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234章 我们一无所有,这一辈子,当活得无所畏惧

第234章 我们一无所有,这一辈子,当活得无所畏惧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拉着,乌漆嘛黑的。

    脚底贴着地面,有凉意沁上来,冰凉凉的。

    司笙主动环上凌西泽的腰,将脚踩在他的鞋子上,浑身重量都托给他,她笑:“现在的商人都这么会说话了?”

    “才不跟他们说。”

    凌西泽轻哼一声,有点小傲娇。

    尔后,又补充:“我说的是实话。”

    司笙没说话,将脸埋在他肩上,手在他腰上掐了掐。

    “没穿鞋?”

    隔着鞋子,凌西泽也能感觉到,踩在他脚背上的,又柔又软,还有细微的温度传递。

    “嗯。”

    司笙一个字刚落音。

    凌西泽就俯身,倏然将她拦腰抱起。

    司笙一怔,下意识揽上他的脖颈。

    “就您现在这身体,还想光着脚撒欢呢?”

    他用无奈的口吻奚落调侃,偏又掌控到一个最微妙的尺寸,足以让司笙原谅他的“冒犯”。

    司笙不屑地一哼,没有跟他争。

    房内漆黑,但能隐约辨认出轮廓,凌西泽抱着她走到床边,一弯腰,将她放回还有余温的被窝。

    结果司笙刚一躺下,这男人就倾身上来,半个身子都压着她。

    “重死了。”

    司笙嫌弃地将他往一边推。

    以司笙的身法,扔一两个凌西泽的重量,不在话下。只是她嘴上嫌弃满满,手上倒真不舍得下力,就简单地推了推。

    凌西泽死皮赖脸的功夫不是盖的,靠着她的肩膀,手去捏她的胳膊。

    隔着一层布料,很细,只手可握,皮肤有弹性,又嫩又韧,触感极佳。

    “你这些年就没横着长过?”

    “天生丽质。”

    是不是真的“天生丽质”,这个还真不好说。

    司笙常年在外奔波,体能消耗大,真遇到费体力的活儿,吃再多都不管用,反正她这些年身上从未有过赘肉。

    当然,也不是营养不良的瘦。

    少年习武,加上适当锻炼,她没肌肉,可身材匀称,皮肤软韧,永远是最佳状态。

    别的美人冰肌玉骨,总有几分娇媚,但,搁她身上,全化作了韧性。

    凌西泽一碰就不想放手。

    “网上说,Zero浪天浪地,战乱地区和危险无人区到处跑?”

    怕她赶他,凌西泽找着话题。

    “这种不切实际的谣言……”司笙顿了一下,笑说,“好像是真的。”

    “给个机会,了解一下。”凌西泽虚心地拿出求知欲。

    司笙莫名其妙,“三更半夜的,我给你讲故事?”

    凌西泽压着嗓音,声线又哑又撩,“不然做点别的?”

    “……”

    一扬眉,司笙掐了他一把。

    她微抬起头,说:“手。”

    凌西泽识趣地调整好姿势,将手臂伸过去,让她枕着自己。

    “看过贝爷的《荒野求生》吗?”沉吟片刻,司笙问。

    “嗯。”

    司笙有点得意,“他拍的地方,我基本都去过。”

    “嘶——”

    忽然被凌西泽一掐,司笙吸了口冷气,直接一个冷眼扔过去,“找死呢?”

    凌西泽紧搂着她,压低的声音里意味不明,“你能让我见到活着的你,真是不容易。”

    “……”

    司笙一时哑言。

    “小伙子,生活还是太安逸了。”片刻后,司笙调笑他,慢慢地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赤条条地降生于世,什么都不曾拥有,这一辈子,就当活得自由自在、无所畏惧。”

    她走的路,每踩一脚,都是新的人生;

    她遇的坎,每次跨越,都等于是重生。

    “嗯,”凌西泽永远会被她新奇的理论折服,少顷,他问,“危机和困境,给你带来了什么?”

    司笙愣怔了下,然后说:“敬畏生命。”

    她跟他讲一次冒险。

    那是冰川地带,她与几个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同行,有一个人被掩埋在雪崩中,连尸体都没找到,有一个人坠入冰缝,却凭借意志和反抗,撑到他们的拯救。

    跟大自然抵抗,危机无处不在。

    希望与死亡,如影随形。

    人在社会中可以被打倒,允许消沉、颓废、堕落,可在真正的死亡危机前,哪怕一秒的放弃,这一生也就到了尽头。

    人可以渺小无助,亦可以坚韧顽强。

    “……你什么眼神?”

    黑暗中,司笙看到凌西泽幽深漆黑的瞳仁,思绪复杂,意味不明,有浓烈的情绪,看得她心头一窒。

    凌西泽低声说:“心疼。”

    “……”

    司笙轻抿了下唇。

    凌西泽又说:“难过。”

    “……”

    司笙微怔。

    他拥着她,轻声叹息,“我要费多少心思、花多少时间,才能取代这些让你印象深刻的记忆?”

    跟普通人不一样,司笙的生活过于精彩。

    她随便一段经历拎出来说,都能让人叹为观止,足以让常人当上一生的谈资。

    可是,这样惊心动魄的经历,全无他的参与。

    “不用费心思。”司笙把玩着他的外套拉链,不紧不慢地说,“你救过我很多次。”

    “嗯?”

    凌西泽一眯眼。

    救她……

    他怎么不知道?

    “在野外,最怕的就是没求生欲……”话说到这里,司笙的声音有点低,她掀起眼睑,飞快地看了凌西泽的脸一眼,然后用极快极轻的语调说,“我一直带着你那根手绳。”

    她没说得很直白。

    但是,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在某些危机时刻,他纵然没与之相伴,也成为她活下去的动力。

    凌西泽心头一热,脑子里似有什么轰然炸开,噼啪作响,难以言明的情绪在四肢百骸飞快流窜,连搂着她的指尖都轻轻颤抖着。

    “你不要太自作多情,我就觉得,好歹是初恋……我要是死了,都看不到你娶没我漂亮的媳妇……”司笙又慢吞吞地补充。

    “嘴硬。”

    凌西泽哭笑不得地打断她。

    “……”

    好吧,她是嘴硬。

    虽然很嫌弃那根手绳,可,自分手后,她也没真舍得扔。

    等她有一天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一直将它带在身边。

    久而久之,成了习惯。

    无聊时,也会拿出那根手绳,偶尔看看之类的。

    不会多想,适可而止。

    凌西泽一颗心胀胀的,压抑的情绪有着不为人知的控诉,“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

    “嗯,大部分时间,确实不会想起你。”

    事实上,她遇到的危机情况,不多。

    寥寥几次。

    每一次,都事关生死。

    但是,当达到身体极限,仅靠意志生存的关头,她视野里总会有那根手绳的存在,于是她总会很阴暗地想——

    凌西泽的小日子过得有多滋润了呢?

    没有她,肯定安逸又舒适,什么危机都没有,只要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即可。

    凌西泽有没有找新的对象?

    无论他找到什么人,肯定都没有她漂亮。不过……肯定都比她合适。

    凌西泽结婚生子了吗?

    他这样聪明靠谱的人,当个好老公、好父亲绝对是轻松的事。

    凌西泽……

    在做什么呢?

    当度秒如年的时候,满脑子都会是他,然后不知怎么的,也就撑了下来。

    手指从她发间穿梭而过,凌西泽问她,“你都怎么想我的?”

    眼睛一眨,司笙嗤笑,“如果是凌西泽这个弱鸡,肯定早死了。”

    凌西泽失笑,“过分了啊。”

    “不然呢?”

    司笙理直气壮地反问。

    轻轻磨了磨牙,凌西泽抱怨,“都不念着我一点好。”

    “也念的,”司笙宽慰道,“吃土的时候,会想到鲁爷爷做的饭。”

    “……”

    凌西泽被她逗笑了,埋在她发鬓轻笑,肩膀一耸一耸的。

    于是,司笙也笑了。

    “有完没完啊,这么大人了……”

    两人笑作一团,司笙感觉形象受损,忍不住抱怨。

    凌西泽手肘撑在一侧,半起身,垂眸盯着近在咫尺的她,手指无意识地将她的长发缠绕着。

    夜色撩人。

    喉结滑动两圈,凌西泽低低开口,“按照这个发展,我们今晚……”

    司笙眉头一动。

    然后,一把推开他,“滚去你自己房间!”

    凌西泽又死皮赖脸地缠上来,“我没开房。”

    “这么抠?”

    司笙惊了。

    凌西泽叹息,“能省则省,钱都得抠出来养媳妇。”

    “……”

    骂他油腔滑调的话在舌尖一打滚,又咽了回去,司笙没好气道,“洗完澡才准躺。”

    “马上去。”

    话音落,依旧是恋恋不舍地亲了下她,凌西泽才撤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