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075你不用(一更)

075你不用(一更)

作者:鹦鹉晒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君之突然沉默的划拉着眼前的餐盒,紧绷一天的紧张顷刻间崩溃,心里的嘲笑瞬间穿过助听器的加持!震耳欲聋!

    “你还是个孩子!”

    “哈哈!你是个孩子!”

    “所以他不牵你的手!”

    “不牵你的手!”

    “她不承认昨天跟你的关系!”

    “她不喜欢你!”

    “不喜欢你!”

    “没人喜欢你!”

    “恶毒的小孩。”

    “恶毒的小孩!”

    所有的声音铺面而来!顾君之瞬间摘下助听器!目光阴冷焦躁,手掌死死的攥着手里的筷子!撑着理智缓缓的垂着头!碎发下的目光克制幽深!

    “你有病!”

    “神经病!”

    尖锐的声音陡然从突然垂落的半身少年嘴边响起:“她不当着同事的面牵你的手!因为你有病!你没人要!”

    “没人要!”

    “她耍你!”

    “耍你!”

    郁初北突然看向顾君之:“怎么了……”

    顾君之瞬间将助听器按耳朵上!拿出药倒了一大把,全塞嘴里!碎发下的目光阴森的有戳破自己脑子的冲动!

    郁初北心里有些微微的诧异,她还是第一次见他摘戴助听器,如果不是这一幕,她都要忘了他听不见了。

    说不清是心疼还是什么,郁初北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这个举动:“不舒服?”药塞的也太多了?

    片刻,嘲弄声在药力的作用下渐渐模糊,半空中断腿的少年不再冲击他的小屋,顾君之眼里暴躁的情绪在一点点散去。

    可紧张的情绪无法缓和,她不牵他的手,她今天一天都没有安慰他,他几次靠近都被她忽略,她在耍自己,她不喜欢自己,她——

    顾君之急忙拿出药,却死死的捏住!意识在这一刻陡然涣散!

    白衣少年缓缓走来,摒弃繁杂,踏过虚妄,退去尘埃,携带一身清冷和孤冷,带着藐视众生的凌然气度。

    白衣少年漫不经心的看眼缩卷在漆黑角落里伸出獠牙,一锤一锤敲击半身少年的‘无辜孩子’,面色微丝不动,慢慢的穿过意识屏障,掌控自己并不在意的自己。

    *

    “是不是不舒服?”

    顾君之突然抬头,一双颠倒众人的眼睛,毫不在意的看进她眼底。

    他没有等待任何人许可的伸出手,随意的覆盖在她拿着筷子的手上,握住,对着她笑。

    清明如山涧流淌的小溪,温暖如冬日的阳光,百花绽放,万兽来朝。

    郁初北一动不动,惊的把想再教育他一遍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一句都吐不出来!目光涣散的厉害,世间绝色、迷惑众生、惑乱迷离!

    什么别人看到这一幕怎么想她!在公司里拉拉扯扯影响不好!她还没有跟别人说起过两人的关系!都已经无足轻重,此刻只有:只要他想,他愿意怎么牵就怎么牵的昏眩。

    缩卷在角落里的顾君之陡然安静,不在撕扯虚空中的叫骂,不再敲击血淋淋的滴血少年,因为传递过来的温暖,渐渐的安静下来,药物的作用沉寂镇压住身体最后一丝焦躁,缩卷的少年重新恢复平静。

    顾君之感知到安宁,松开她的手,继续吃饭。

    他犹如站在雪山之巅高傲的王恩赐完了他臣服的子民,拂袖而去,只有清风徐徐、水声潺潺,他低头取筷的动作看在两人眼里依旧神色高贵,优雅万分,一举一动都是至高无上的王者,不屑下凡一顾。

    赵英有一刻甚至忘了惊讶这两人牵手的事实!而沉醉在他恩赐的盛世美景中,刚刚——她竟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尊贵的王储。

    赵英很快回神!不对,他们刚刚!刚刚——

    郁初北也早已经清醒,看的多了,抵抗力也不弱,不就是气质好、长的好:“没事就好,不舒服了说话。”

    顾君之安静的吃饭。

    赵英房子的事都忘了!震惊的看着两人!“你们——”这两人——不会是那种关系吧!可怎么着也不该有关系才对!而且!而且——

    赵英一时间也而且不出什么!但——不应该!

    郁初北见状苦笑,看吧,她就知道会有这种麻烦。

    昨晚两人牵手后,其实某些东西就有点不一样了,他今天一早见了自己特别高兴,一直磨磨蹭蹭的想靠近她不掩饰的想亲近的意思。

    自己顾忌影响都装看不见了,他的失望几乎也都看在眼里,所以刚才也没有说什么。

    此刻,郁初北反而没那么放不开了,看见了就看见了,男未婚女未嫁,怎么了!

    郁初北坦荡的笑笑:“嗯。”了一声,便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不再提这事,自己的感情问题,没必要交代的清清楚楚:“估计上面的定价还没有下来,如果下来了,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赵英还没从她转移的话题中回过神来,郁初北竟然和顾君之谈恋爱!顾君之人傻的吧!怎么谈!郁初北在想什么!太惊悚了!

    郁初北诧异的看向她:你不这样觉得?

    赵英急忙回神:“啊,嗯。”还有些浑浑噩噩的,想问郁初北你想什么!找个什么样的也比顾君之这个傻子强吧!

    但看到顾君之的样子,又对自己的笃信产生了动摇,顾君之的确好看!好看的让看到他的人都不觉得有谁会配的上他。

    赵英立即移开目光,恢复些神志,不看了他了,思维正常运转,又忍不住想!好看能当饭吃吗!他有病!是需要人照顾的那种!郁初北哪有能力养这么一个富贵闲人!

    郁初北喝口汤:“赵姐想买哪层?”

    赵英尽量拉回思绪:“七层吧,你现在住的那层就很好,小平方。”郁初北怎么会突然更他好了!她疯了吗!以她跟郁初北的关系,她是不是该劝几句。

    郁初北吃饭的动作突然停住,对哦,她只盯着二楼的两室一厅琢磨买不起的事,怎么忘了她住的是十平的小间,撑死了有七十万吗!

    郁初北的心思突然活了,就算到时候顾君之不满意住所,不跟自己过了,她自己住着也是保障,不过:“你买的话是不是太小了些?”赵姐一家三口,太挤了。

    赵英还有些晃神。

    顾君之皱眉,将不吃的香酥蟹腿推向郁初北。

    郁初北笑笑,顾君之这个人喜好特别奇怪,说变就变,可能脑子不好使的人都这么奇怪。

    赵英看着熟悉他的举动,恍然大悟!怪自己眼瞎,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原来两人早就……

    她就说怎么可能突然就——原来两人早有猫腻!

    赵英似乎释然了一些,可郁初北就算因为前任昏了头,也不该破罐子破摔!顾君之真的不行:“我买两间,加起来用。”

    “也行。”

    赵英尽量把思绪放在正事上,别人的事再惊悚,自己的事也得办:“但我觉得根本拿不到,上面很多领导盯着,再说内部价,谁不想要,拿到手了再倒卖也赚啊!地理位置又好,交通也方便,你呢有孟总,我有什么。”赵英说的很‘哀怨’,心思还在郁初北竟然找了顾君之上!

    郁初北没有接这句话,她能说什么‘我帮你走走孟总的关系’?

    孟总的关系她定然要留着自己用,而且这件事孟总肯定也会很难做,捎带不上赵英。

    赵英见她不吭声,心里有些失落,多少还有些不高兴,拍了这么多年马屁,不就希望能用到。

    但郁初北不开口,她也不会撕破脸,她跟郁初北关系好,也等于有郁初北这个靠山,郁初北虽然不可能再升,但她有孟总,总能照拂自己一二。

    只是房子这个‘便宜’太想捡,她又真需要,郁初北怎么说也能嫁个有房产的,现在没结婚更不着急,却不愿意帮自己。

    但想想那么大的便宜谁不想占!

    郁初北不在意赵英怎么想,想来想去,她总能想通,不过利益当前,蒙蔽两天眼睛也正常。

    何况赵姐牵累多,做不到平常心,她也不强求。

    “你要买?”赵英戳着眼前的饭,又看了郁初北旁边的顾君之一眼,他没房!郁初北不是疯了是什么!拼搏半辈子找个这样的!活该斤斤计较!

    郁初北也很坦诚:“嗯,会。”

    “不是说没钱吗?”

    “大的不行,小的还可以。”

    “那也太小了。”

    “我自己住,没什么。”

    还捎带上这个傻子!赵英心里别扭,还是开口道:“你就不能让孟总想想办法?”

    “姐,我和孟总,是孟总主动的关系,我说多了不好。”

    那就是没可能了,这么多年的马屁果真白拍了。赵英多少有些不甘心:“你——”

    郁初北起身:“我去拿点糖,你要不要。”

    赵英摇头。

    顾君之听不见。

    赵英心情低落,看着郁初北走后,突然笑容和蔼的看向顾君之,他表哥在设计部地位很高,而且对这个表弟也很照顾:“小顾,你哥有没有跟你提过咱们公司宿舍楼的事。”

    顾君之沉默的用着餐,仿佛孤山之巅,对所有声音消寂。

    “小顾。”

    顾君之切开眼前一小块牛排。

    “小顾——”

    顾君之确定缩卷着的少年情绪稳定,放下筷子,双目突然无神的盯着面前的饭菜,整个人像被抽干了灵魂的空盒,透着死气沉沉的恐怖和阴冷。

    赵英眼孔陡然睁大,瞬间后退数步,嘴唇不断的发抖:“他……他……救命……救……”

    顾君之的世界里,转瞬间便是蓝天白云、青草幽幽,他仿佛从来没有出去一般,融入大海消失不见。

    缩卷在青草下的身影慢慢的变的虚无,转瞬间消失在原地……

    *

    郁初北听到这边的动静,吓了一跳,糖也不拿了,急忙跑过来:“怎么了!赵姐你怎么了!”

    “他……他……”

    顾君之神情瞬间恢复如常,其实他觉得他一直都很正常,诧异的看向郁初北,也很茫然,还随着郁初北的目光难得的落在地上的人身上。

    不明白这些人闪躲什么!他安抚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这些人用神久了难道都不休息!虚伪!

    郁初北担心的扶起赵姐:“怎么样!要不要打120?”是什么突发急症?

    赵英指着顾君之:“他,他刚才……”赵英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像看到了活死人一样!

    顾君之看着郁初北,不明白别人在控诉他什么?他每天都这样,病情也控制的很好,至少没有把他养神期间的人弄死,也没有让自己崩溃,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他比那些自以为是的医生好多了!

    郁初北又看向赵英,他很好?

    赵英想起他第一天上班时,快死过去的样子,心脏揪痛,她怎么会觉得他正常了,他精神不好,恐怕不止精神不好,脑子有大病才对!

    刚才那一幕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吗!太吓人了!这人竟然就在她们身边,哪天被他吓死了都有可能!

    赵英哪还有功夫吃饭想房子,因为郁初北更看顾君之不顺三分:“我没事,我先上去。”

    “我陪你。”看起来情况不好。

    赵英看到顾君之蠢蠢欲动的身形,赶紧让她停下:“不用,我一个人待一会。”忍不住凑到郁初北耳边道:“他有病,以后少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