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83你满意了(二更)

183你满意了(二更)

作者:鹦鹉晒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的下来!你要有这样一位儿子你冷静的下来!当你想把他人道毁灭、交给医疗机构时!你还发现你完全做不到!前者不被允许,后者早已经被还相信孙子的老爷子派人保护起来!你还成了所有人想像中的坏人,抛弃儿子!抛夫弃子,甚至还有人怀疑你是不是那场事故的罪魁祸首!”

    郭成琼看着他激动的样子,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顾振书苦涩的笑了,看着郭成琼,非常温和,温和的温柔:“你千方百计的把他弄来了,是不是觉得很了不起,他上个月以为有人喊了他女朋友的名字,刚把人送去医院,你用什么养他,你自己的生死——”

    “不要说了——”

    是,没什么好说了,对顾君之来说,这些都是净化,说不准还是弱小者无辜的反抗!

    反抗他个头!竟然还有一群与虎谋皮的人,冒着巨大的风险围绕在他身边,来抵挡残酷的竞争!呵呵!哈哈哈!何其可笑!

    郭成琼突然见顾振书手开始痉挛,急忙上前帮他找药:“振书过去了……”

    不会,什么都不会过去,只要他不死,这些东西就会都在他心里。

    郭成琼着急:“你吃药,先吃药——”

    顾振书不吃,继续说:“你太辛苦了!真的辛苦!辛苦的把他弄出来——在你心里,我就不值得相信!

    这么多年,我只想你们不要活在他的阴影里,可你们呢——总觉得日子过的太安静!现在好了!保证你今后精彩纷呈!

    你甚至不知道,他爷爷的死,很多人怀疑跟他脱不了关系,第一批跟在他身边的人,除了老顾都死完了!死完了你知道吗!他还不定期的有被害妄想症!觉得所有靠近他的人都不怀好意!你找老顾交流多!,你就完全没发现,老顾从来不和他在一起!你没发现他家的佣人不说话!你没看出来他看人的时候是没有温度的!

    你要不要试试,你或者小玖当着他的面说一句他不愿意听的话,不用那么复杂,你随便说一句,你都不知道哪句话刺激了他,他立即想弄死你。”

    “你骗我对不对,你——”

    “我为什么要骗你!用我的腿?用我的眼,我如果真想骗你,你甚至不会嫁入顾家!”

    郭成琼猛然起身,刚刚小玖——郭成琼瞬间冲了出去。

    顾振书笑!顾家最大的丑事!顾家隐瞒至深的秘密!丑不丑陋!

    林秘书跑上来,赶紧给顾总塞药:“顾总!夏侯执屹来了!”

    *

    郭成琼没管大厅里诡异的气氛,瞬间看向小玖的方向!

    看到顾玖还在!郭成琼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太好了,她的小玖没有出事!

    郭成琼不敢赌,她要让她儿子回来,以后都不要靠近这个人!郭成琼瞬间推开人群跑过去!

    正和郁初北聊天的顾君之刹那间看向来人的方向,目光冷厉如刀。

    郭成琼脚步瞬间僵住,仿佛有什么顺着脚爬到她的脑髓上,要斟酌的一口咬下!不知是顾振书话里的暗示,还是他真的反常,他看她的样子,丝毫没有温度,是一只异类被侵入地盘后看死尸的平静,不凶恶、不魔性,他只是在看一块肉,散漫的决定是踩死还是碾死的云淡风轻!

    郭成琼像被扎住了天灵穴!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时候的恐惧,害怕几乎要压制住她的母性,警告她后退。

    郁初北的手搭在他手臂上:“怎么了?”

    顾君之回神,重新看向她:“没事。”不要怕。

    郭成琼瞬间觉得活过来一样,着急的看向儿子!快过来!不要靠近他!小玖!快回来!

    郁初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郭成琼脸色发白、神色焦急的看着她儿子!

    郁初北心里有些佩服他们的倒打一耙,什么功底?这个脏水也要往他们身上泼,怕他们害了她儿子?谁在害谁?

    郭成琼见他的爪牙看过来,更迫切的看向儿子!小玖!快跑!

    郁初北见她急,好心的看向看着门口的顾玖。

    郭成琼快疯了!她为什么要看顾玖,不顾一切的就要冲过去!

    “顾玖同学,你妈是不是在叫你。”她就是这么好心。

    顾玖回神看向母亲的方向。

    郭成琼如释重负,快!过来!

    顾玖不明所以,见母亲急切的看着他,礼貌的向郁初北告辞:“我有点事。”

    “去吧。”在这里监视着,她也不习惯。

    郭成琼一把拉过儿子,看看他有没有少块肉:“幸好,幸好,不要靠近他们知道吗,他——”

    “妈——”顾玖冷静的止住母亲,虽然很多人都看向了门口,但是也已经有人看了过来,金盛的人就在看他们:“您是不是太累了。”

    郭成琼瞬间回过神来:“对,妈有点累了,你扶妈上去。”

    顾玖笑笑,安抚的看向母亲,现在还不能走:“妈,天顾集团来人了。”

    天顾?郭成琼慢慢回神,思绪仿佛才从心里的恐惧中拉回来,紧紧地抓着顾玖,哪个天顾,继而不敢置信,接着是惊讶,看向门口的方向!

    天顾的董事长从来没有露过面,活跃在表面上的是信托公子和名下七大重工!

    天顾集团最令人津津乐道、最富传奇色彩的是天顾的安保集团,区别于所有的国内同类组织,绝对是能带雇主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安保存在,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

    在场的人,没有人没听说过天顾,不管是与其合作过还是被其强势拿下过合作中的项目,天顾犹如一柄神剑,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却少人知道它背后的主宰是谁!

    郭成琼的目光定格在夏侯执屹身上时,愣了一下,觉得来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如果对方身份如此了得,她如果见过不应该会忘记,所以她怎么会忘了?

    夏侯执屹没有理会众人的视线,也没有走向郭成琼,短短走了两步,只有两步,随便停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没有与任何人交谈的意思。

    周围的视线瞬间收了回去,什么意思?夏侯执屹任天顾集团信托总理事他们知道,他能代表天顾出席顾振书的生日会。

    众人该做什么做什么,各种心思在心里发酵,有数不清的东西需要想清楚。

    郁初北什么都没有想,她要照顾君之,站在装修精美,有一只气球独角兽的角落,她轻挽着君之的手臂,闲话家常的问:“天顾集团很厉害吗?”

    顾君之看着她的指甲,沾上果酱了:“还好。”

    “怎么能是还好,你看刚才这些人一副恨不得围住你哥的样子,但现在都没有人上去,肯定非常好,不过你哥名声不好吗?”要不然怎么没人去。

    “不知道。”

    是,君之不出门,知道的不多,郁初北思索着:“天顾?跟天世有什么关系?”郁初北恍然:“他不会一直想着给你报仇连公司名字也跟天世集团差不多!”

    “不是,随便取的。”

    “多随便?”

    顾君之想了想:“非常随便。”你真的不处理一下?

    “好任性。不过我怎么没在业界听过天顾集团。”郁初北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她今天已经好几次怀疑自己的脑子了,如果很有名望,她不可能没有听过。

    顾君之拿出卫生纸,不弄他不舒服:“没有听过很正常,并不是太值得记住。”

    “夏侯先生听到会哭的。”郁初北笑笑:“怎么了?”

    顾君之为她擦着:“沾了一点果酱。”

    “我没有注意到——”郁初北看向顾玖的方向,不知道那位少年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对这个世界充满爱,会不会介意天世集团不是他的?

    郭成琼想不起来,但她绝对见过。

    郭富早已看到女儿出来,趁众人被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神色郑重的走过来:“怎么回事?”刚才顾振书的话,还有现在来的天顾集团,平时不注意,但为什么双方名字这么像,天顾和天世有什么关系?他们怎么会来?

    郭成琼也想跟父亲说,她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顾振书的大儿子有那么严重的问题。

    但有些话不方便当着顾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