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208章 凌西泽是个花言巧语的小白脸

第208章 凌西泽是个花言巧语的小白脸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装修复古的豆腐铺里,有两个人。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站在后厨入口,身形倚着门框,双手抱臂,不动声色,可打过来的视线却很沉,具有杀伤力。

    另一个年纪小一点,坐在距离不远的餐椅上,坐姿有些讨打,桌上一个账本,手里旋转着一支签字笔,两道视线看过来,裹着浓浓的探究意味。

    都不友善。

    甚至,有点敌意。

    “凌西泽。”

    司笙一走进去,就跟二人介绍道。

    随后,没有注意二人的反应,又跟凌西泽介绍,“郑永丰,我们家厨子。段长延,我们家店员……兼前台。”

    转笔的动作一停,段长延将笔往桌面一扣,冲这边扬扬眉。

    “他谁啊?”

    说话拖腔拉调的,带着点挑衅、不爽的味道。

    司笙似也察觉到氛围不对劲,一拧眉,朝段长延反问:“没长耳朵?”

    段长延:“……”

    !

    果然不正常!

    他才说了三个字,师叔就开始怼他……平时师叔有这么护犊子吗?

    停在司笙身侧,凌西泽目光一顿,略微向司笙靠拢,嗓音不高不低,一点都不遮掩,“你说的脑残,是哪个?”

    他话音一落,整个豆腐铺里,就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剑拔弩张,硝烟战火味儿顿时扩散,连气压都往下沉。

    段长延简直不敢置信——偌大的西北,敢如此挑衅他段小爷的,至今没见过。

    郑永丰也觉得稀罕,波澜不惊的神情里,浮现出几分异样。

    “哦,”司笙朝段长延看了一眼,示意,“坐着那个。”

    “什么意思啊?”

    手往桌上一拍,段长延倏然起身,带刺的目光直窜凌西泽而去。

    胆儿那么肥!

    还当面编排、骂起他来了?

    司笙凉凉地视线掠过去,嗓音压着警告:“说你给我招一身黑料的事。”

    “……”

    提到这茬,段长延就难免心虚了,撇撇嘴,刚放出的气焰适当地往回收了收,底气不足地抱怨,“你怎么这事也跟无关紧要的人说啊。”

    “他是压黑料的人。”

    “……”

    段长延哑口无言。

    沃日?

    他脖子一僵,咔咔地转过头,往后方的郑永丰看去。郑永丰一个字儿都没有,手臂一松,就走进厨房。

    “这儿吧。”

    司笙选了一张餐桌,将一张椅子拉出时,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凌西泽未语,从善如流地在对面坐下。

    这时,段长延踱步过来,装模作样的架势,路过凌西泽时,来回打量着凌西泽,直至他觉得可以将人看得不自在了,才停靠在司笙身边。

    他只手抄兜,微微俯下身,问司笙:“你经纪人啊?”

    “……”

    司笙没搭理他。

    “这人不行,你看他长得……”段长延故意一停顿,尔后啧了一声,评价道,“不踏实,不靠谱。”

    “还有比你长得更不踏实、不靠谱的人吗?”司笙抬眸,淡定反问。

    “……”

    段长延双目圆睁,难以置信——师叔又怼他了!

    “去泡茶。”

    手指一敲茶具,司笙示意他赶紧滚蛋。

    大清早的,都抽什么风?

    就不能让凌西泽瞧瞧他们店里热情友善的态度?

    烦人。

    “什么茶?”

    这边的凌西泽,忽然发问了。

    “武夷的大红袍、金骏眉,云南普洱、西湖龙井、白毫银针……”吧啦吧啦。

    一口气念完诸多茶名儿,段长延喘了口气,手掌往桌面一撑,笑眼看凌西泽,倾身,“本店应有尽有,您要什么?”

    凌西泽眼皮一掀,看着他欠抽的神态,淡定地说:“都来一份。”

    “……”

    段长延挑衅的笑容,凝固在那张花枝招展的脸上。

    ???

    兄弟,要点脸!

    再看司笙——

    段长延不可思议地发现,面对凌西泽颇有砸店性质的行为,司笙不仅不恼不怒,反而……在笑?!

    *

    揣着满肚子的气,段长延沉着脸回到后厨。

    “有猫腻!肯定有猫腻!”将茶具往桌上一扔,段长延咬牙切齿地控诉,“那卑鄙无耻的小白脸,肯定耍了什么龌龊手段,哄骗了我单纯直爽不做作的师叔。”

    “……”

    郑永丰捞粉条的动作一顿,朝他打过去两道探究视线。

    段长延添油加醋地将凌西泽刚刚那一番行径说了一通,最后一脸痛心,“你知道我师叔是怎样的人,搁平时,早开怼了,什么‘要不在茶水里泡个澡再来’之类的话肯定劈头盖脸迎上去了——”

    吸了口气,段长延缓了缓,震惊道:“结果她在笑!她、在、笑!你敢相信吗?”

    “……”不敢。

    眼神沉了两分,郑永丰眉心微蹙。

    “还有,就跟我们先前分析的那样——”

    段小爷被气得拿茶罐的动作都不稳了,咬牙,“平时她带朋友来吃饭吧,都是厨房有什么,就现吃什么。你什么时候见她这么用心,前一个晚上就叮嘱你,她带来的朋友要吃什么?”

    “这小白脸忒过分,点了小笼包、凉粉都不够,还要烧饼、虾饺、肉夹馍,他这嘴挑成这样,怎么不自己开饭店?”

    气上头的段小爷,喋喋不休,捏着一把大红袍往茶壶里扔,恨不得扔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跟茶叶都是刀片做的一样,一扔全扎店里某个讨嫌的男人身上。

    “……这些都是司笙爱吃的。”

    将粉条往冰水里一放,郑永丰声音略微沙冷,蕴着深意。

    都是司笙爱吃的。

    但,又是凌西泽点的。

    这种巧合,就难免让人深思了。

    “卧槽,他拐着弯儿哄我师叔开心呢?”段长延反应过来,惊了惊,“这人看着一脸正直,心太黑了!我师叔肯定玩不过他!”

    将煤气灶的火一关,郑永丰拿起两屉刚蒸好的小笼包,往桌上一放,向前一推,将其推到段长延手边。

    “去送早餐。”

    段长延蹙眉,“那混蛋太气人,我不去。”

    嗓音一沉,郑永丰道:“盯着。”

    “……哦。”

    将衣袖一撸,段长延老实端起两屉小笼包,走出厨房。

    来来回回的,段长延一边当搬运工,一边负责“监听”。

    但很快的,他就受不了了,气急败坏地进了后厨。

    “木头,这混账玩意儿太不是东西了!”

    “你知道这为什么就点一份凉粉吗?为的就是跟我师叔分着吃!问题是我师叔竟然真吃了!她、吃、了!”

    “就刚刚!他咬了一口烧饼,说不好吃,我师叔对你厨艺那是相当信任啊,直接就问了。结果这孙子,竟然把烧饼递师叔嘴边——师叔咬了!”

    “嗬!也是奇了,我那暴脾气的师叔,竟然没掀桌!就怼了他两句,你敢信?!”

    “吃个早餐而已,这混账咋这么会玩呢?花招一套一套的,花言巧语哄着,阴谋诡计用着……我那傻乎乎的师叔,还没完没了地往套里钻。”

    “这一定是个情场高手,被我叔叔的美色迷惑了,一看就不是真心的。”

    “玛德,弄死他,一定得想办法弄死他!”

    ……

    “啪”地一声,毛巾被扔到桌面的动静,令段长延适时地收住了嘴。

    再抬眼一看,郑永丰神情阴沉,眉目笼着一层黑气,一股子杀气漫出,连眼神都裹挟着杀伤力。

    他端起两碗刚调好料的豆腐脑,往外走。

    “木头,弄死他也得背地里弄,不能当着我师叔的面儿。”

    在他经过身边时,段长延赶紧拉住他的手臂。

    郑永丰一顿,剜他,“我说了要弄死他?”

    “……”

    你没说,但你表现出来了!

    瞧瞧你那表情,听听你那语气……说你是来自地狱的恶鬼都有人信!

    “我去送豆腐脑。”

    冷着嗓音扔下话,郑永丰手臂一动,直接将段长延的手震开。

    “……”

    段长延手一移开,望了眼郑永丰的背影,又感受了下郑长丰手臂肌肉硬邦邦的触感。

    他估摸着:郑永丰一拳下去,那小白脸得进ICU病房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