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127章 老易把你嫁妆给我了【三更】

第127章 老易把你嫁妆给我了【三更】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踱步在胡同里穿行。

    道路不算宽敞,地面的积雪被铲到两侧,又落上了一层,大大小小的脚印踩过,留下不少痕迹。

    发丝被吹得凌乱,脸侧洒落些许,余光里的一抹碎发上,沾染了雪花,被她盯了几秒后融化成水。

    “哥哥,你是去漂亮姐姐家吗?我上次看到你们俩了。”

    “嗯。”

    “哥哥,你能替我给漂亮姐姐送一枝花吗?她长得太漂亮了,我超喜欢她的,以后我要娶她。”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们俩是情敌。”

    稚嫩年轻的声音,成熟低沉的声音,在风雪里一起一落,互相交织着。

    别有一番趣味。

    司笙走到拐角,驻足,侧头看去。

    只见商店门口,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板凳上,手里捧着一枝玫瑰,他仰着头,看着站在他身前高大挺拔的男人。

    “哦。”男孩点点头,表示理解,旋即黑溜溜的眼珠一转,用清脆的声音问,“那你有送花给她吗?”

    男人未答,似有预感般,蓦地抬眼朝这边看来。

    正好跟司笙探究的视线撞上。

    杂乱细碎的雪花在飘舞,司笙递过去一个揶揄的眼神。

    凌西泽笑了一下。

    接下来,他摸出一个掌心大小的飞行玩具,花了约摸半分钟,当着司笙的面,把小孩原本想送给司笙的玫瑰交换过来。

    凌西泽走来,一手拿着一枝玫瑰,另一手拎着装袋里的酱油,面不改色、毫不心虚地走过来。

    “送你的。”

    走近,他将哄骗来的玫瑰递到司笙跟前。

    司笙静静看他,没接,“幼稚。”

    垂眸看她,凌西泽弯了弯唇,“不要?”

    “手冷。”

    司笙转身就走。

    凌西泽轻笑,拿着玫瑰,跟在她身后。

    走了一段路,司笙余光斜斜打向他提的酱油,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家里没酱油了?”

    “你外公说的。”

    司笙步伐一顿,回过身,“他不是把你联系方式删了吗?”

    眸光一闪,凌西泽抬起眼睑,淡定从容道:“我主动联系他,就又有了。”

    “是么?”

    司笙狐疑的视线在他身上游离一圈。

    凌西泽玩味勾唇,任由她打量,面不改色。

    索性没看出什么,司笙耸了耸肩,不再追究,回身继续往前走。

    ……

    回到家后,易中正听到动静,第一时间把凌西泽招呼进卧室。

    司笙本想陪同,看看是什么事,非得凌西泽来一趟。

    结果,她还未跨进门,易中正就看过来,抬手一摆,示意她滚蛋。

    “……”

    作为亲外孙女,司笙遭此对待,心情不爽,瞪了凌西泽一眼。

    凌西泽挨她一瞪,无辜得很,朝她眨眨眼,有些哭笑不得。

    虽私下跟老爷子“串通”过,但这次易中正找他过来,他也不知是何原因,更不知有什么不能当着司笙说的。

    他是真无辜。

    “嘭。”

    门被司笙关上了。

    轻响的声音里,明显裹着些微不爽。

    易中正虚弱地躺在床上,两眼盯着凌西泽,声音低哑,“这件事不能让她知道。”

    听出他口吻的慎重,凌西泽眉目微动,神情严谨几分。

    易中正说:“如果事情没发展到那一步,这辈子都不能让她知道。”

    ……

    门的隔音效果不错,里面的对话,司笙听不到丝毫。

    没事可做,她索然无味地在客厅里闲逛两圈,晃悠到厨房里,看着阿姨买来还未清洗的水果,眼眸微动,一撇嘴,然后慢条斯理地挽起衣袖。

    几分钟后,司笙端着盆洗好的水果,敲响了易中正卧室的门。

    叩叩叩,叩叩叩。

    她百无聊赖地持续敲着,一直等到门被凌西泽拉开。

    凌西泽只将门拉开一点,身形遮住了门缝,司笙视线往里探都没法,满眼全是凌西泽的身影。

    凌西泽好笑地勾唇,“什么事?”

    “送点水果。”

    司笙眉头微抽,手指轻敲着玻璃盆,敲出叮铃的清脆声响。

    “太客气了。”

    凌西泽顺其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水果。

    司笙眼皮往上一掀。

    凌西泽挡得死死的,唇畔笑意更浓,“您去歇着吧。这门呢,待会儿再进。”

    “……”

    司笙扭头就走。

    从她背影里看出满满不爽,凌西泽不由得哑然失笑。

    素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洗个水果都嫌麻烦,眼下自觉洗好水果、亲自送过来,是何意思再明显不过。

    不过,小心思完全写在脸上的她,毫无在外的沉静、淡漠、慵懒,愈发生动、可爱,鲜活得如多年前。

    可惜……

    这次不能如她的愿。

    拿着水果,凌西泽折回卧室。

    ……

    难得洗一次水果,还没得逞,司笙也不再折腾,回到她的卧室。

    先前因堆满书籍显得狭窄逼仄的卧室,因一次性搬出三十多套书,顿时显得宽敞许多。

    多余的书籍,一一放到书架上,倒也正好能摆下。

    放眼看去,卧室跟多年前如出一辙,没有什么变化,好像一踏进门,随时能回到学生时代。

    走至书架旁,司笙选出一整套漫画书,放到书桌上,从笔筒里翻找出一支能用的签字笔,坐下,伏案签名。

    她还欠凌西泽一套书。

    手边,摆放着陶乐乐给她的漫画,上面用红笔做满了标注,密密麻麻。

    *

    凌西泽和易中正不知在聊什么。

    他们谈了整整两个小时。

    从昏沉的天色,到傍晚的漆黑。

    两个小时后,凌西泽拿着一个档案袋走出房门,厚厚的,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他在客厅环顾一圈,没有见到人,卧室门敞开着,空荡荡的,倒是隐隐听到厨房有点动静。

    在厨房?

    凌西泽颇为诧异,将档案袋放在沙发上,尔后步入厨房。

    果不其然,一到门口,就见到司笙的身影。

    她将头发扎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清爽利落,脸被衬得愈发精致小巧,脖颈纤细修长,淡淡的光罩下来,光与影分隔开一道,光里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

    白色毛衣外系上浅褐色围裙,身材高挑玲珑,却少了疏离冷漠气息。

    灶上放着煮锅,有腾腾热气冒出,她站在旁边,拿着酱油瓶,正一点点往几个调料盘里加酱油。

    烟火气息在厨房里缭绕,在其中忙碌的身影,像是下凡天仙,沾了凡尘俗气,轻灵又美妙,美好得让人移不开眼。

    看得人一颗心,足以化作一滩水。

    察觉到他的存在,司笙侧首看过来,随口问:“谈什么了?”

    “把你嫁妆给我了。”

    凌西泽嗓音低低的,抬步走进厨房里。

    司笙一怔,“老易还给我准备了嫁妆?”

    在她身侧顿住,凌西泽没说话,眼角眉梢染着笑,头微微一低,静静地看她。

    被他笑得颇不自在,司笙皱了皱眉,“你笑什么?”

    “你是不是没发现,连你自己都默认了?”凌西泽反问一句,如愿看到司笙变脸时,又补充道,“要嫁我吗,我很有空,随时都能领证。”

    “想得美,你娶不起。”

    司笙扫他一记冷眼,手肘往后一扫。

    凌西泽退开半步,避开。

    下一刻,却逼近她,他微微倾身,贴近她耳侧,“你说,我什么都能给你。”

    他的气息近得清晰感触。

    左耳痒痒的。

    倒酱油动作一停,司笙没动,冷冷说出两个字:“让开。”

    凌西泽自是没让开,视野里映着她精巧的左耳,白瓷的肌肤,纤细的长颈,喉结轻轻滚动两圈,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伸手,从身后环住她,明显感知她身形一僵,他却搂得更紧了些,下颌抵在她的肩上。

    鼻尖萦绕着她清甜好闻的气息。

    “为什么分手?”

    他低低开口,嗓音磁性沙哑。

    莫名的,沾染着些许憋闷、委屈。