,有钱的很,不会赖账。”

    楚宸的脸顿时黑了。

    小二讶异地瞅了一眼楚宸,连忙应了一声是,转身去了。

    安华锦夺过楚宸手里的十二骨扇给自己扇风,悠闲惬意地靠着椅背半躺着说,“揽进群芳无颜色,胭脂流水指间金。你善亲王府金山银山,这一顿饭也就花个千金,至于黑脸吗?”

    楚宸咬牙,“我出来时太急,没带多少银子,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爷爷带我来这里喝花酒了吗?”

    安华锦“呦呵”一声,“看不出来啊,你善亲王府的规矩也挺大嘛,不次于顾家家规。”

    楚宸憋气,“不嫁就不嫁,少挖苦人。善亲王府虽素来不成体统,但也比顾家强,一日三省吾身,需行止得体云云,你嫁进顾家,有你受不了的。真不知道你爷爷是怎么想的,只一个顾轻衍,就能盖过整个顾家的规矩了?”

    安华锦扁扁嘴,“是呗!顾轻衍还真是……挺好看的。”

    楚宸扭过头,气个半死,“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对着好看的人,最起码能多吃一碗饭。”她今天中午就吃撑了。

    她不嫁归不嫁,但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顾轻衍不好,除了容貌外,别的也是无可挑剔。也就名门世家顾家的几百年底蕴能养的出来他。

    哎呀,她当年没跑到红粉巷,没恰巧遇到他就好了。否则,今日长公主安排在醉花亭的赏花宴,桃花、水榭宣台、美酒、佳肴、美人……她被表象迷惑,还就非他不嫁了。

    安华锦深深地叹了口气,颇有些惋惜。

    楚宸瞅着她,不客气地说,“你疯了!”

    “你比我好不了多少。”刚还想娶她呢,与他半斤八两,没资格说她。

    楚宸憋闷,小二恰巧端来菜品酒坛,他没好气地说,“喝酒!”

    安华锦瞧着俊秀的琴师被美貌的舞娘簇拥着进来,她将顾轻衍丢在一边,心情又好了起来,“好,喝酒,满上。”话落,对琴师点曲,“就弹你们揽芳阁最著名的《人面桃花》。”

    琴师点头,摆放好琴,优雅而坐,调试了几个音节,一曲《人面桃花》流泄而出。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安华锦一连三盏酒下肚,浑身暖洋洋的舒服,笑着对楚宸说,“春风不许留人醉,桃花十里笑风情。想不想听段子?我能给你从天黑讲到天亮。”

    楚宸觉得他跟她生气就是对牛弹琴,吃亏的很,于是,他不气了,点头,“好啊,你讲。”

    他倒要听听她会什么说书段子!

    安华锦看着他,眼底闪过几丝狡黠,当真讲了起来。

    “一学生聪颖,对答如流。师出两字课曰:“月明。”徒即对曰:“日出。”又云:“和尚。”答曰:“尼姑。”师曰:“青山。”徒曰:“白水。”又出一字曰:“去。”徒即应声曰:“来。”师又合串总念云:“月明和尚青山去。”徒亦答念对云:“日出尼姑白水来。”

    楚宸聪明,听完目瞪口呆,他看着安华锦,只见她一本正经,他却攸地红透了脸,伸手指着她,“你……”半天没说出话来。

    安华锦看着他呆傻的模样哈哈大笑,“怎么样?还要继续听不?”

    楚宸额头冒汗地摇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还是不是女人!”

    这哪里是说书段子?这分明就是市井黄段子!亏她一个女儿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当着他一个男人的面讲出来!

    她小祖宗是敢说,天不怕地不怕,他可不敢听了。

    安华锦看着他退避三舍的模样撇嘴,“善亲王府原来还算是一股清流了。”

    楚宸掏出帕子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给自己压惊,仿佛没听出她话语里对善亲王府的奚落,“你……打哪儿听来这样的段子?”还从天黑讲到天亮?

    “你管呢?”安华锦给自己倒了一盏酒。

    楚宸瞪着她,刚要再说话,外面忽然一阵喧闹,动静极大,他皱眉,“外面怎么这么吵?”须臾,他想起了什么,惊道,“不会我爷爷找来了吧?”

    这也太快了!

    安华锦慢悠悠地端起酒,不当大事儿,“是呗!在这京城,我没躲没藏地带着你来了这里,你爷爷若是不这么快找来,也太废物了。”

    楚宸:“……”

    ------题外话------

    顾轻衍还真是……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