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13是他(三更)

213是他(三更)

作者:鹦鹉晒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路夕阳有一瞬间的错愕,虽然不想承认,但见过他的人很难对他没有印象,即便是挑剔的看,他也是一位让人惊艳的男人。

    年纪不大,身上还带着少年未退去的青涩,但又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压迫力。

    今天他一身白袍,坐在实验室内,与那日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和稳定里,无形之中,让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但他怎么在这里!

    “小路来了,赶紧换衣服。”人却转头又看向在做实验的人。

    “好的,教授。”路夕阳换好衣服看向一旁的小助手:“谁?”

    “公司找来的外援,很厉害,一个小时了,你没发现,来了很多大人物给他打下手。”

    路夕阳突然就有些不高兴,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痛快,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本事,能做到今天位置上的,谁不是经过多年研究,自己这种被夸天分卓绝的也不敢说能让这么多业界能人另眼相看,那个人毕业了吗,竟然在学术上充大头。

    路夕阳心里这样想,面上没动,更不会提两人之间的龌龊。

    他和所有同事规矩的站在众位教授背后。

    顾君之没有管身边都有谁,他要在两天内催生出正确的数据让初北安心,没有时间关心身边都站了谁。

    就算看到了,以他现在与初北的关系,他也不屑于降低自己的重要性与一个不知道在初北心里哪个小角落的人一般见识。

    “还可以这样?”

    “小声点。”说着示意看门口。

    路夕阳才想起进来的时候门口站着两位保镖。

    路夕阳又不解的看向助理。

    助理压低声音:“不能打扰他,公司花了很大的力气请来的,不能得罪。”

    这么大排场!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么大本事!

    即便如此想,路夕阳心里也不是很痛快,更何况这个人还是郁初北的男朋友,路夕阳压低声音:“他不是金盛的员工吗?”

    “不是啊,他是夏侯董事长亲自带过来的,介绍的时候说了一长串成为,领头的那位老先生你认识吗?”

    路夕阳摇头。

    “社科院院士,十分推崇这些先生,因为他,甘愿给我们大白工的。”

    路夕阳闻言,心里突然像吃了涩柠檬一样泛酸。

    突然,还在实验中的器皿中发出一阵声响,引进的大型高温设备,瞬间进行器皿压实,抬起,一块不规则的小型金属从出口处带出来。

    顾君之没有看出来的东西,继续第二轮实验。

    罗教授拿给纪院士。

    纪老院士看了一眼,已经十分惊叹,但距离他们的目标还差了一些,但无疑,与他们的盲目想必,对方有更严密的逻辑,且已经可以进行密度改良,只等一个合适的数据。

    纪老院士想起请顾先生合作天道轨迹时,也是如此,他自己就相当于两台超脑同时开始运行,早已不是他们这些精英能比的了。

    可惜这个孩子不太好相处。

    “好厉害。”小助理也不禁发出惊叹。

    路夕阳看着成品,心里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对方比他想象中更厉害。

    罗教授见顾先生停下来,急忙道:“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准备,将这项密度做出来准备备用。”

    “是。”

    实验室的气氛很紧张,但效率也是出其的快,本以为他们有了方向,但要出结果恐怕也要半年后。

    中间还要防止被人赶超,但今天众人觉得完全不用半年,或许一个星期就能出结果。

    “这台机子也购进了?造价六百万,整个大学城也没有一台,国家级社科院也仅仅首都有一台。”

    “顾先生带来的,他自己实验室的私人设备。”

    路夕阳闻言就不想说话了,连手里的东西都沉甸甸的,如果真那么了不得,他为什么会看上郁初北,觉得她够老,缺乏母爱吗!

    路夕阳觉得简直说不通,他身边会缺女人?人又年轻、又有钱、现在看来社会地位也不错,什么女人找不到!

    路夕阳觉得tm的莫名其妙!不做了!

    “怎么了?”

    “没事,手臂有点酸,休息一下。”

    顾君之下午要走的时候才看到路夕阳。

    路夕阳身体瞬间紧绷,担心他过来刁难自己,毕竟他连他靠近初北一点都不愿意。

    顾君之目光想落在任何一个普通的人身上一样,没有任何波澜的经过,挂上大褂,离开。

    路夕阳因为他没什么反应的反应!心里一阵憋闷,反而更不痛快,他现在入不了顾大研究院的眼吗!

    曾经是谁因为一个女人对自己大打出手!现在又装什么清高!有本事将他从实验室里踢出去!

    ……

    杨璐璐买了晚饭回来,绕过使用客厅的另一租客,回到房间,见卧室里的灯没开,窗帘拉着:“怎么了?觉得外面太吵。”前两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了?

    “没事,有吃外卖。”

    “对啊,你又不做饭,你们的实验进展顺利吗?”他很看重这次项目,也事关他的奖金,关系着他们能不能搬出这里,她当然也看重。

    顺利,怎么能不顺利!路夕阳摸出一根烟。

    杨璐璐见状有些不高兴:“别抽了,我受不了那味。”

    路夕阳烦躁的放回去,起身:“我出去抽根烟。”

    杨璐璐皱眉:“你干什么——”撒后抽一根会死啊,在家里待会怎么了。

    路夕阳心里不痛快,还是在楼下抽了一根,看着烟圈在空气中消散,思维仿佛也敏锐起来。

    那个男人被众星拱月的样子,他冷淡仿佛不认识的一眼,无疑都让路夕阳觉得挫败。

    路夕阳烦躁的碾灭见地的眼,看着最后一缕火星熄灭,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已经分手了?

    除了这一点也不可能有别的,路夕阳不禁冷笑,也是,没有定性的男人吃多了山珍海味想尝尝清粥小菜、腊肉咸汤,还能真一心对她。

    恐怕先已经忘了郁初北是谁。

    想到郁初北现在的处境,路夕阳反而没什么闷堵了,拿起手机给郁初北打电话。

    ……

    洗手间内,郁初北洗了澡,光着脚踩在防滑垫上,擦着头发,看眼亮起的手机,皱眉,没有理会。

    手机暗下,又响起。

    郁初北依旧没有动,继续擦头。

    顾君之疑惑的从外面探头以为她没有听见,声音清冽不失可爱:“你手机响了?”

    郁初北看他一眼,浓黑的眉毛,头发半湿的向一旁侧着,无论怎么看都好看的五官,仿佛一只小兔子,悄咪咪的出现,扒着门口,眨着一双眼睛。

    郁初北招招手。

    顾君之听话的过去。

    郁初北将他放在座位上,帮他吹头发,顺便一只手开了手机,将这个号码拉黑。

    ……

    “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路夕阳挂了手机,看着不远处橘红色的烧云,心里空落落的。

    ……

    热风吹过顾君之头顶,感受着她的手指穿过头发的酥痒,其实他刚才看到了:“我今天在实验室看到他了。”长袖的薄款动物图案睡衣穿在他身上,肌肤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没有一丝薄汗。

    郁初北看着他的脖颈,正想着夏天他能带来的清凉感,听到这句话,还有些被他脖子晃的回不过神来:“嗯?”

    “他也在实验室。”

    郁初北听懂了,但手里动作没停:“你们现在做的实验?”

    “嗯。”

    郁初北撩起他还没有完全干的头发:“他本来就是开发部的,化工一直是他的强项,会让他去也没什么稀奇的。”

    他也这么觉得。

    ------题外话------

    明天下午两点整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